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13 水里的幽灵
  不同于熙熙攘攘的中央港区,夜里,集中了黑港仓库的临海港区和码头区一样安静。

  港区里的人不是在中央港区逍遥就是躲在各自的仓库里,轻易不愿出来走动。

  这给洛林行事带来了不小的方便。

  在从皮特处得知了老巴里的仓库位置,又经过实地考察和老汉萨的确认,洛林和海娜对照着简单的草图,商定了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入夜后不久,皮特的马车慢慢驶入码头区,在靠近临海港区的一面停稳。

  二人又一次兵分两路。

  洛林孤身站在海边,抬头看了眼两里外灯火零星的港区,一跃,入海。

  ……

  临海港区是整个黑港历史最悠久,保存也最完好的建成区。

  在几百年前,在黑港还是瑟堡的时候,这片港区是法国人的军港。

  除了更深、更宽的泊锚码头,法国人还沿着海岸建造了十几座宽大的干湿船坞。经过后期改建,如今成了黑港条件最好的水门仓库。

  水门仓库是特型仓库,一般分作相连的前中后三仓。

  前仓最大,有向海的宽大水门,仓库里设有至少两道不露天的泊船道,是当年的湿船坞。

  中仓略窄,但更高耸,正中是以前的干船坞,商人们把下海坝填实,改建成了纯粹的仓库。

  因为仓顶高耸的关系,沿着仓壁还有两大排吊房,一般被用作工人宿舍。

  后仓是最小的仓,曾经是船工和海员的住所,经过改建,现在则成了商会老板与核心骨干的豪宅。

  洛林在水底睁开眼睛,眼球外罩了一层透明的复睑,乍看不出,却坚韧密实,保护他的眼睛不受咸涩的海水和临港的漂浮物所伤,可以自如地在水下视物。

  各种各样的声音通过海水传进耳朵,几里外入港的商船破水而行,轻柔的海浪拍打岸堤,还有人在海边钓鱼,若有若无,也不知在跟谁说话……

  每个声音都那么地清晰可辨,他能认清方向,也能知道大致的距离。

  捕鲸人血脉带给他的好处还不止声纳。

  他的呼吸变得绵长,身在水底,可以数分钟不觉得弊滞。

  他的泳姿像鱼,双腿一摆,身体就滑出数米。

  只不过几次换气的功夫,他已经深潜到临海港区,无声地接近了港区三号水仓。

  而另一边,海娜脱掉宽大的罩衣和笨重的皮靴,像灵猫一样翻上仓顶。

  她乘着夜风向前疾奔,纵身腾跃过空无一人的街巷。

  四肢触地,她的膝和肘微微弯曲,平稳而轻柔地落上高高突出的中仓顶上,和一只游闲的野猫狭路相逢。

  “喵?”

  野猫歪着脑袋,似乎好奇眼前的同类为什么特别大只,而且和它长得全不一样。

  海娜直起身看了猫一眼:“喵。”

  洛林像游鱼一样穿过阻挡船只的水下栅栏,滑进水门。

  这里是前仓,大半建在海上,水深由浅至深,最深处接近八米。

  在这个深度,人的视线已然无法穿透由海水组成的壁障,水面和水底变成了两个相对独立的世界。

  洛林在水底直起身子,穿过悠闲的游鱼,看到如卫兵般排成长列的八列木桩,它们以两列为单位,单位中间相隔十四五米距离。

  这说明老巴里的仓库里有三个仓内泊道,而其中两个正停着船。

  中间泊道是一艘长不过五米的小渔船,左侧泊道则是一艘吃水接近四米的大船。

  龙骨曲锋,船体微胖,洛林上浮贴近龙骨,在中央舵附近的船板找到了一块从内侧加固的痕迹。

  这是在离开普利茅茨之前,他亲手为亚提斯美人号做的加固。

  洛林闭上眼睛,贴着中央舵继续上浮,在船艉处露出半个头,堪堪露出鼻子,轻声换气。

  他很快又潜下去,在最深处潜到左中两道中间的码头栈道,在木桩中间平躺上浮,距离水面不足三十公分。

  仓里有人。

  有两个人散落在外仓,一个在亚提斯美人号的船头,一个则在离他最远的栈道,都在钓鱼,默不作声。

  两条粗大的渔线静静垂下来,月白色的浮标在水面上浮浮沉沉,随浪轻摆。

  洛林想了一会,深潜下去,捞起近处的鱼钩,轻手轻脚绕过木桩,绕了两圈,又勾在他的皮靴上。

  做完这一切,他开始靠近垂钓人。

  放出的渔线用尽了,浮标猛一下沉,线圈开始疯狂打转。

  绑在线圈上的摇铃叮铃铃狂响,正在打瞌睡的垂钓人一下子惊醒,攥紧渔竿,起身收线!

  锋利的渔钩瞬间撕开了仅仅钩住一星边角的靴皮,在海水中打着晃倒游,咄一声扎进木桩,再不能被拉动半分。

  渔竿曲成了半月!

  钓鱼人兴奋了,一边尽力拽住渔竿和线圈,一边向远远的同伴高喊:“艾尔!大鱼!大鱼!”

  “上帝!培罗,你钓到鲨鱼了么?”

  艾尔惊呼一声赶过来帮忙,培罗得意洋洋看了眼脚下,忽然看到一团白花花,正中漆黑的影子。

  “咦?这是……”

  哗!

  一只大手从水下伸出来,电闪般攥住培罗的脚裸,发力一拽!

  培罗惊呼一声跌下海水,脑袋嘭一声砸在栈道边沿,当时就昏了一瞬。

  只这一瞬,洛林勾住他的脖子,拖着他一路下潜到水底,把他的裤腰勾上了美人号的锚尖。

  培罗凸着眼珠疯狂舞动手脚,越舞越慢,越舞越软。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岸上的艾尔惊得手足无措,在他看来,培罗被大鱼拖下了水。

  那嘭的一声大概是失足跌落时受了伤,海水上浮起的红斑也证明那一下摔得挺重。

  可他看不到培罗在哪!

  海水的能见不过两三米,翻滚的气泡到处都是,穷极目视,他也找不到培罗的位置。

  已经一分多钟了!

  眼看水面上的气泡越来越少,艾尔咬了咬牙,努力睁大眼睛,一跃入水。

  水下是另处一个世界。

  木桩,船底,远近无声。

  他看到培罗舒展着四肢,张大着嘴巴,挂在大船的铁锚上飘飘荡荡,极偶尔才抽搐一下,从嘴里吐出一星半点的气泡。

  见鬼了?

  艾尔赶忙滑水去救,身体潜到水底,忽然感觉有人揪住了他的后腰。

  噗!

  锋利的刺剑从后穿透他的喉咙,只一露,剑尖便像闪电似缩问回去。

  大团的污血顺着伤口涌出来,混合在长串长串的气泡里翻上水面。

  艾尔绝望地捂着脖子回过身。

  他看到一个修长的,穿着白衬衣的身影仰起头优雅上浮,不一会就跃出水面,彻底消失在他的眼前。

  他吐出了肺里最后的气泡。

  头……水里有幽灵……那个水手,回来了……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