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17 惊胎烂
  苏格兰海,马里海湾。

  经过了十二天的连续航行,载员三人的亚提斯美人号跨过清澈见底的斯佩大河入海口,终于来到了苏格兰中北部的黑港埃尔金。

  埃尔金是一座尽人皆知的黑港。

  把她称为黑港其实并不妥贴,因为正经的埃尔金根本不是港口,而是苏格兰王国下辖马里郡的首府所在。

  然而苏格兰不景气,马里郡在洛西茅茨建造港口,却无法为郡里创造利润。

  痛定思痛之后,苏格兰人在洛西茅茨的东边建起新港,让乡绅在此接待黑商。他们还欲盖弥彰地为黑港起了个名字,叫埃尔根,自此马里郡才真正兴旺起来。

  然而这事产生了一个副作用。

  因为苏格兰人的口音关系,往来的商人金根不分,久而久之,埃尔根被念成埃尔金,内陆的马里首府也摇身一变,成了洛西茅茨边上一座号称秩序,笑迎八方的奇特黑港。

  洛林的第一站选在这里,一方面是仰慕她秩序的美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苏格兰人经济拮据,在英格兰难以出手的次等香料,在这里却有不错的市场。

  亚提斯美人号半帆向岸。

  远远地,站在瞭望台上的海娜兴奋地高喊:“看到港了!在正南!”

  洛林笑起来:“海娜,换手!皮尔斯,解开艏帆,再三海里降帆!”

  “是!船长先生!”

  埃尔金港水深港宁,降了帆的亚提斯美人号平滑地驶向码头,在缓进途中不断用艏帆调整方向,显示出船员优秀的操船技术。

  码头上有红、白二旗交替招展,指引美人号泊入就近的七号码头,贴岸下锚。

  这对洛林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不一会,美人号的船艏轻轻撞在岸堤,皮尔斯松开锚盘,锃亮的铁锚哗啦啦沉入水底。

  “海娜留船,皮尔斯,去艉舱挑一套上好的瓷器,跟我拜访当地绅士。”

  洛林绑好艏帆,啪一声架下船板。

  他笑眯眯迎向那个旗令精准的引航员,手指一弹,一枚银闪闪的先令就飞了起来。

  “漂亮的棋语,先生。”

  引航员伸手接下先令,喜笑颜开塞进口袋:“漂亮的操帆,先生。”

  花花轿子人人抬,有了这番恭维,接下来的握手就变得顺理成章。

  “先生,我们第一次来埃尔金做生意,有什么应该注意的东西么?”

  引航员皱着眉想了一会。

  “首先,您得尊重苏格兰人的生活习惯,要熟悉和遵守苏格兰的法律。这里虽然是黑港,却是有秩序的黑港。”

  洛林耸了耸肩:“难道我不需要拜会管委会?”

  “这是另一件事。”引航员轻笑了一声,“想要让黑港的法律保护您和您的船员,您在交易前必须经过管委会的许可。当然,这么做主要是为了领取税牌,那是在港务局报税用的。”

  “需要报税的黑港……我该去哪领税牌?”

  “繁花大街17号,这是管委会的办公地点。黑港的管委会有三位绅士轮流坐班,这个月是卡尔.皮迪克先生。”

  “万分感谢您的建议。”洛林摆手行了一个绅士礼,看到皮尔斯捧着个精美的小箱子下船,便又奉上一枚先令,“皮迪克先生喜欢瓷器么?”

  “在不列颠岛上,谁又不喜欢瓷器呢?”

  ……

  繁花大街17号。

  告别了热情的引航员,洛林带着皮尔斯叩门拜访,很顺利就被褐发的秘书引到二楼,见到了管委会的皮迪克先生。

  皮迪克是标准的凯尔特人,有圆圆的红鼻头和一头浓密的金发。

  他的金发涂了厚重的油膏,闪闪发光,平顺贴合,又在上头罩了纯白色的卷曲假发,增添了几分正经的官僚色彩。

  以一套茶具和德雷克家的贵族血统打底,才第一次见面,洛林就获得了坐沙发的资格。

  现在那套来自东方的精美茶具就放在二人中间的茶几上,皮迪克端详着天青色的茶杯,爱不释手。

  洛林笑着说:“天青色的色釉来自东方大清国的奇特烧瓷工艺,全名叫铜胎掐丝珐琅。这种工艺起源于两千多年的周朝,到明朝景泰年间达到巅峰,所以又被称为景泰蓝。”

  “惊胎烂……”皮迪克先生砸着嘴,琢磨着这个拗口的发音,“神秘的东方国度,博学的小德雷克先生。”

  他小心翼翼把茶杯放回木箱,啪嗒一声合上箱盖。

  “小德雷克先生,您真的来自德文郡?”

