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 360 勇气和希望
  “因普锐斯,你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弗兰克看着眼前的勇气,有点担忧。

  面对一个远远强于自己的存在,弗兰克虽然不会放弃战斗的意志,但是也没办法做到乐观。

  强大本身就意味着强权。

  “我?我只是作为勇气去做一些勇气该做的事情,比如告诉你,你应该在具备接受一切的勇气的同时,也拥有改变一切的勇气。”

  因普锐斯拿着桌面上的那瓶酒,放在眼前摇晃着。

  充满了好奇心。

  “而现在,我只想体验一下人类的生活方式。挑战未知,也是勇气。”

  因普锐斯说着大道理,让弗兰克感觉有些不爽。

  “那你应该去找个工作,而不是无所事事的到处乱晃。”

  弗兰克这样说着。

  这也是他的打算。

  他需要活着,生命总是把维系生命本身当做第一要务。

  至少正常人在饿了的时候会想要吃东西。

  “我看,人类不是有很多都在四处乱晃吗?就好像外边的那些家伙。”

  因普锐斯指了指大门外边,在道路的对面有几个明目张胆呆在那里的家伙正在无所事事。

  弗兰克顺着因普锐斯指向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觉得脑门一颤。

  那是神盾局的特工。

  对于布尔凯索的观察这些家伙虽然除了知道布尔凯索强的无法理解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收获。

  但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呆在那里,反正布尔凯索也不会在意普通人的注视,这可能是某种默契。

  “那些家伙正在工作。”

  弗兰克的手忍不住的朝着枪械的位置伸了几次,但还是没有扣住那让他熟悉的扳机。

  “我不可能放下勇气的工作去做正常人的工作,这么说起来,不知道多少年了,我好像从来都没有放松过。”

  “因普锐斯,新发现。”

  奥莉尔在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座椅上,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轻飘飘的说着。

  “你看,工作无处不在。”

  因普锐斯笑着和弗兰克说着然后才把视线转移到了奥莉尔身上。

  “怎么了?死亡那边出现了什么事情?”

  “死亡疯了。”

  奥莉尔这样说着,眼神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她认为因普锐斯会明白她的按时,关于死亡的“疯狂”并不是之前所见的那么简单这回事。

  死亡最后让奥莉尔称呼她为“艾希拉”这件事,让奥莉尔有些头疼。

  无处不在的希望听到了那句话,这才是最头疼的事情。

  艾希拉是李奥瑞克妻子的名字。

  这个名字成为了死亡的自称,那么在布尔凯索想要唤回李奥瑞克的事情上就不能当做没有发生了。

  两个世界的死亡总比一个世界的永恒要拥有更重的份量。

  毕竟“永恒者”的数量远远比不上会死的人。

  死亡还在管控着世界融合之后的那些生者,而永恒只需要为自己世界的“永恒者”负责。

  世界的力量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消化掉的。

  因普锐斯沉默了一会,然后举起了酒瓶。

  “为死亡干一杯?”

  这句话说的有些轻佻,但是那双闪烁着火光的眼睛表明了因普锐斯的态度。

  纯粹的勇气一如既往的固执,甚至有些粗暴。

  他做事的方式也是一样的。

  死亡的消息不会改变他的计划和态度,只是立场终归是变了。

  一边是一个已经吞噬了一个世界神明的神,另一边是一团乱麻的熟人们的交锋。

  此时还不是考虑面对一个加强版完整世界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催生出他们的最强者。

  布尔凯索的变强成了唯一的选择。

  “为生命。”

