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16 瞭望手,实习生

0016 瞭望手,实习生

  尘归尘,土归土。

  处决了托马斯后,洛林任海娜搀扶着下到水牢,在支离破碎,声息全无的莱克面前站了整整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他走出水牢,在海娜的帮助下把渔船吊上亚提斯美人号的艇架,收拾起全部瓷器和锡器,打开水仓的阻拦。

  是真正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洛林把水仓的房地契、老巴里的欠条和两百金镑交在海娜手里,微微一笑。

  “我该走了,希望以后有机会见面。”

  海娜的眼神略有些迷茫:“你一个人开得动这艘大船么?”

  “原本可以。”洛林感受着身体的虚弱,忍不住苦笑了一声,“现在可能稍有些难。”

  “我能帮你。”

  “诶?”洛林惊讶地挑了挑眉毛,“你也会开船?”

  海娜把头摇得理直气壮:“不会。但我学东西非常快,这不是问题。”

  “如果这不是问题……那离开黑港,去到陌生的海上……”

  “这儿……不是家。”海娜看着血迹斑驳的仓库,眼神越来越亮,“我讨厌这儿,只是一直找不到离开的路。去海上,或许是对的方向……”

  她回头,向着洛林展颜一笑:“而且跟你在一块很有趣,偶尔不用金钱来衡量性命……也很有趣。”

  “是么……”洛林也笑起来,“海娜.耶斯拉小姐,恭喜你,你被录取了。”

  三号水仓冒起了浓烟。

  在冲天的火光当中,有一艘微胖的大船歪歪扭扭驶出水门,生涩却坚定地向着广阔的海峡,扬帆……

  ……

  为了教导海娜瞭望和掌舵的技巧,亚提斯美人号收着帆,在风平浪静的海峡飘荡了整整十天。

  十天时间,学东西很快的海娜勉强成为了一个合格的水手,洛林的伤也好了大半,虽然还有崩裂的风险,但日常作息已然没有大碍。

  四月开初,亚提斯美人号重回普利茅茨。

  洛林在索托港务局登记了船上的货物,缴纳了三英镑的代管金之后就抛下船,和海娜一道乘着马车,去往以织花地毯闻名于世的阿克明斯特小镇。

  那里是莱克的老家。

  马车在一栋奶白色的二层小楼前停下来,洛林和海娜跳下车,在院子里看到一个穿着水手衫的强壮男孩。

  他是个英俊的小伙子,大概只有八九岁大,长着和莱克如出一辙的亚麻色头发和翠绿眼睛,正在以树枝作剑,认真地向着院子里的大树发起攻击。

  这让洛林不由想起自己的八岁。

  第一次八岁,他读小学二年级,养死了生命中第一只小乌龟,把揪女孩的小辫当作表达好感的唯一方式。

  第二次八岁,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他在去往印度洋的盖仑船上吐得天昏地暗,一度怀疑自己究竟能不能活到加尔各答。

  当然,那是他还不是洛林。

  洛林失笑一声,抬手摇响了门口的铃铛。

  叮铃,叮铃……

  正在认真练习剑术的男孩茫然抬头,看到篱笆外头一男一女。

  两人都很年轻,而且高挑。

  男的穿着燕尾服,拄着雨伞,戴着礼帽,女的裏着一身宽大的纯黑色罩衣,连脸都用轻纱遮起来,只露出挺翘的鼻梁和像宝石一样碧绿的眸子。

  一个奇怪的组合……

  一个陌生,而且奇怪的组合。

  男孩很谨慎,捏着树枝小心接近门边,隔着篱笆问:“先生,女士,你们是找……”

  “你是皮尔斯吧?皮尔斯.亚提斯,莱克.亚提斯的儿子。”

  “是……”

  洛林闭上眼睛,回忆起水牢当中,莱克破碎而绝望的样子。

  不一会,他重新睁眼。

  “我叫洛林.亚纳逊.德雷克,是亚提斯先生的船员。现在遗憾地通知你,您的父亲过世了。他在行船途中因病发烧……死得非常安详。”

  咯噔!