  “一个被逐出家门的不屑子孙,这个身份不值得冒名顶替。”洛林翘起腿,换了一个舒服些的坐姿,“先生,我带了一些香料和东印度的锡器过来,希望能在埃尔金获得长久经商的资格。”

  “香料……和锡器?”皮迪克先生一脸?异,“您看起来年纪轻轻,居然已经打通了东方的航线?”

  洛林失笑摆手:“您误会了。香料和锡器是一段难忘经历的战利品,我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商人,虽说早晚会去东方,但不是现在。”

  “我又看到了您的闪光点,勇气、自信和诚实。”

  “您过奖了。”

  一番寒暄,皮迪克先生调整好坐姿,双手扶膝,正襟而坐。

  洛林也适时摆正坐姿,与皮迪克先生平静对视。

  这下连小皮尔斯都知道,正题要开始了。

  皮迪克先生清了清嗓子,轻声唤来秘书,嘱咐她小心收好惊胎烂,并取一块空白的税牌和一封贵宾邀请函过来。

  秘书诧异地看了年轻的洛林一眼,但还是遵从皮迪克先生的要求跑了个来回。

  两封函很快摆到洛林面前,都是打卷的羊皮纸,裁得四方,上面镌着漂亮的花体。

  皮迪克先生问了洛林的全名,先在税牌上用鹅毛笔书写一通,签上大名,盖上火漆,又趁火漆未干,小心地贴上丝带花。

  他把税牌郑重递给洛林:“小德雷克先生,埃尔根港欢迎像您这样诚实、勇敢、自信、博学,又慷慨的尊贵血脉长驻。”

  “凭借税牌,您将享受苏格兰法律的保护,接受埃尔根绅士的监督。”

  “您可以在埃尔根正常的买入和卖出,置办产业,预定预约,每次交易的税率是两成,买和卖独立结算。”

  买与卖独立结算,意即是每次交易,黑港总共会抽取交易额的四成,这就是黑市商人的世界。

  这个抽成高得离谱,但经历过瑟堡,洛林又觉得它物有所值,当即伸出双手,郑重接过。

  “感谢皮迪克先生的信任和提携,希望我们的友谊能像苏格兰的风笛般悠远,永不落幕。”

  “这也是我的希望。”

  入港的资格获取了。洛林把税牌卷好,交给皮尔斯,好奇地看着桌上的另一份文书。

  “皮迪克先生,这是……”

  皮迪克先生恢复了轻松的坐姿,笑着说:“您已经是港内的常驻商人,我必须与您说一说埃尔根的交易规则。”

  “包括艾尔根在内,欧西北的大部分黑港都不支持私下交易,一般来说,我们的交易方式有两种。”

  他伸出两根手指,又曲起其中一根:“第一种是交易所,您必须有自己的产业,在港务局登计,接受会计审查。您的每一笔交易都要入帐,港务局每三个月收取一次商税,并依旧您对黑港的贡献予以退税。”

  “一般来说,您半年的贸易额超过五千镑,退税5%,超过一万镑,10%,最高是50%。”

  洛林心算了一下,就是贸易额达到五万镑,他就只需要在买卖中承担一成抽税,当然是先抽后退。

  他点点头:“第二种呢?”

  “第二种,针对没有交易所的游商,就如您这种,黑港有每十五天一次的拍卖会,现场抽税,不计退税,但会场本身不抽取额外的佣金。”

  洛林饶有兴致地看着皮迪克先生:“这份就是拍卖会的邀请函?”

  “拍卖会不需要邀请函。”皮迪克笑着更正,“这份是拍卖会的贵宾邀请函。”

  “贵宾?”

  “拥有自己包间的管委会贵宾,环境更幽静,座位更宽敞,就连正当的交易税也只需要货款的15%。”皮迪克先生笑着把邀请函递给洛林,“小德雷克先生,这是身为朋友的馈赠,希望您能喜欢。”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