  奥莉尔笑了笑,接过了因普锐斯手中的酒。

  高举着酒瓶往嘴里灌着。

  顺带的看了弗兰克一眼。

  死亡将两个亡灵交给了他,但是却没有给予那两个亡灵生命。

  掌控着生命权柄的死亡做出了这种选择并不寻常。

  尤其是那只被弗兰克带在手上的戒指,和现在随处可见的劣质品可不是一回事。

  因普锐斯用火焰将这个小方桌围了起来,强大的力量将这个空间笼罩了起来,不会有什么存在躲过奥莉尔的感知的。

  就好像没有生命能够躲过死亡的追寻一样。

  既然存在就拥有希望,就好像大天使们除了勇气之外谁也没办法正面和迪亚波罗战斗一样。

  存在生命就会恐惧,道理是一样的。

  弗兰克被这突如其来的两挤到了一边,有些发懵。

  他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只是和因普锐斯说了两句话就被挤出来了。

  为什么?

  “英雄就是希望,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奥莉尔笑嘻嘻的说着。

  死亡给她的提示已经够多了。

  这个世界的希望被寄托在了一个又一个的英雄身上,奥莉尔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

  比如成为那些英雄们身后的支持者,然后获得这份希望的回馈。

  又或者取代那些英雄,成为希望唯一的指向。

  宗教这种东西真的挺便利的,而且世界上不会只有聪明人,也不会只有蠢蛋。

  况且这两种都不怎么容易被蛊惑。

  只有无知者最容易受骗。

  聪明人会看穿骗局,蠢蛋会固执己见。

  只有无知才易于引导,而且无知的人总是充满了快乐。

  “如果有必要,我会给予他们反抗的勇气。

  奥莉尔,你除了希望之外,还是慈悲!”

  因普锐斯有些严肃。

  失去了大天使的位格之后,还是对他们产生了一些影响。

  比如像是一个人类一样的善变,也拥有了更多的情绪和欲望。

  这对于纯粹的勇气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广袤的希望来说却不尽然。

  想到这因普锐斯开始有些期待马萨伊尔的到来了。

  智慧不会被消灭的,布尔凯索向来尊重知识和智慧。

  但是那个智慧大天使的位格和死亡的权柄不会留给他的,成为一个人类的智慧?

  因普锐斯想到了凯恩。

  奥莉尔凝神开始审视自身了。

  潜移默化的转变即便是自己本人也很难察觉,甚至有时候等到察觉得那一刻,已经坠入深渊之中了。

  “也许我该写写日记,然后每天去对着日记思考?”

  奥莉尔抬眼对着因普锐斯说着。

  她轻轻地将手放在了小腹上,感受着那里有一团希望正在慢慢的孕育着。

  日记不是用来写心里话的,是用来记录每天的一些行动,方便自己对照一些东西来进行反思。

  一些小秘密的话,写点朦胧的,充满意象的诗难道不是更好的选择吗?

  “你不会的,希望的日记写些什么?有了孩子的第一天?想念勇气?”

  因普锐斯调侃着,手中已经出现了索拉里昂的虚影。

  勇气之枪的替代品上散发的光辉让这个狭小的范围内像是一颗恒星一样。

  只是热量被隔绝了。

  “一个时间规则上的存在?”

  奥莉尔这样说着,将视线转移到了那个被因普锐斯的力量驱赶出来的家伙。

  德古拉。

  吸收了那个叫薛定谔的家伙的血液之后被恶魔影响到的阿卡多。

  反正这个家伙有了让死亡都难以杀死的不死性,而且记仇。

  憎恨的力量对他的影响很严重,这没有什么办法。

  憎恨对照着慈悲的权柄,但是奥莉尔不打算帮助这个家伙变成原本的样子。

  没必要,而且这也不是德古拉所希望的东西。

  “嗯?我循着布尔凯索的气息来的,怎么没有见到他?我找他好一阵子了。”

  德古拉皱着眉头,挥动了身上的斗篷,将因普锐斯散发的热量驱逐了一些。

  至少这会的温度算是宜居的了。

  只不过他的斗篷上边出现了一点烧焦的痕迹。

  力量上,德古拉暂时还不是因普锐斯的对手。

  只是他足够的难缠。

  “哈洛加斯圣山会屏蔽外人的干扰,显然你只是和布尔凯索本人达成了什么协议,不过再有一段时间你就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了。”

