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52 以卵击石
  嘀!嘀!嘀!

  尖锐的鸣笛响彻在海面,硕大的风灯悬挂上艏艉,旗语水手仓惶地在船舷舞动着彩旗,所有这一切都在通传同一个信号……

  放弃一切,归舰!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与此同时,每个人又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蝴蝶花号启动了!

  横帆收,纵帆满,艏斜帆高挂,捕风帆涨鼓。

  海娜像山猫一样从前桅荡到主桅,皮尔斯和诺雅抱着白耳朵,用最快的速度钻进全船最坚固的艉炮内舱。

  克伦提着自己的工具箱呐喊,亚查林脸色青白,挥着手要求所有炮手站到炮位。

  舵轮上,洛林亲自掌舵!

  蝴蝶花号启动了,逆着风向北,带着无匹的勇势,划着折线切进风,普一开始就趋近逆风的疾速!

  每个水手都在骂娘。

  他们骂得响亮,骂得越响,笑得越畅。

  “我们去踢驱逐舰的屁股!”

  “踢驱逐舰的屁股!伙计们!”

  “胜利女神穿白色的蕾丝裤袜!”

  “蕾丝万岁!”

  “大不列颠万岁!”

  “快跑,伙计们!”

  骂声与祝福交织,蝴蝶花号疾冲向前,海浪破出雄壮的歌声,随着海风,激荡,远扬!

  “统治吧,不列颠尼亚!统治这片海!不列颠的勇士们,永不为奴!”

  散在海上的水手们呆呆看着越行越远的三色堇花旗……

  嘀!嘀!

  尖锐的催归哨,愈发急惶……

  ……

  蝴蝶花号鼓着帆航行在碧蓝的海上,迎面撞碎大浪,修长的舰艏高高扬起,旋即砸落。

  海娜放下望镜,扶着瞭望台向洛林喊。

  “驯鹿号舰姿未变!十点钟方向,距离5公里,相对速度14节!”

  洛林当即左满舵。

  水下的巨大艉舵随着舵轮缓缓转向,带动蝴蝶花号变向,顺着惯性打过弧线,向左切风。

  洛林固定住舵轮,轻声喘了口气。

  “还有10分钟接敌,我会最后一次变向,让蝴蝶花号能够从驯鹿号的舰艏滑过去,直接面对左舷。”

  站在洛林身边的克伦和亚查林齐齐一颤。

  “克伦,我希望你已经准备了足够的木板和胶,吃水线是生命线,绝不能有事。”

  “二十个棒小伙,我会亲自带领他们。”克伦郑重说,“再不济我们还可以封舱,我检查过,舱室的密闭没问题。”

  “封舱就是等死。”洛林紧攥着手柄,“不允许封舱。”

  “是!不许封舱!”克伦重捶胸口,飞奔下舱。

  “亚查林……”

  亚查林猛咽了口唾沫:“我在。”

  “九磅炮对驱逐舰没有威胁,这一场你的战场在主甲板。”

  “我需要倾角!”

  “我会给你,但不会久……”

  “一会儿……足够了!”亚查林深吸一口气,“攻陷淑女的心扉往往只需要一瞬间,这是每个浪漫信徒都应该知道的事情。”

  “说真的,我突然有了那么点自信……”洛林松开卡扣,用尽全力,右向满舵,“驯鹿号,来了!”

  粗大的桅杆出现在天边。

  北方的海平线上,悬着海盗旗的粗大桅杆升起来,由细,至粗。

  旗面上有中规中矩的纯白骷髅,骷髅头下是两条交成【X】型的海蓝丝带,丝带上绣着波旁王朝金色的剑花,每侧有三枚。

  旗帜下是绷直的缆绳,再下是碗状的瞭望台。

  瞭望台下是第一横杆,第二横杆,第三横杆……

  横杆间鼓着纯白色的巨帆,主桅四段,前后桅三段。

  还有艏斜帆、捕风帆、艉纵帆……

  顺风,航速10节,驯鹿号巨大高耸的舰身昂着艏跃出海平线,如泰山崩塌般重砸入海,掀起的巨浪扬上四五米高空。

  维仑披着象征提督的海蓝风衣抱臂在船头,冷笑着,看着斜掠抵近的蝴蝶花号,还有远方如背景般,越来越稀的烟柱。

  “在野蛮人的眼里,愚蠢总会被误认为是勇气……”

  “提督。”他的大副轻声提醒,“他们在T头,我建议适当切风,让左舷备战。”

  “左舷确实需要备战,右舷也要。”维仑扯了扯嘴角,“但驯鹿号不需要切风。她如果敢在T头停下来,就撞碎她。”

  “是!”

