笔趣阁 > 婚后才知顾总暗恋我 > 299 真的没骗我?(一更)

299 真的没骗我?(一更)

  顾淮云接过报告单,对折两三下,塞到白忱的白大褂外兜里,“不要跟她说实话,她要问起,就说报告明天才出来。”

  “这样也行?”

  顾淮云笑了笑,“要是不相信大不了就再换个说法。”

  两人并肩走着,“哥,你担心吗?”

  “嗯。”顾淮云接着说道,“感觉还有很多事没做过。”

  “重点是想和嫂子白头偕老吧。”

  白忱故意开玩笑,顾淮云很认真地接道,“是,和她在一起很快乐,感觉自己没白来这世上一趟。”

  “挺好的。”白忱揽住顾淮云的肩头,做出勾肩搭背模样,“没事,哥,就算是恶性肿瘤,摘除了就好,没事的。我是医生,在这方面,我比你懂得多。”

  “好,我相信你。”

  回到白忱的办公室,陶然早已等得急不可耐,“怎么样,没事吧。”

  白忱和顾淮云交换了一下眼神,笑笑不语地走开。

  顾淮云对着陶然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没事,走吧,我一会儿还要回公司。”

  陶然狐疑,“真的没事,没骗我么?”

  “嗯,走吧,别打扰白医生。”

  因为顾淮云的这句话,陶然没有再继续追究,而是和白忱道别离去。

  直到坐到大奔,系上安全带,陶然才再度开口问,“你跟我说老实话,刚才检查到底有没有问题?”

  男人启动引擎,大奔缓缓驶出停车位。在路过一个收费二维码时,将手机扔给陶然,“忘记交停车费了,帮我交一下。”

  陶然的注意力再一次被打散,低头调出支付宝扫码。

  在排队等候出地库时,陶然基本可以断定男人在忽悠她,情绪一下绷紧,“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怎么还哭了?”男人空出右手,抚在她的后脑勺上,笑道,“真的没事。没必要瞒着你,要有病也瞒不住是不是?”

  “那你怎么不给我看报告单?”

  “白忱带我走后门做的检查,连号都没挂。做彩超的医生已经违规了,还让人打印报告单,这不是给人留下把柄么?”

  陶然听了觉得也有几分道理,眼泪还坠在眼眶里,将信将疑道,“真的没骗我?”

  “不骗。”

  男人信誓旦旦的保证,并未完全消除陶然的顾虑,“骗我怎么办?”

  “骗你?”男人回头瞥她一眼,“你倒是先跟我解释解释藏在我书房里的辣条是怎么回事?”

  事情发生得简直措手不及,她连借口都来不及找,直接爆了粗口,“擦,是边总吧,是不是边总告诉你的?”

  男人冷哼一声。

  “边总这个叛徒,回去看我不踢爆它的狗头!说好不出卖我的。”

  男人操控着方向盘,压下快要翘起的唇角,“你怎么不说说你偷藏辣条这件事?”

  关于这件事,她无话可说。

  “还挺会藏,都藏到我的书房里来了。”

  陶然得意一笑,“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些歪门邪道,脑子倒是挺灵光。”

  陶然不服气地撅了一下嘴。

  “真的这么喜欢吃辣条?”男人的语气似乎没有在多追责她偷藏辣条。

  “现在不喜欢吃了。”陶然托着腮,视线转向车窗外。说这话,赌气的成分很大。

  男人叹口气,“要喜欢吃,我去做。”

  “嗯?”陶然惊讶地转过头来,“你会做?”

  男人又伸手揉了一把她柔软的头发,“不会做也要学会做啊,你不是喜欢吃么?”

  陶然这会儿感到心虚了,“不用那么麻烦,买的和自己做的不一样么?”

  “买的毕竟不卫生,自己做的比较放心。”男人说道。

  “哦。”

  陶然又用手托着腮帮子,转眼向车窗外,但心境已然和刚才的有所不同。

  没过久,她又问,“什么时候做?”

  “我得先学怎么做。”

  陶然去翻手机,“这个应该不难,你好好学,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男人忍不住笑道,“对我还挺会要求。”

  百度出辣条的做法后,陶然对男人的话不以为然,“哪有人用辣条哄老婆的?除了你吧。”

  “那照你这么说,我这个老公当得是最失败的?”

  陶然放下手机,眼看前方,一本正经地回道,“还行,你对自己要有信心,不用这么悲观,不过,还是有待进步。”

  “那在你那里,我可以打几分?满分十分的话。”男人边开车边和她进行这么没什么意义的谈话。

  陶然没有立即回答,认真地想了想,“那就十分吧。”

  “这么高?”男人笑道,“确定是实话,不是因为想忽悠我做辣条给你吃?”

