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72 耶梦加得
  感觉……就像在演真人版的狂蟒之灾。

  无暇的白沙上金器散乱,一条硕大无比的黑蛇正从沙丘的中心缓缓游出。

  它吐着信,一点一点地从沙丘里拔出身体,每游出一点,沙丘就下陷几分。

  干燥而松软的沙丘本就因为水手的攀爬变得凌乱,如今被巨蛇肆虐,一面垮,一面压,细碎的白沙哗啦啦倾泻向四壁的石槽,整个洞穴早没了原来的样子,遍地流沙,坡谷起伏。

  它旁若无人地游动,直到身体完全爬出沙地,盘绕在中庭,昂扬起蛇首。

  “嘶昂!”它仰天长嘶!

  嘶鸣声中,巨大的森蚺昂首突进,用与身形截然不符的疾速,猛扑向一名仓皇逃命的水手。

  只在旦夕之间,它的身体崩成笔直,突进的速度快若电闪。

  它张大了嘴。

  上颚与下颚张成180度的平角,露出双颚的獠牙和里面黑洞洞的喉管,迎着目标,口吐出腥风。

  森蚺明明是无毒的!

  可那腥风不过一掠,奔逃中的水手便闻风欲醉,脚一软跌滚出去,等再爬起来,蛇吻已近到眼前,就算想逃,他也找不到逃生的出路。

  “艾米亚!”

  锵!

  洛林像重锤一样撞过来,双刀并举抵在肩头,轰一声切在蛇皮上,生生把如人高的双颚横顶出一米,擦着水手撞上洞壁。

  沙尘弥漫!

  洛林站稳在水手面前,喘着粗气:“我说,艾米亚是谁?”

  “是……是我的爱人,船长!她在利物浦给谢菲尔德爵士做厨娘。我们约定,等这次出海归来,我们就要在家乡举行婚礼!”

  “那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死了。”洛林打开马步,缓举起双刀,倒背在背上,“人的一生或许会有许多次婚礼,但第一次,总归是最不能舍弃的人生经历。”

  “是的!船长!”水手感动得两腿直颤,“虽然我快跟艾米亚结婚了,但每次喊起她的名字,我还是会不由自主回忆起和萨伦表妹的第一场婚礼!那时真青涩啊!”

  “哈?你是二婚?”“嘶昂!”

  关于婚姻的话题还没讨论出个究竟,脸颊受伤的大蛇在嘶吼中横甩过头,像一根巨大的横杆扫荡过来。

  洛林一脚踹开水手,咬牙劈斩。利刃噗一声再一次斩进蛇皮,他却被推得倒飞起来,轰轰两声,连着撞碎了场中所剩无几的两座沙包。

  白沙漫天飞散!溅到穹顶,散落地面,把半个洞穴遮掩得迷迷蒙蒙,只剩二婚的水手和大蛇面对面相望。

  水手惨兮兮咽了口唾沫……

  “萨……萨伦表妹,我错了!那天我不该和艾米亚在牛棚里偷情的!”他向着冥冥中的上帝高声忏悔,上帝用最快的迅捷回应了他的忏悔。

  白沙尚未落尽,巨蟒尚未扑击。

  挂帘似的沙尘当中飞射出七八枚银塔罗,打着旋撞在大蛇坚韧的蛇皮,又叮叮当当滑脱开去。

  穿着战斗服的海娜四足奔跑跃出沙幕,一扬手甩出吊索,套马似缠住高昂的蛇颈。

  巨蛇的尾巴带着呼啸的风声飞袭过来!

  海娜牵着吊索身在半空,眼看避无可避,抿着嘴抽出了短刀。

  就在这时!

  洛林骤然从沙地当中拔出来,自地面纵起,弹簧似倒曲,刀尖向前,双臂展尽,猛地,双刀扎下!

  噗!

  他倾尽全力的一击把不适合直刺的双刀扎入蛇尾半寸,他由上至下的发力紧压住蛇尾,让蛇尾升不到预想的高度,只能带着他,用最迅猛的势头擦过海娜的脚,直直砸在洞壁。

  轰!

  洛林重重撞在石壁上,哇一声呕出大口的鲜血,身后的壁咔喇喇裂开蛛网般细密的纹,曲折蜿蜒爬出老远。

  海娜仍在半空当中。

  眼见洛林压住了蛇尾,她反身发力抽紧吊索,她以索为腾,身体似灵猴般荡过半圈,借着回环,把自己送上蛇颈。

  诺雅又是一轮银塔罗洒出来,七八枚银片在半空中舞成轮,蝴蝶般掠向大蛇的双目。

  大蛇乌溜溜的双目有皮球大,眨也不眨,根本就不可能射偏。可银塔罗撞在上面,居然破不开透明的瞳膜,就像先前撞在蛇鳞上一样,呲溜呲溜滑荡开去。

  这种无伤的袭击却让大蛇感受到了痛楚!

  它昂首,却被海娜的吊索缰绳似紧锁住七寸,让它不能随心所欲。

  它摆尾,嘴角还溢着血的洛林撑起全力扯住,让它难以得偿念想。

  两人一蛇僵持了片刻,大蛇只能眼睁睁看着诺雅赶着花心的水手跑进洞穴。

  这是最后一个依旧滞留在洞穴里的水手。

  洛林的脸因为过度发力涨得通红,手背上头青筋直跳。

  “亚查林!开炮!”

  亚查林愣愣坐在地上,手边就是滚落在地上的四磅炮。听到洛林声嘶力竭的喊叫,他的身体猛然一颤:“你疯了吗?炮会把洞轰塌的!”

  “你以为……”

  大蛇突袭式扬起了尾!

  这条十几米长的庞然大物在力量上本就远胜于洛林,先前双方横向僵持,洛林全凭着一口勇力死撑硬抗,如今它普一变向,洛林毫无抵抗之力,天旋地转间,已经被大蛇抛上天空。

  头下,脚上!

  他发狠抽出双刀,人在半空就想反击,大蛇却先他一步发出了第二击!

  这一次是头部!

  大蛇放松了长尾,横甩过头颅,拽着索的海娜像离心的小球般飘起来,眼看大蛇张开双颚,咬向无法防御的洛林。

  避无可避?

  心念之间,海娜翻身松手,踩住绷直的吊索。

  她凭着这些微的,常人绝难依仗的作用力像飞翔般奔跑起来,几大步重蹿上蛇头,紧接着跃过上颚,脚尖在巨蟒的蛇唇上一点,骤然加速,抢在蛇吻之前抱住了洛林的腰。

  二人横着飘开,抢身落地,森蚺的全力一击扑在空处,像脱轨的火车直撞向洞壁!

  轰!

  石屑飞溅,洞穴震摇。

  洛林抱着海娜踏住实地,扭头冲着亚查林怒吼:“你以为不开炮,这洞就不会塌么!开炮!”

  咔啦啦啦!

  蛛网般的缝隙正变得越来越大,连成片,聚成褶,借着洞壁上火把的光,就算是站得远端的亚查林也已经能看清那些不断蔓延的裂痕。

  他知道,洛林没有骗他。

  他的脸色在找死和等死之间犹豫惊惧,终于颤着声音咬破了嘴唇,带着哭腔大喊:“架炮!快,架炮!”

  炮班的水手们如梦方醒,手忙脚乱地把火炮重抬上炮车,填药,装弹。

  洛林眼看着森蚺回头,它缓缓回头,吐着信,盘起身。

  洛林和海娜对视一眼,肩并肩高扬起双刀,横摆锋锐,面向强敌。

  他深吸口气:“诺雅,带着无事可做的水手跑起来……越远,越好。”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