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女福妃荣华路 > 第十章 他是殿下

第十章 他是殿下

  “璃儿,你快醒醒,快醒醒啊!你说,你怎地就跑出去,还被恶人害的落水了?呜呜呜……”

  秦璃睡的迷迷糊糊的,在听到了陌生女声后醒来。

  睁开双眼一瞧,只见自己躺在一张紫檀木雕花大床I上,身子若不禁风。

  隔着浅粉纱幔,秦璃瞥见了一位身着淡紫华服,梳着高髻,双眼哭的红肿的妇人。

  透过纱窗照进来的亮光,洒落在妇人身影处,她头上的蝴蝶玉钗折射出了惨淡光芒。

  妇人看着秦璃,从秦璃的眼神里瞧出了一丝疑惑,泪水悄然滑落。握着秦璃的手蓦地颤抖了下,“璃儿!”

  一听到妇人又在叫她的名字,秦璃心口猝然一紧。

  妇人的手有些冰凉,然而握着她的手腕,力道不轻不重。只被妇人这么握着手,都令她心底升起了一丝暖意。

  她的母亲,也会这样握着她的手,会关切的呼喊她的名字“璃儿”,还会跟她说说体己话……

  看着妇人,她莫名的感觉好亲切。认为在冥冥之中,她与妇人是有着一些渊源的。

  秦璃心里感激,唇角勾了勾,正准备说话,却见妇人为她掖了掖锦被,温和的声音传入她耳中:

  “为娘在呢,璃儿,别怕。”

  “你能醒过来,也算是咱们老秦家祖上积德了。你是爹娘唯一的孩儿,可不能……不能抛下爹娘啊。”

  “那个负心的姓付的混帐东西,娘明儿一早就去他们家,帮你把亲事给退了。他算哪门子好儿郎,也能把咱璃儿气成这样儿?”

  “……”

  秦璃只见妇人说的咬牙切齿的,听着这些话,心里也是愤恨不已。

  与此同时,她脑海里涌现起了许多场景,而每一个场景,都不是她自己所经历过的。因为她记忆的最后一刻,是她在给患者做了手术后,下班了,去她母亲开的糕点铺子帮忙做糕点,随后就回家洗澡了休息。

  待她醒来,便在这陌生的闺房中。

  摆放在屋子里的古色古香的家具,做工讲究,绝非凡品。

  盖在身上的锦被上绣的牡丹花栩栩如生,她从前的家里,并没有这样的被子。

  她见到的一切的一切,无一处不在提醒她:她已经来到了古代,她穿越了。

  这让她感到了无奈。自己不过就是休息了一晚,便无端与亲生父母分别,成了别人的女儿。

  虽然还是叫她原来的名字,秦璃,可一切都与从前不同了。

  耳边又传来郭氏的问话声:

  “璃儿,你老实跟娘说,你是怎会想着要离开家,去江边的?我听家里的婢女们说,你在离开家之前,收到过一封书信。书信呢,你告诉娘,放在哪儿了。娘得看看。”

  秦璃在心里思索着,该如何和郭氏交谈。因为原主是古典女子,是由郭氏一手教养的,说话柔柔的,也不会说“卑鄙”等字,与她的处事风格不大相同。

  她一生气的话,“卑鄙”二字,是能飙出口的。

  为了不让郭氏感到担忧,不让郭氏发现她变了,秦璃轻声解释道:

  “娘,你说的那封书信,孩儿早撕毁了。但书信里的内容,孩儿还记得。不过都是那人太自以为是,写出来的一些狂妄文字而已。”

  郭氏听了这话,看向秦璃的眼神里,除了怜惜,又多了一丝自责与愤恨。唇角勾了勾,颤声道:

  “娘会为你做主的,璃儿。你且等着,等娘去给你讨一个说法!”

  秦家乃书香之家,祖上出了好些的官员和文人雅士们。只是到了秦璃的父亲这代,就是三代单传了。

  秦璃自幼被父母娇养着,何曾受过一丁点儿的委屈?

  可就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却被她母亲所提到的“姓付的混帐东西”的相好,给推进江里,害的没了命。

  “姓付的混帐东西”,是秦璃的长辈们为她挑选的未婚夫,是付知县的嫡长子,还是她父亲的得意门生——付煜。

  付煜是一位俊美风流的少年郎,平日里爱结交“狐朋狗友”,无论是吟诗作对,还是赛马蹴鞠,那都不在话下。

  今年中了进士的付煜,被很多人们称之为“江南第一才子”。

  对于这个称号,向来自命不凡的付煜,自是欣然接受了。

  在付煜中了进士之后没几天,付知县携夫人来秦府送礼,与秦璃的长辈们商议子女们的婚事。

  说是付煜满了十八,有了功名,秦璃只比付煜小一个月,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

  孩儿们的婚事,拖延不得。

  双方的长辈们经商议后决定,于本月初十,也就是十月初十,让付煜入赘到秦府为婿。

  可就在昨天,十月初五的那天,秦璃收到了家里一位婢女给她的书信。

  婢女说,是付公子托她转交给她的。

  拆开书信来看,秦璃看到了一首诗词。

  大意是他付煜正值青春年少,还是知县的嫡长子,如今又凭才学中了进士。前程似锦,自是不必他多说。

  能配的上他付煜的女子,少说也得是个出身高贵些的官家千金,怎能是一个平凡的夫子的女儿?

  在诗词里,付煜将他所钟爱的女子,比作是开在皇城中的富贵牡丹。只远远观看,都能赏心悦目。

  而秦璃这个未婚妻,不过就是一朵开在乡野的无名花儿,虽也能看,却只是空有其表,毫无魅力可言。这眼看快过了花期,都无人来采。

  并且说,他可以看在夫子的份儿上,遵从长辈们的意愿,娶秦璃为妻。但只有一条,他不会把秦璃放在心上,因为她不配!

  至于入赘一事,让秦璃想都别想。

  秦璃看了,羞愤不已,气的当场把书信撕的粉碎。

  因是在气头上,也顾不得太多礼节。只让清荷助她逃出秦府,前往嘉余城,找姓付的理论去。

  到了付府附近,托人一打听,才知道姓付的在江边。

  秦璃马不停蹄的赶到江边,撞见付煜和一妖媚女子在一起,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两人在争论之时,付煜冷漠的转身离开。

  妖媚女子连声呼喊“付郎”,随后把秦璃推入余江。

  秦府,卧房中。

  秦璃只听到郭氏说道:“在你回来后的这两天,付煜的娘,万氏,都来过咱们家好几次了。说来看看你。”

  “娘,她要来看,就让她来。”秦璃十分淡定,道:

  “孩儿和她的儿子的婚事,总得有个说法。最近发生在孩儿身上的事,无一件,不是与孩儿的终身幸福息息相关的。等她来了,孩儿也会说给她听听。”

  郭氏担忧的道:

  “有些话,还是为娘去跟她说更为妥当。你还是个女儿家……”

  秦璃心想,自己当然知道这些道理。毕竟是在古代,有些话,她不方便讲。但她把心里的想法说给郭氏听:

  “娘是知道的,付煜能与孩儿有这么一桩婚事,全是付叔父的功劳。当年,付叔父为了升迁,对我那在国子监任职的祖父,百般的巴结讨好,说是想让嫡长子入赘到我们秦家为婿。祖父并未应允。”

看过《医女福妃荣华路》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