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55 屋漏偏逢……

0055 屋漏偏逢……

  在诺雅温柔的按压下,洛林感觉进入了一片平静的港湾。

  半梦半醒间,他猛然间听到舱门被人砸响。

  咚咚咚咚!

  诺雅像受惊的白耳朵一样噌一声蹿得老远,洛林乍然失去依托,挥舞着手狼狈地砸在厚重的织花地毯,虽然不疼,也吓得不轻。

  他呲牙咧嘴爬起来,冲了诺雅歉意一笑,拉开舱门,看见了皮尔斯。

  “怎么了?”

  “哥,十点钟方向大片雾区,距离大概十五公里,我们可能会从侧面穿过。”

  “雾区?”

  一个很奇怪的词,洛林不由皱住眉看起天色。

  天色很好,海上的大浪是信风引起的,与暴雨雷鸣皆无关系,这种状况怎么可能遇到雾区……

  “让海娜绕过去,这个时候……”

  “船长!”

  洛林的命令还没有说完,克伦面色急惶地跑过来,脑袋上还趴着不依不饶的白耳朵,拽都拽不掉。

  “船长,底舱开始漏水了!我们注水的时间太长,封板的胶开始脱落,基本没有挽救的可能!”

  “底舱漏水?”洛林面色大变,“一个,还是……”

  “三个!”

  蝴蝶花号的水密舱每舷六个,再加上船艏、船艉,一共十四个。

  先前有四个注水,已经把船的吃水压到了极限,如果再有三个……不!是四个!

  船肯定会沉没!

  洛林深吸一口气,好容易放空的脑子再一次飞速转动。

  沉船是最坏的可能,但舱体本身没有损伤,船上又有足够的水手排水,直接沉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三个舱室开始注水,肯定会进一步拖慢蝴蝶花号的航速,要不了多久驯鹿号就会追上来,在茫茫的大海上,他们根本没有脱身的机会!

  唯一的生路……

  洛林咬了咬牙:“我去掌舵,克伦操帆,皮尔斯和诺雅指挥水手排水,让海娜立刻上瞭望台……还有亚查林,把他叫起来!”

  “船长,你是要……”

  “我们……进雾区!”

  进雾区!

  相距十五公里,以蝴蝶花号现在的速度只需要一个小时,即便算上切风和漏水造成的航速损耗,整个过程也不会超过一个半小时。

  洛林在众人拥簇下登上舵位,从海娜手里接过手轮。

  两人四目相对,皆抿着嘴,郑重地互一点头。

  “左满舵,横帆半,切风!”洛林向着甲板上的水手们高声喊,“蝴蝶花号,目标,雾区!”

  ……

  一追,一逃,蝴蝶花号的速度在逐渐下降,驯鹿号从背后绕到侧面,正在洛林的右后方急追猛赶。

  这是瞭望台上的海娜通报的消息。

  从驯鹿号的应对来看,维仑显然也发现了雾区的存在,而且还看穿了洛林的企图。

  幸运,亦或不幸……

  雾区并不是在十二点钟,而是在十点钟。

  有了近30度的切角,全装横帆的驯鹿号不能像蝴蝶花号那样灵巧地切风直进。失去了艉部巨大的纵帆之后,她能做的唯有不断折线,以这种方式来保持追击的速度。

  这无疑大幅增加了驯鹿号行进的距离,在敌快我慢的状况下,勉强维持住了双方速度上的均势。

  蝴蝶花号的甲板上一团麻乱。

  风高,浪急,又处在不稳定的切风环境,水手们排成长排站在甲板上,每个人都在腰上系了固定身体的缆绳。

  他们把一桶桶水从底舱送上来,泼进海里,又把桶传回去,周而复始,始作圆周。

  抢时间,抢速度,抢载重,还有抢风!

  什么都需要用自己的双手来抢,每一点细小的优势,都用来抵消己方越来越分明的劣势!

  看见雾区了!

  在看见雾区的同时,甲板上乍起一声惊呼:“驱逐舰!”

  驯鹿号硕大的身躯猛然跃出海平线,轰隆一声砸碎海浪,从两公里外向着蝴蝶花号的侧舷直冲过来!

  “亚查林!轰她的帆!”

  洛林一声大吼,猛然满舵,亚查林获得了仰角,蓄势已久的六磅炮与驯鹿号的艏炮在同一时间激发!

  轰轰轰轰!

  硕大的水花冲天而起,在双方舰船的两侧一朵朵盛开,咸腥的海水劈头盖脸浇在洛林脸上,洛林抹了一把脸,又把船艏反向拉回航线。

  “距离雾区1.7,距离驯鹿1.3,洛林,她会截住我们!”海娜在瞭望台上高喊。

  “她截不住!”洛林满脸狰狞,“满帆,折向!亚查林,去艉炮!”

  克伦亲自跑去升帆,亚查林连滚带爬钻进艉舱。横帆再一次升了起来,洛林切着风把舰艏从新拉回到风向,整艘船猛地一窜,重新与驯鹿成了前后。

  双方的距离已经不足一公里,在辽阔的海面,这种距离几乎与追尾无异!

  驯鹿的船艏炮又一次发出轰鸣,有一枚擦中船壳,犁出漫天的碎屑。

  蝴蝶花号压上浪,船艏高昂,然后,坠落!

  “亚查林!”

  “苏菲.拉布雷德,保佑我!”

  轰!

  高高翘起来的船艉仅有一声炮响,亚查林射出链弹,便弃了火炮趴到舷窗眼巴巴瞧。

  滚圆的铁弹划出高高的弧线,在空中打开,一道铁链,两个半球,像抻直的哑铃飞到驯鹿号的头顶,挂在了舰艏密集的支帆索上。

  它打着转在帆索上绕了一圈又一圈,烧得通红的铁链仅旦夕间便烧断了两条缆绳。

  崩!崩!

  亚查林知道这是自己的幻听,可他就是听到了这样的弹唱。

  驯鹿号的艏斜帆砸了下来,巨大的上端横帆瞬间卸力,松垮垮坠成半帆。

  “Vive la!”

  在亚查林的欢呼中,驯鹿号像踩了刹车似猛地减速,还不待调整好舰身,残破的蝴蝶花号就重回到切风线,打着晃,一头扎进怪兽似盘踞在海上的浓雾,转眼便失去了踪影。

  维仑呆呆看着消失的船影。

  “我……失败了?”

  领航员在他身边惊惶地提醒:“提督,这个位置和爱尔兰岛、冰岛正好处在等边三角形的三个支点,按照古老的领航员传说……”

  “我听过那个传说。”维仑冷冷打断领航员的话,“子爵把《水手的镜像》当做礼物送给商会的每一个提督,虽说是没什么价值的古老海图,但我也有幸拜读过。”

  “既然您知道……”

  “你怕了?”维仑盯着领航员,眼神里满是凶煞,“一片奇特的雾区和暗礁地罢了,野蛮的英格兰海盗敢进去,我们……光荣的法兰西绅士却要被古人的恐惧攫住笼头?”

  领航员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提督但凡有令……”

  “归航吧。”

  “诶?”

  “下令,归航。”维仑掸了掸自己沾满血迹的风衣前襟,“光我所知,近百年有不下五个冒险家试图探索赫巴西雾岛,然而小艇进不去,大船出不来。愚蠢的英格兰海盗这一次驾着布里根廷冲进雾区,与死无异。”

  他冷笑了一声:“我们的时间尊荣而宝贵,坎塔布连的猎物,远比这群死人值钱。”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