  陶然抓着安全带,“说的都是实话,本来我想给你打十二分,怕你骄傲,给你扣掉两分。”

  闻言,男人没有再说话,又刚好遇上红灯,大奔慢下速度,停在了斑马线后。

  陶然低着头,耳尖有灼烧感,因为她感应到男人炽烈的眼神落在她这边。

  “看来我还得继续努力,争取拿到十二分。”男人执起她的手,快速在上面吻了一下。

  陶然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头低在了她的手面上,手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动容道,“你已经很好了,真的。”

  绿灯亮起,顾淮云对着她一笑,踩下油门,大奔跑出了停止线。

  **

  车开到企鹅服装厂,两人同时下车。陶然打着太阳伞,擦了一下鼻头上的汗渍,隔着车对男人说道,“你不用陪我进去了,好热。”

  男人却是大步朝她走来,“送你到办公大楼我就走。”

  陶然想,这人做事总喜欢跟人反着来。

  他们刚开始的时候,他都是坐在车上目送她进去。现在该办的事都办了,恋爱也谈了,反而要腻腻歪歪地坚持送她到办公大楼。

  一只脚踏进厂长办公室的刹那间,陶然就被扑身而来的冷气刺激得浑身毛孔都舒服得张开了。

  “周先生。”

  周俊廷正伏案工作,闻声抬头看来,“去医院回来了?”

  陶然收了太阳伞,走到柜式空调的出风口,“调查公司的人来过了吗?”

  “早上打过电话,说要11点才能到。”

  等身上的热气散去,陶然拎起茶几上的茶壶,倒了一杯。

  一杯茶水还没喝完,办公室的大门响起两声“笃笃”的敲门声。

  陶然走过去,开了门,看到门外站立着一个穿着正式的年轻男人。

  还未等陶然询问,男人先自报家门,“您好,我是创融的余嘉豪,早上我和周先生通过电话的。”

  陶然立即将人迎了进来,“我刚刚还和周先生问起你们的人怎么还没来。”

  “不好意思,因为一些事耽搁,来晚了。”余嘉豪拘谨地步入办公室,在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下。

  周俊廷摘了眼镜,也走过来,在一张单人沙发上落座,开门见山,“调查结果带过来了吧。”

  “是,”余嘉豪忙不迭地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两份文件,一人递了一份过去。

  陶然落眼在白色封面的文件上一排大字上,“Z&T服装店商圈分析调查报告”。

  安城创融是一家专业的第三方调查公司,这次他们委托创融调查安城几大商圈的优缺点,以便于选择出最优的服装店店址。

  如果这次不是因为她出了事,她和周俊廷的服装店应该早有了更为明朗的眉目。

  打开报告,陶然跳过前面的“前言”还有“目录”这些形式上的东西,直接翻到“主要结果摘要”。

  “你们是怎么调查的啊?”

  陶然这个问题问得相当业余,余嘉豪不紧不慢地开口回答,“这个还请陶老板放心,我们创融是专业做这个调查,有二十几年的时间,可以说整个安城,我们算是资历最深的一家调查机构之一。”

  “我们的调查流程分为线上、线下。线上呢,主要依托大数据进行,线下是经过抽样调查、实地调查整理出来的资料。”

  余嘉豪留在厂长办公室就这份调查报告详细说明了近一个小时后才离开。

  陶然继续前前后后地翻着调查报告,看到“购买服饰时主要考虑因素”这一项调查结果,开心地笑了起来,“我以为品牌会是一个很重要的考虑因素,没想到才8%。”

  陶然原本是想做男装,她有私心,想以后可以承包顾淮云所有的行头。但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两人最后还是决定做女装,主要还是因为周俊廷在纽约主攻方向是女装。

  消费群体没有异议,定位在白领和高薪阶层。

  他们自创品牌。Z&T这个品牌在市场上,就是一个新生儿,陶然担心在竞争激烈的女装市场里存活不下来。毕竟她只有过做校服的经验。

  对于她的欣喜,周俊廷只是勾勾唇角,眉眼间兜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懒散,仿若一切尽在把握之中。

  “周先生,那我们什么时候去选店铺?”

  周俊廷说道,“嗯,我有一个朋友在银泰,说是有一个比较好的商铺,下午就过去看看,如果可以,到时候先请人做一个店面评估。”

  这么快就能有眉目,陶然眼前一亮的感觉,腼腆地自动请缨道,“那我晚上回去问问顾老板,看看鼎尚那边有没有合适的商铺。”

  两人经过商量,准备先开三家品牌专卖店试试水。

  “我都忘了你还有一个财大气粗的老公。”周俊廷笑道。

  ------题外话------

  陶然的事业开始慢慢展开,但不会多写,毕竟咱们这个还是以感情线为主。

  ……

  谢谢看文,明天见。

  :。:

看过《婚后才知顾总暗恋我》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