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18 航海日记
  【C.E.1776,4月28日,微风,四节】

  【东经:356.6,北纬:57.7,黑港,苏格兰艾尔金】

  【特产:威士忌,毛织品,牛肉】

  【对新生的德雷克商会而言,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我们拥有了第一个常驻港口,苏格兰的艾尔金港】

  【只是在皮迪克先生的正式文件里,它叫艾尔根港】

  【无论她叫什么,我们都打开了市场,让这支总人数三人,拥有一艘标准柯克型及四百余镑资金的小小商会正式走到了发展的轨道上】

  【神秘东方的精美瓷器功不可没】

  【想念东方】

  【什么时候能回去看看呢?】

  【现在是1776年,听人喊声洋大人倒是没什么,只是金钱鼠辫,太难看了……】

  【言归正转,商会是时候考虑下一步的发展方向了】

  【对近海贸易而言,三角贸易是一个好的模式】

  【以艾尔金为支点,另两个角,该选哪呢?】

  就着昏黄的油灯,洛林在摇摆的海浪上认真书写着自己的航海日记。

  航海日记是每一个海船船长的基本功课。

  在海上的时候,他们记录风向、洋流。在港口的时候,他们记录经纬、特产。

  其中当然少不了每日的心得和思考。

  而正因为这些重要信息的存在,无论在什么时代,航海日记都是一个船长最宝贵的隐私和财富,其价值更要超过他们自用的海图。

  船长们对日记内容的保护也是最严密的。

  除了随身携带,秘密保存,他们在书写日记时常常会在关键信息使用密语。

  洛林的秘语是拼音,花体的拼音混在同样字体的英语当中,至少在当代,他的日记没有被破译的可能。

  写完日记,洛林把本子合上,收进船长室的暗阁,又在床上抖开北海和坎塔布连海域的海图,对照着入夜前送来的拍品清单怔怔发愣。

  这是拍卖会贵宾的特权,可以提前两日知悉抬卖详情,自行决定是否出席。

  洛林因此对拍卖会的规则有了熟悉的机会。

  埃尔金的拍卖会分上、下午两场,上午拍卖特殊商品,下午拍卖大宗货物,持续两日。

  洛林的香料和锡器也在这次的清单里头。

  四百七十斤香料以五十斤为单位分九次拍卖,在下午场,十四件锡器则单独成标,在上午场。

  依照洛林自己的估算,这些货物大概能给他带来税后二百三十到二百七十镑的收益,以无本生意的角度来说,这个数额不算高。

  他在挣扎要不要把库存的瓷器也清出来卖。

  说来郁闷。

  老巴里手上的瓷器并不多,拢共只有七套,但每一件居然都是高级的茶具套件。

  三套景泰蓝,两套斗彩瓷,两套青花瓷,这种工艺水准的茶具自然可以拿出去卖,而且轻易就可以卖出两百镑以上的高价。

  但从皮迪克先生的反应来看,这些东西用来馈赠的效果显然更佳,用来换金镑,实在是暴殄天物,牛嚼牡丹。

  可洛林偏又缺钱。

  要开交易所,要买船,要招水手,要实现货物良性进出,还要留够商会运转的资金,形成资金链……

  他烦躁地挠了挠头发:“该死的,穷就穷了,大不了在拍卖行多呆几个月!在没有打通东方航线之前,这种好货用一件,少一件!”

  “什么用一件少一件?”海娜不明就里地插嘴进来。

  洛林抬起头,看到她像白天那样裹着罩衣,只是夜深人静,摘了面纱,肆意张扬出精致的脸蛋,在月色的映衬下,翡翠般的双眸闪闪发光。

  洛林笑着摇头:“到换岗的时间了?”

  “是。”海娜点点头,“皮尔斯还小,他的岗是一小时,接着就是你。”

  “我不会虐待他的。”洛林招手把海娜叫进来,“两天后就是拍卖会。艾尔金的特产是威士忌,我准备把舱填满,在斯堪迪纳维亚的冰天雪地里,烈酒不愁卖。”

  “卖酒?”海娜歪着头,“你有挪威的黑港航线?”

  “没有。所以第一场拍卖,我们得先拿下那份海图,有了它,我们才有下一个泊锚点……”

  ……

  两天时间转瞬即逝。

  四月三十日,埃尔金港的黑市拍卖会在繁花大街42号的小剧场里如期召开。

  一驾驾马车如鱼汇聚,成百的商人三五成群。

  今天的洛林穿上了得体的燕尾服,戴假发,压礼帽,手拄着收拢的纯黑雨伞,脚下的尖头皮鞋锃亮光鲜。

  他在剧场外跳下马车,一回身,像个真正的绅士一样亮出手背。

  海娜愣了一下。

  她今天穿着轻薄的黑纱罩衣,盖住秀发,遮住俏脸。

  适当的叠纱给罩衣分出一层层的浓淡阴影,既能巧妙遮挡住罩衣里头的奇特战袍,又能让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她藏在轻纱后的大眼睛忽闪盯着洛林,直到看见洛林含笑鼓励的目光,这才从罩衣下探出咖啡色的素手,轻轻搭在洛林手背上。

  如此奇妙的一幕自然吸引了路人的注意。

  一个陌生的英格兰年轻绅士,挽着一位年轻的,浅棕色皮肤的非洲女人……

  看她的肤色似乎是埃及人,难道是迦太基或是马其顿人的混血后裔,一个尊贵的王室成员?

  他们屏息凝神,眼看洛林挽着海娜,直趋到皮迪克夫妇面前。

  皮迪克夫人掩着羽毛扇向洛林伸出手背,洛林颔首向夫人致意,纤长的手指勾住夫人的指尖,凑到唇边,相距一公分左右做了个吻的姿势。

  海娜的大眼睛又开始忽闪,纠结着要不要学夫人的样子,把自己的手也递给对面的半百老头。

  她不是很愿意……

  洛林看出她的纠结,状若亲密地偏头过去,小声说:“致意就好了,少女不用行吻手礼。”

  海娜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向着皮迪克先生浅浅一礼。

  皮迪克先生爽朗大笑:“小德雷克先生,每次见面,您总能让我感到惊喜。您身边是?”

  “海娜,海娜.耶斯拉,她是船上的瞭望手,我最信任的伙伴。”

  “郎才,女貌!”皮迪克先生赞了一句,“您的包厢在七号,与我相邻。我由衷希望您已经找到了心仪的目标。”

  “确实找到了。”洛林向皮迪克先生做了个请的手势,“只盼一会的竞争别太激烈。要是叫价太高,那就太遗憾了。”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