  因普锐斯这样说着。

  等到布尔凯索成为了不朽之王的时候,他个人和别人达成的协议也会被野蛮人这个群体所接纳。

  这样的优待也意味着更沉重的责任。

  比如牺牲之类的东西。

  “德古拉,顺带一提我不喜欢强光。”

  德古拉做着自我介绍,看向因普锐斯的眼神中有些贪婪。

  他虽然转变了性格,但还是一个吸血鬼。

  面对高品质的生命他还是会产生浓厚的食欲。

  “你的眼神让我想起了布尔凯索看向天堂之泉的眼神。你饿了?”

  因普锐斯这样问着,战靴和裙甲已经覆盖在了身上。

  对于当一个人类稍微习惯了一些之后,因普锐斯一只在抓紧时间感受着作为一个人类的一切。

  全覆式的战甲会阻碍这些,所以他已经很少会像是一个铁罐头一样出现了。

  “我来是有事情想要说的,那些哭泣天使的数量正在暴增,我最近有事情要去做,所以帮我告诉布尔凯索一声,他被盯上了。”

  德古拉扯了扯嘴角,没好气的又离开了这里。

  布尔凯索得到了那些时间领主的馈赠,身具时间之力的他被那些以时间为食的家伙盯上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猎人总是在寻找能够拿来填饱肚子的猎物。

  即便有时候猎物过于强大,猎人还是会赌上一把。

  哭泣天使这些个怪物快要饿疯了。

  奥莉尔和因普锐斯对视了一眼,只觉得有些莫名奇妙。

  良久之后才继续对话。

  “你去哈洛加斯?”

  “不!我不去。”

  “我才刚从那边离开没有多少时间。”

  “我才刚刚和布尔凯索见了一面。”

  奥莉尔和因普锐斯就谁去哈洛加斯通知布尔凯索这个消息有点意见相悖。

  或许这种争论也是两个大天使成为人类之后的一些情趣?

  就在他们争论的时候,科尔森面容平静的出现在了铁匠铺子里边。

  他还没有做什么坏事,即便是遇见了布尔凯索,气息的善恶也不会让自己成为布尔凯索的敌人。

  甚至说,他在给尼克弗瑞扣黑锅的事情还能算是好事也说不定。

  “安德森神父,我想你大概知道我是什么人。”

  科尔森走进来的时候直接说着,然后看着坐在里边像是小学生一样规规矩矩的安德森和弗兰克感到有些诡异。

  尤其是那个围绕着桌子的不透明光球让他发自内心的感到了反感。

  毕竟他的身上存在着一点点迪亚波罗的力量。

  唯一称得上好消息的大概是因普锐斯和奥莉尔即便是感觉到了那么一点迪亚波罗的气息,也没有露面戳穿的打算。

  还有就是科尔森只当这个光球是安德森弄出来的。

  “我现在不是神父了。”

  安德森有些生硬的说着。

  从科尔森的西装上他就能猜到这个家伙是什么人。

  神盾局的特工总是穿着这种制服,就好像全身黑西装能够让他们融入到正常人的圈子里边一样。

  其实穿着这种统一制服的他们已经是人群中最闪亮的崽了。

  穿西装的人不少,但是一身纯黑色还带着同一种领带和制式耳机的家伙,十个有八个是神盾局的。

  剩下两个一个是CIA另一个大概是税务局?