  皮尔斯呆立在那儿,木枝,坠地。

  ……

  “临死之前,莱克委托我成为你的监护人。”

  洛林和海娜进到莱克简单破旧的祖居,坐在客厅,轻声交代接下来对皮尔斯的安排。

  “我准备送你去普利茅茨海校,雷顿爵士是我的恩师,一个正直、严谨而有信仰的贵族,也是海校最优秀的教员,皇家海军最出色的军官。”

  “他膝下无子,我会说服他成为你的养父,这对你的未来会有帮助。”

  洛林交叉着十指,皱着眉,看着神色不属的皮尔斯。

  “还有亚提斯美人号……”

  “这是莱克的船,现在则是你的船,我希望能买下她。”

  海娜沉默着从罩衣下掏出一扎金镑,拢共百枚。

  洛林继续说:“亚提斯美人号是标准柯克型,市价五百镑,我一时拿不出来。”

  “这一百镑中,五十镑是这次贸易所得,是莱克的财产。另五十镑,我希望能暂时租用美人号,租金每两个月五十镑。我会签署一张欠条,一年内与你结清船款和剩下的租金,共计七百五十镑。”

  “当然,如果你不信任我,这张欠条可以找当地的绅士公证,公证的费用由我来出。”

  说完这些,洛林深吸一口气:“皮尔斯,对于我的安排,你愿意接受么?”

  皮尔斯呆呆地看着他:“德雷克先生……”

  洛林微微点头

  “父亲和我说过,美人号很旧了,只能卖出两百镑……”

  洛林不屑地笑了一下:“船长不懂船,他被人骗了。”

  “旧皮子卖不出新皮子的价。我虽然没有学过硝皮,但从小跟着父亲做生意,这个道理还是懂的。”皮尔斯感激地看了洛林一眼,“您是个好人,全心全意为我考虑,但我不能接受您的安排。”

  “为什么?”

  “我想出海!”皮尔斯捏紧小小的拳头,满脸坚定,“得到船后,父亲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海商。我想继承他的遗志,而不是继承大笔的遗产,成为一个优秀的,却和他完全不一样的人!”

  “你……想出海?”

  “我想出海!”皮尔斯站起来,在洛林面前激动地挥舞手臂,“德雷克先生,父亲走了以后,我学了游泳,学了捕鱼,还学会了简单的烹饪!我……我很勤奋,很勇敢,我可以在船上洗甲板,可以做饭,可以守夜和搬货……”

  “我可以不要那艘船!”他哀求地看过来,“先生,收下我好么?让我像父亲一样去海上,好么?”

  洛林定定地看着他:“成为一个商船的水手会很辛苦,你要学很多东西,更要知道,大海是吃人的。”

  “我不怕死!相比于死,我更怕……怕您送我去雷顿先生那儿之后,我会慢慢忘了父亲……我不想忘了他,不想忘……”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男孩的眼眶里滚出来,可他就是睁着眼,生怕错过那个或许会有的,极轻微的点头。

  洛林苦笑着和海娜对望。

  “海娜,知道么?我第一次出海也是八岁,在一艘亲戚的商船里做实习生,除了添乱什么也不会……”

  海娜安安静静,没有任何表情:“你是船长,不用征求我的意见。”

  “你这是推缷责任……”

  “你猜对了。”

  “真是的……”洛林脸上的苦笑更浓了,“皮尔斯.亚提斯……”

  男孩啪一声站得笔直:“是,船长先生!”

  “不久的未来,我将组建德雷克商会。你如果带船入股,我可以考虑给你一成干股。”

  洛林斟酌着说:“这很可能会是笔亏本的买卖,因为商会的资产如果不能超过八千镑,一成干股的价值就会低于我原来对你的安排。”

  “我不在乎钱!先生!”

  “你得学着在乎起来,因为商人天生就是和钱打交道的。”洛林起身,笑着向皮尔斯伸出手,“欢迎你,二副实习生皮尔斯.亚提斯先生,你被录取了。”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