  三公里,两公里,一公里……

  蝴蝶花号切过驯鹿号的舰艏,驯鹿号十二磅的船艏炮首先发声。

  轰!轰!

  白烟弥散,烧得通红的实心铁弹从高昂着的船头飞出来,划过高高的弧线,在蝴蝶花号百米开外砸出巨大的浪花!

  蝴蝶花号穿浪而过!

  战斗开始!

  “战备!”洛林猛地拨动舵轮,让蝴蝶花的行进轨迹更靠近驯鹿号的左舷,“海娜!拉莫斯怎么样!”

  “没有升帆!”瞭望台上的海娜飞快在腰上缠紧吊索,“小艇还没归舰!”

  “该死的!全体注意,切舷!”

  切舷!

  左舷对着左舷,舰艏擦过舰艏,中间隔着百米的海水,双方的火炮次第放响。

  轰!轰轰轰轰!

  洛林右满舵!

  巨大的水花一朵朵盛开在两条船的周遭,蝴蝶花号猛然向外,船身在海浪的推动下倾侧出近十度斜角。

  洛林压着手轮怒吼:“亚查林!”

  轰!

  亚查林亲掌的六磅炮一声轰鸣,数以百计的弹丸泼天,在距离驯鹿号二十米处掀起巨大的白浪。

  “散弹打不了这么远!”

  “你那个放荡的女神不知道作弊么!”

  洛林紧咬牙关,舵轮向左,蝴蝶花号折返抵近,在舰尾处切到驯鹿号八十米的距离,双方还在不断接近。

  轰轰轰轰!

  第二轮炮响,驯鹿号的重炮呼啸着砸来蝴蝶花号四周,蝴蝶花号的九磅炮幸运命中,拳头大的铁弹砸中船壳,只留下一团焦黑……

  亚查林的火炮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装填,可他翘着拇指,从头至尾也没有尝试点火。

  他的脸色涨红,口不择言:“我要仰角!仰角!你们英格兰人听不懂英语么!”

  “我操的是船!”洛林扯着嗓子回骂,“不是该死的企业号!”

  “企业号是什么?”

  “NCC1701,你知道个屁!”

  对骂之间,蝴蝶花号再次与驯鹿号形成交错,在四十米的位置,从舰艉处切开驯鹿号的水线。

  驯鹿号蓄势待发的艉炮轰鸣!

  轰轰轰轰……

  洛林大惊失色:“直击!”

  他话音未落,有枚烧红的弹丸就径直砸中蝴蝶花号的舰艏。安放在上甲板的斯科特弩炮粉身碎骨,空荡荡的艏炮舱被轰出大洞。

  烈焰冲天而起,扬起的火焰直接点燃了高悬在上面的艏斜帆。

  “灭火!保护艏帆!”一边嘶声下令,洛林一边拉远船头。

  甲板上的水手扛着水桶、沙袋奔向船头,蝴蝶花号趁机放出第三轮炮响,有两枚正中目标,在驯鹿号的舰艉砸出两个陷坑。

  亚查林在倾侧的船上放出第二炮。

  轰一声响,擦过艉帆,也点燃了驯鹿号的艉帆。

  两舰的距离再次拉开百米。

  眼看船头的火势控制住了,洛林喘着粗气左向满舵,冒着烟的蝴蝶花号划过一个大大的弧线,转入顺风。

  “升起横帆!”

  横帆升了起来,双方距离四百米。降下了艉帆和捕风帆的驯鹿号直冲在前,满帆昂首的蝴蝶花号急追在后。

  “海娜!我要知道猫尾花号的情况!”

  “拉莫斯正在收小艇!最多十五分钟,他们会进入驯鹿号的射程!”

  “我保证维仑.德赛见不到猫尾花的帆影。”洛林面目狰狞,牙关紧咬,“第二回合,开始!”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