  分辨他们看武器就好了。

  武器最好的绝对是税务局的,武器最差的绝对是CIA的,神盾局的经费虽然总是不太够用,但尖端的科技还是能凑出不少。

  科尔森的到来并没有被原本在门外监视着铁匠铺的特工们发觉。

  因为科尔森已经把他们调开了。

  用的是尼克弗瑞某个安全屋里边的设备。

  当然他没忘了留下一些梅琳达的痕迹。

  反正是背黑锅嘛,尼克弗瑞应该已经习惯了。

  “好吧,听说你正在寻找那些戒指的痕迹,我这里有一个消息我想你大概会感兴趣。”

  科尔森这样说着。

  科尔森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中。

  金并和魔多克大概是最后知晓他天锤尊者身份的人,魔多克隐藏的很好,科尔森不担心自己被卖掉。

  而金并已经被盯上了,还是灭口来的稳妥一些。

  安德森神父就是最好的刀。

  “我现在没兴趣。”

  安德森没有丝毫照顾科尔森的意思,直言道。

  科尔森愣了一下,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这个话题了。

  安德森对于戒指不感兴趣了,这有些麻烦了起来。

  “我感兴趣,说吧。”

  弗兰克接过了话,也让科尔森打心底松了一口气。

  他觉得安德森可能是不想和神盾局打交道的缘故,或者说看不上那么一颗两颗戒指的消息。

  但是只要让他说出金并的手中有八枚戒指的话,应该就稳妥了。

  再不济说出那是四对相互对立的戒指,即便有着出卖金并情报的成份,但是这种消息绝对能够喜迎到安德森的注意力。

  “金并的手上带着八枚戒指。”

  科尔森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安德森的神态。

  当他看到安德森皱起了眉头的时候,他就知道稳了。

  “然后呢?”

  安德森这样说着。

  只是眼神带着点厌恶。

  勇气的部属,天使安德森即便不知道科尔森在想些什么,但是那种隐约的恶意还是有所感觉的。

  科尔森对于高阶天堂的天使没有了解,这就很倒霉了。

  迪亚波罗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没有将高阶天堂的情报告诉这些天锤尊者。

  这不是疏漏,而是迪亚波罗觉得没有必要。

  天锤尊者只是一个尝试而已,能起到一点点的作用都是好的。

  “八枚戒指四只黑色四只白色。”

  科尔森说这句话的事后有意的看了弗兰克的手一样。

  这种有些明显得暗示不怎么高明,但是有效。

  安德森这会有兴趣了。

  所以他站了起来,走到了科尔森的身边。

  “金并!纽约的黑道帝王,那个我们查到了他的手上有戒指的消息。”

  科尔森这样说着。

  表现得就是一个需要寻求帮助的特工的形象。

  精英特工伪装的寻常特工,看起来没有什么破绽。

  如果不是在勇气和希望面前的话。

  “玩个游戏?”

  因普锐斯挤眉弄眼的对着奥莉尔说着。

  “什么?”

  “安德森能不能赢过那个金并,我觉得他能赢。”

  因普锐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奥莉尔笑了笑:“那我觉得他不行。”

  说罢,安德森身上的希望被顺着时间往后推了一点。

  现在安德森将面对阻挠重重的战斗了。

  因普锐斯只是笑笑。

  希望的话就是规则,没办法。

  所以奥莉尔很少会发表对某个人的看法。

  但好在勇气不会因为境遇的不同而消减。

  这也是因普锐斯欣赏安德森的原因之一。

  “输了的人去找布尔凯索?”

  奥莉尔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她感觉去找布尔凯索被揍的可能性比较大。

  按照时间来推算,布尔凯索大概快要继任不朽之王了。

  这个时候去打扰,被群殴的可能性不小。

  “这样的话,还是算了吧。”

  因普锐斯哂笑着说着。

  奥莉尔知道的事情,他多少也知道一些。

  至少布尔凯索的继任他是知道的。

  甚至不久前还产生了阻止一下的念头。

  用这个当做赌注好像有些危险。

  这一次他要是再去找麻烦的话,群殴他的就不是那么几个先祖了。

  甚至布尔凯索都有可能亲自出手。

  这叫做严重挑衅……

  “呵~勇气~”

  奥莉尔挑了挑眉毛。

看过《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