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68 中阻
  一声大喊,锋锐的长刀滋溜溜划在巨蜥的前足,却只留下浅浅的划痕。

  巨蜥身上覆盖着坚韧的厚皮,硬质的突起只有黄豆大小,硬且密集,最大限度抵消了锐器的劈砍和钝器的冲击,几乎是无懈可击的防御。

  洛林想也不想,抬脚踹在巨蜥脖颈,把它蹬退,躲开一记扫尾,但另三头巨蜥的第二轮扑击也到了,他只得飞退。

  利爪在岩地擦出火星,粗壮的尾巴破开风声。

  前队的水手们呐喊着扑上来,两三人一组越过洛林,接走两头蜥蜴。

  亚查林的第二枪适时响起,朝上,一枪轰爆穹顶巨蜥的左眼,那巨蜥落下,摔在洛林身边。

  洛林抬剑捅穿它的眼窝,一挑,再斩一头。

  他大喘了两口粗气:“亚查林,让你的炮手帮你帮枪,诺雅,去帮海娜!”

  后阵的状况远比前阵危急得多。

  海娜很强,在德雷克商会诸位雇员们的心里,她的战斗力从来不在洛林之下,论起杀人效率,更是稳居其上。

  这是阿萨辛的荣耀。

  可阿萨辛杀人术的特点也决定了海娜不适合成为战斗的领袖。

  武器短小,快而飘忽,她不会像洛林一样站在水手们前面,也无法像盾一样为同伴争取喘息的时间。

  战斗一开始海娜就跑了起来,踩着岩壁,跃上穹顶,一个折射飘到最后一头巨蜥的身上,扬起双刀捅暴了那头巨蜥的双眼,一击必杀。

  后阵的水手们则在慌乱中承受了巨蜥群的第一波攻势。

  一个水手被扑上来的巨蜥扑倒,弹出的舌头直接洞穿了脸颊。

  另一个水手被巨蜥的甩尾扫中,吐着血倒飞出去,隆起的胸膛陷成凹槽。

  唯有第三头巨蜥的攻势落了空,它的挥爪被水手侥幸避开,可反击的水手刀落在它身上,也没能产生任何伤害。

  一轮过后,以死换死,巨蜥还剩三头,后阵的人类也只剩下四个。

  诺雅及时赶到,银塔罗散花般飞出去,叮叮铛铛缷掉了两头巨蜥的第二轮攻势。

  海娜趁机跃上其中一头的背,故伎重演,再下一城。

  这一轮是一换一,诺雅的银塔罗瞄准的是全部三个目标,却对扑出去的巨大蜥蜴毫无作用。

  水手们崩溃了。

  短短时间内伤死三人,剩下的两个水手像疯了一样扑向最后的蜥蜴,结果一个被尾巴扫飞,一个被利爪削断了腿。

  海娜抿着嘴和其中一只巨蜥游斗起来,诺雅也咬着牙跑上去,夹着塔罗,踩着舞步和另一头巨蜥展开周旋。

  洛林在三位水手的配合下捅死了第三头蜥蜴,然后使尽全力一踹,用它的尸体撞开第四头。

  前阵趋稳。

  他喘息着疾追,抵着刀背硬扛了一记扫尾,刺剑在倒飞的同时甩出,击杀第四头。

  嘭一声响,洛林砸在坚硬的岩臂,顺势翻身直扑向越来越险的后阵。

  “亚查林,最后一头交给你了!”

  短促却惨烈的战斗在几分钟后彻底结束,随着洛林加入后阵,海娜腾出手来连斩了最后两头巨蜥。

  前阵,亚查林在五位勇敢水手的配合下轮翻使用三把火枪,几乎把剩下那头巨蜥的面皮打烂,终于把它成功地驱走。

  探险队的伤亡集中在后阵。

  五个水手,三死两伤,无一幸免,洛林和诺雅近乎脱力,在收拾完战场,收回武器后也没有了再战之力。

  这种状况显然已经不适合继续前进了。

  他们收拢死难者的遗物,在洞穴里留下火炮和炮弹,腾出炮车,装着伤者和两头巨蜥的尸体退回金刚鹦鹉号休整。

  待体力恢复了大半,海娜好奇地盯着甲板上的两头巨蜥,问洛林:“你把它们带回来当食物?”

  “它们的皮很坚韧,我打算给我们每个人做一幅护臂,几乎可以当盾来用。”

  “为什么不直接做成盾?”

  “呃……我们中还有人会用盾?”

  愉快的谈话无疾而终。

  队伍的士气没问题,毕竟在神秘的赫巴西海洞探索海盗的宝藏,每个人都有死人的觉悟。

  而且从收获来说,眼下的死人并不算多。

  洛林已经承诺了,如果克伦认为金刚鹦鹉号有开回去的价值,并且能够顺利进入南安普顿的港口,总商会为这艘失修的老船作价三千镑。

  这是个合理的估价,也是合理的前置条件。

  修整过半,洛林见两位伤者的情况稳定下来,宣布结束第一轮探险,拖拽金刚鹦鹉号,返回东岸沙滩。

  哗啦啦啦!

  水手们撬断了锈蚀的锚链,停泊了百多年的金刚鹦鹉号缓缓漂离水岸。

  海娜操舵,诺雅掌控艏炮,防备半路上的吸血蝠。

  洛林和亚查林各带着五个水手,划着小艇拖拽在船艉,拉着巨大的布里格舰驶离了海洞,用龟爬似的速度,在夕阳下抵达了克伦所在的东岸沙滩。

  洛林一跃跳下冲锋艇,踩着海水冲克伦大喊:“船没有锚!克伦,集合水手,准备拴桩!”

  “上帝啊!你们这是偷进了海神的宫殿么?”

  ……

  入夜,东岸沙滩。

  洛林坐在一堆篝火前面,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烈焰,神色不属。

  克伦正在带人全面评估金刚鹦鹉号的使用价值,评估的结果很重要,很可能决定是否进行第二次海洞探险。

  没有合适的利益刺激,水手们会打退堂鼓。

  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得知结果,洛林留了下来。

  除他以外,探险队的其他成员,包括海员、水手、伤者和巨蜥都已经被送去了条件更好的向风营地。

  那里不仅宽敞,而且安逸、食水充足,人气也旺,相较于逼仄凌乱的东岸沙滩,显然更适合伤员和疲惫的水手们。

  可惜的是洛林的护臂暂时泡汤了。

  优秀制革匠的儿子专门来了一趟,跟洛林说了一通莱克当年处理一张犀牛皮的过程。

  这种天然重甲不适合通过原始的方式制作装备,需要进行特殊与细致的硝制,才能在不破坏其防御性能的前提下,提升柔软,裁制成形。

  眼下他们能做的,只是把皮尽可能完整地剥下来,弄干净碎肉皮膜,捆扎油布,不使受潮。

  不过这都是小事,洛林如今真正在意的只有两件事,蝴蝶花号什么时候能修好,金刚鹦鹉号能不能顺利出海。

  前者关系到他们回归欧洲的时间,后者关系到这次探险的收获。

  月到中天的时候,疲惫的克伦终于出现在洛林面前。

  “这只金刚鹦鹉是上帝的恩赐!要不然,就是你的尼奥尔德把她从诺欧通偷了出来。”他说。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