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66 金刚鹦鹉号
  这场大规模的吸血蝠袭击让探险队损失惨重。

  先后落水的有四人,没有落水,却不同程度受伤的还有七人,其中就包括亚查林。

  落水与否似乎成了伤势轻重的判定标准。

  因为没有落水的人普遍伤势不重,而落水的……

  四人中有两人因为失血过多死了,另两人被捞上来时也是进气多出气少,一看就药石无灵,离死只剩下一步之遥。

  伤势如此惨烈,主要是因为吸血蝠的唾液里含有溶血酶。

  这种特殊的酶会大量杀死血小板,阻止血液凝固,便于吸食。

  它们异化的尖牙和觅食习性又擅长在血管附近撕开巨大的创口,进一步加快血液的流逝。

  此两相一合,谁都知道,就算洛林立即中止探险,把他们送回蝴蝶花号,他们也不可能活过今晚。

  在征得了他们的同意后,洛林命人结束了他们的性命,收集起遗物,尸体则沉入海中,去往每一个水手的归宿。

  这场葬礼在每个人的心头都蒙上了阴影,队伍失去了原本零星的笑语,在沉默和安稳中又前划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听到了海浪拍岸的声音。

  岸浪代表他们来到了水道的尽头。

  “收桨!”洛林的声音回荡在幽深阴暗的水道,激起回声,传进每个人的耳朵。

  洛林站起来,踩着摇晃的船板直走到船头,举起火把向面前高大的黑影晃了几下。

  “这是……帆船?”

  他们在水道的尽头发现了一艘布里格帆船……

  标准型双桅全装横帆护卫舰,长30米,宽8米,舷高5.5米。

  她的双舷炮门紧闭,停泊在起伏黑暗的水道尽头,像一头无声的巨兽,趴伏在地狱入口。

  这让洛林一时没有了思量。

  标准型帆船是战舰分级制度成熟以后才兴起的风尚,起源只能追溯到17世纪前中期,英荷两国绵延数年的海上霸权战争,其历史并不久远。

  那个时代,英荷两国的战舰赤博上阵,在广阔的大海上疯狂劫掠对手的商船,以期能截断对手的商路。

  商船们只能在战舰的护航下维持贸易。

  为了适应全装帆式战舰的航速和阵型,商人们被迫放弃了量材造船的原始风格,飞快形成了近海商船随便造,远洋商船尽可能统一的造船业新标准。

  也就是从那时起,开始有了“标准型尺寸”这个说法。

  一艘近现代建造的布里格护卫舰,突兀出现在一个9世纪的藏宝洞中,而且还是舷灯全灭,看起来空无一人的姿态……

  洛林不由舔了舔嘴唇。

  “靠舷。我和诺雅先登船,海娜殿后,亚查林负责指挥水手。”

  他轻声下令。

  两条小艇靠在一起,四个水手跳到前艇,诺雅和海娜则换到后艇。

  他们从左右两舷小心接近,抛起勾索。

  洛林第一个从左舷登船,锵一声抽出刀,高举起火把。

  等不一会,诺雅也从右舷登上来,两人前后相互护卫,用最快速度探查船舱,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所有东西都整整齐齐收纳起来,锚链锈蚀,四磅、六磅和九磅的小炮则包着油布收拢在炮舱。

  没有人,活人、死人、骷髅一应皆无。

  洛林在船长室的舱壁发现了一张私掠许可证,是爱尔兰王国在1659年颁布的,赋予约翰.纳斯伯尔特船长的私掠许可。

  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

  洛林带着诺雅回到甲板,向两舷发出信号。

  水手们在海员的带领下登舷,围拢到洛林身边,等待命令。

  洛林的声音听起来格外低沉:“仔细搜索全船。这里是金刚鹦鹉号,约翰.纳斯伯尔特失踪的那艘旗舰,金刚鹦鹉号……”

  ……

  无人的船舱搜索起来自然方便,更何况参与探险的水手都是洛林船上的佼佼者。

  船的状况和各种发现一一汇合到洛林面前。

  这艘船确实是一百年前失踪在大西洋上的爱尔兰籍探险船金刚鹦鹉号,标准布里格型,全装式双桅横帆。

  她的船材是昂贵的军用船材,百年橡木。

  洞穴是高氨的奇特环境,而氨对木料具有腐蚀性,可奇怪的是,哪怕上百年未经修缮,这艘船的船材和龙骨却得以旧而不腐,保存良好。

  然而她的帆、缆和胶还是彻底风化了,想要重新行驶在大洋,需要经过繁琐而细致的打理。

  除此以外,28门火炮的状况良好,大都是百年前盛行的小口径炮,主战是九磅和六磅,主甲板和艏艉炮甚至是早被淘汰的四磅。

  四条船锚则完全毁了,绞盘和铁链锈成一坨,想要开船,只能想办法把船锚废弃。

  洛林基本能确定,金刚鹦鹉号的船员是在准备充足的状况下离开的船。

  因为每一个舱室都归置得整整齐齐,海图、船长日记、八分仪和航海罗盘等重要物品都用油布包裏,仔细收纳。

  水手们还发现了大约价值18镑的金银铜币,洛林一个便士没要,直接分给了探险队的水手们。

  此外他们还发现了一个封闭的海员舱,属于在航行中身故的冲锋艇长,他生前的武器被作为遗物收拾起来,包括两柄都柏林短火枪和一柄银光闪闪的优质刺剑。

  它们成了亚查林的第一份收获,亚查林喜笑颜开。

  百年孤独,船上能用的东西只剩下这么多,洛林赚得盆满钵满。

  首先是船,洛林肯定能把它拖出海洞,至于能不能带回南安普顿,得看克伦是否可以在现有的条件下让她恢复海航的能力。

  其次是海图,纳斯伯尔特的海图上有成熟的高纬跨大西洋航线,从爱尔兰到西印度,等若给洛林打开了新大陆的航线。

  第三就是纳斯伯尔特的航海日记。

  撇开密语,洛林在日记里看到完整的关于赫巴西探险的记叙。

  纳斯伯尔特和他的船员两次登岛,不仅探索了全岛,还亲眼见到了海洞当中的古代宝藏。

  他把海洞称作“喜欢给水手送金币的巫师”。

  然而巫师并没有他宣扬得那么友好。

  第一次登陆时,他的船因为分赃不均发生了暴动,纳斯伯尔特侥幸镇压了暴动,杀了很多人,自己也因此受了重伤。

  损失惨重的金刚鹦鹉号失去了继续探索的能力,不得不带着满心的遗憾和累累的伤痕离岛,直到两年后,故地重游。

  日记到这里戛然而止。

  纳斯伯尔特没有在里面记叙第二次探索的结果,但金刚鹦鹉号像幽灵一样潜伏在海洞当中百年,已经向洛林揭示了第二次探险的结果。

  全军覆没……

  洛林合上日记,扎紧油布,海娜翡翠般的眼睛看着他,目光里全是探寻。

  “从这里可以直接进入藏宝地,那里保存完好,干燥、封闭。”洛林沉吟片刻,轻声对海娜说,“路上可能有未知的巨大风险。纳斯伯尔特带了四十个水手进去,结果一个也没能出来。”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