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19 斯科特弩炮
  埃尔金的剧场是标准的回音壁结构,高耸的穹顶架着连排似肋骨般的弧型拱梁,支撑起内部的平底蛋状空间。

  剧场前端是圆型的舞台,近门是围绕舞台的二三百个座位,斜拱向上,两侧各六个小小的露台式包间,虽止四五平,却装饰得富丽堂皇。

  洛林挽着海娜与皮迪克夫妇点头告别,踩着厚厚的苏格兰毛织地毯进到包间里。

  里头仅有三张法兰绒面的紫色宽背靠椅,共围着一张小小的圆台几。

  台几上放着三个带手柄的小望镜,红茶与茶点,以及一块红绿苏格兰格纹装饰的标牌,双面都写着硕大的【VII】。

  洛林先为海娜移了座,转而坐到与皮迪克先生相邻的座位,提起面前的骨瓷茶杯。

  “喝茶么?”

  海娜撩起面纱:“加糖加奶的那种?”

  “也可以什么都不加。”

  海娜想了想:“可以。”

  洛林苦笑着给海娜倒上茶,琥珀色,七分满,苦涩的香气飘飘袅袅,沁人心脾。

  海娜双手把杯子捧起来,啜了一小口,皱皱眉头,开始加奶加糖,很多奶,很多糖。

  她叮铛铛直把一整杯琥珀玉搅成奶白色,这才对口感觉得满意,舔了舔嘴唇,念叨了一声:“味道不错。”

  “甜牛奶的味道肯定好嘛……”

  剧场里灯火通明,繁复的玻璃吊灯在穹顶上映射出一片迷离的华光,照亮舞台正中一座讲台。

  讲台上站着一位年轻的绅士,身量笔挺,与皮迪克先生长得五分相像。

  皮迪克先生在隔板边探出脑袋:“那是我的侄子拉莫斯,在皇家海军服过役,后来伤了背,就退役回来经营黑港,是个能干的小伙子。”

  “小皮迪克先生……看起来就一表人才。”洛林恭维了一声。

  “散会后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你们都是年轻人,该多亲近。”

  洛林笑着点头:“有劳皮迪克先生。”

  拉莫斯站在台上,等了一会,就见参会的商人们差不多齐了。

  台下零零散散坐了一百五六十人,十二个包间满了六间。

  他的叔叔皮迪克先生用标牌暗指了下洛林,示意他,这就是前两天专门向他提过的德雷克家弃子。

  拉莫斯清了清嗓子,咚一声敲响了拍锤。

  “先生们,女士们,欢迎来到埃尔根港拍卖会,我是你们的司仪拉莫斯.皮迪克。本次有多件异宝奇珍参会,衷心地希望你们,能够满载而归。”

  “首先是今日的第一件拍品,来自于洛西茅茨的精致帆布……”

  洛林在包间心不在焉地品着红茶。

  茶一般,是苏格兰土产的茶叶,味道远不如锡兰和印度的茶叶醇厚,但奶不错,茶点也很好。

  洛林在电视里见过许多次拍卖,艺术品拍卖、慈善拍卖,还有土地拍卖……当然是电视剧。

  按照一般拍卖场的流程,头三件拍品用于暖场,一般不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就如洛西茅茨的帆布。

  风帆舰的主帆往往比船还大,就算在航行途中破了烂了,一般也是修补为主,谁会占用宝贵的货仓去屯一大块备帆?

  便是真到了补无可补的地步,船会入港啊。船坞自然有帆可买,而且少有转手,价格便宜。

  劳心费力自备船帆,何苦来哉?

  拍卖一路顺滑地进入到第三件商品。

  拉莫斯让工人推上一个大大的推车,揭掉油布,露出一架用柚木边角料打造的精致的……弩炮。

  弩炮是在火炮流行起来之前的主要舰战武器,包括底座,转盘、弩、矢、与矢相连的长索和收整长索的绞盘共同构成。

  在火炮流行起来后,这种辅助接舷,勉强可以轰碎小渔船的落后武器一度失势,直到捕鲸业兴起,把它变成了渔船上的利爪。

  所以它还有一个更耳熟能详的名字,叫渔叉炮。

  这是洛林本场拍卖的第一个目标,优先度排在第三。

  拉莫斯介绍说:“贝尔船坞在苏格兰北部大名鼎鼎,这件渔叉炮是船坞学徒克伦.斯科特亲手设计、打造的试水作品,用料上乘,手工精良,附赠三枚备用渔叉和五百米长的标准叉索,而且斯科特先生承诺亲手安装。起拍价五镑,每次加价十个先令。”

  洛林示意海娜举起了牌。

  拉莫斯眼前一亮,当即高喊:“七号包间,五镑!”

  他话音未落,台下接连有四五块牌争相高举,渔叉炮的价格一路攀升,很快就升到八镑。

  洛林不免有些疑惑,难道埃尔金的拍卖会场特别讨捕鲸商人的喜爱?

  要不然为什么一架该进博物馆的渔叉炮还能掀起高潮来?

  他凑过挡板和皮迪克先生对视了一眼:“先生,您愿意为我解惑么?”

  皮迪克早等着洛林来问了。

  他朗笑一声,解释说:“这一标拍的不是炮,是接触斯科特先生的机会。”

  “接触?一个学徒工?”

  “他可不是普通的学徒工。”皮迪克卖了个关子,“莱利.贝尔是马里郡近几十年最优秀的船工,十年前还是德文港船坞的一级大匠,后来年老眼花,退休回洛西茅茨,这才开了贝尔船坞。”

  “克伦.斯科特是贝尔先生的弟子,而且是最优秀的弟子。他的一身技艺承师衣钵,早就出徒了,只因为贝尔先生的身体不好,这才以学徒的名义待在老师身边照料。”

  洛林一下来了兴趣:“您是说……学徒不是学徒?”

  “最近六年,贝尔船坞基本都是他在操持,船坞的名声不仅不堕,反倒比贝尔自营时口碑更胜。您说,他是学徒么?”

  听皮迪克这样说,洛林反而迷糊了。

  “先生,依您的说法,他为人忠诚,而且受重用,为什么……”

  “贝尔年前死了。”

  “死了?”

  “对,贝尔死了,他的儿子继承船坞不到一个月,就聘请了新的大匠和经理。斯科特先生作为船坞的招牌,直到今天仍是学徒。您说这是为什么呢?”

  洛林的眼睛亮了。

  短短功夫,弩炮的竞价已经上升到十一镑的高价,洛林轻笑了一声,从海娜手里接过标牌。

  “十五镑。”

  会场骤然安静。

  包间上的贵人第二次叫价,一口气把竞价提上八拍,显然是对斯科特志在必得。

  大部分人开始踌躇,直到拉莫斯开始倒数,才有人试探着举排:“十五镑十先……”

  “三十镑。”洛林站起来,向各处包厢环一圈鞠礼,他说,“船上缺人手,让各位见笑了。”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