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73 垮塌
  大蛇攀高!

  洛林总是无法理解蛇的肌肉模式,就像眼前这条大蛇,一息之前还是盘身昂首,猛然间,它三角形的头颅就像被什么力量牵引着攀高,划过抛物线,张开双颚滑扑向洛林与海娜的所在,势若风雷。

  洛林与海娜左右跳开。

  二人跳开,齐齐向蛇尾狂奔。

  大蛇的躯干重重砸在沙地上,蛇尾如鞭,抽向洛林。

  洛林急停架刀!

  他单膝跪地,左刀横置,用刀背抵住右臂,右刀直垂,刀尖拄地,锋刃正对大蛇。

  势大力沉的蛇尾鞭上来,啪一下抽在刀架,鲜血飞溅,蛇皮绽开。

  洛林倒飞出去,轰一声砸在洞壁。岩石的碎屑悉索索滑落,墙上的蛛网愈裂愈宽。

  然而蛇只有一条尾巴。

  大蛇的尾巴扫向洛林,另一侧的海娜趁势跃起。

  她像猫一样跃上蛇身,两柄短刀高举猛刺,噗一声刺穿鳞片,顺着刀刃斜刺里拔出。

  两股血泉向上飙射。

  大蛇吃痛,一面用尾巴抽飞洛林,一面扬起脑袋,顺着自己的躯干倒折咬向海娜,洛林不知何时扑将回来,两柄长刀展到最大,冲着雪白的蛇腹,力斩!

  破革之声骤起在洞穴,大蛇遭遇了开战以来最大的伤害,蛇腹位置两道晶莹的蛇肉破皮挤出。

  它痛苦地昂起头嘶吼。

  大蛇是蚺!

  身大力健是它的优势,无毒无爪也是不可弥补的缺陷。

  它的攻击方式就这么多,撞、咬、鞭、绞,面对满洞的猎物和笨拙的水手自然可以无往不利,可当对手只剩下洛林和海娜,便再无法肆意妄为。

  但它毕竟庞大。

  洛林和海娜合作,可以轻松应对它的强袭,也同样对它坚硬的皮鳞和肌肉无能为力。一刀刀斩击和直刺在破开皮肤后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们想要凭着自己的力量速战速决,无异于天方夜谭。

  这可是个随时会崩塌的脆弱秘洞!

  谁也不知道洞外的状况,只是勉强猜测洞穴可能泡在一座温度适宜的温泉里。

  因为洞里面非常地暖和,又不像长期与岩浆或开水亲近,温暖到过分灼热的地步。

  只要不会沾水就死,洛林就不担心洞穴垮塌,只担心洞穴被龙精虎猛的大蛇撞塌。

  蛇是亲水的动物,一旦在垮塌的状态下陷到水里,连他都不见得斗得过迅捷的大蛇,其他人更是难寻活路。

  需战,需胜,更需要速战速决!

  细长的四磅炮悄没声地在隧洞中探出了头,亚查林的声音艰涩飘忽,变着调用他最大的声音高喊:“点火!”

  声音传到洛林和海娜耳中,两人当即弃蛇奔逃,一左一右,跑向洞壁。

  被激怒的大蛇以头追洛林,以尾逐海娜,不自觉就把自己拉横,拉长,将自己粗壮的躯体,完整地暴露在散弹的射程之下。

  轰!

  火炮轰鸣,数以百计的弹丸随着巨响飞洒出来,近半数轰击在巨蛇身上。

  大蛇横飞出去,砸在沙地,半边身体败如破革,血肉横飞。

  无处扩散的音浪回荡在洞穴,横冲直撞,整个洞就如同年久失修的房屋,穹顶的落灰扬洒满空间,几乎能遮蔽住人的视线。

  洛林看到大蛇还试图仰头,张大嘴,扶着壁,强忍住欲呕的冲动高喊:“亚查林,继续!”

  “继……继续?”

  “继续!”

  亚查林的脸白得全无血色,张大的嘴巴牙关直颤,梗着的脖颈不住颤抖。

  他一脚踹向身边的水手:“没听到船长说的么?炮管抬高2度,装弹!”

  炮班急惶惶忙碌开去。

  趁着他们装弹,被震得趔趄摇晃的洛林踩着方步挣扎回隧洞,扶住比他还要不济的海娜,一直退到火炮正后。

  残破的大蛇吐着信子缓缓游动起来,又慢,又软,鲜红的蛇血沿着被炮轰的烂肉流淌到沙地,所过之处一片褐斑。

  它游向隧洞。

  炮班的动作越发急迫,有水手站在亚查林身后,不断宣告着大蛇的距离。

  “米……10米,9米……”

  “完……”

  “开炮!”这次再不用洛林催促,大蛇已经张开了大嘴,亚查林面无人色地点燃发索,瞬息之间抬高的炮管再起轰鸣!

  轰鸣声震趴了重伤的大蛇……

  大蛇嘭一声软倒在沙地,所有的弹丸擦着它的身体轰打在洞壁。

  咔啦啦!咔啦啦!

  洛林和亚查林不由地面面相觑。

  “10米,陆基,你居然也能打偏?”

  “这个……人生嘛,再熟捻的绅士也难保不会在爱情前失手。”

  咔啦啦!咔啦啦!

  海娜眼尖,第一个发现裂缝两侧渗出水渍,那水渍扩大,不一会儿,洞穴就开始滴水。

  亚查林咽了口唾沫:“船长,要不然,再来一发?”

  “来个鬼啊,跑啊!”

  轰!洞壁崩塌!

  洛林、海娜、亚查林和炮班的六位水手顺着漆黑的隧洞拼了命发足狂奔,身后就是滔天的冒着热气的浊浪,硫磺的味道溢满了胸腔。

  有个水手跌到,惨叫一声被卷入浪中,谁也无力停下脚步去救他,因为浪比人快,在他后不久,大浪就拍卷过所有人,把所有人卷进浊流!

  洛林在被巨浪吞卷的第一时间就抱住了海娜。

  他们的速度比奔逃时更快,双脚离地,横冲直撞。

  手上的火把在入水的瞬间熄灭,只剩下无穷无尽的黑暗,无止无休的前程。

  洛林尽全力把海娜护在怀里,海娜像只温顺的小猫,努力摒住呼吸,蜷缩身体。

  嘭!

  洛林的背重重砸在岩壁,剧痛让他忍不住张嘴,挤压出一长串气泡。

  可他被乱流攫住,根本就无力挣扎,只能在水中随波反弹,迎接更沉重,更突兀的下一次撞击。

  嘭……

  他开始窒息,意识渐渐模糊。

  模糊的意识当中,有什么在怀里挣动了一下,柔软和细腻覆盖住他的嘴唇,甘甜的空气从虚空度进他的心肺。

  洛林的精神猛地一震。

  光!

  哗啦!

  巨浪拍地,他和海娜被甩出水浪,摔在一片盈盈放光的小洞。

  他看到诺雅站在洞穴,正急惶惶跑过来搀扶,看到探险队的水手们,欢欣鼓舞地相互击掌。

  紧接着,亚查林和炮班的水手们也被浪头甩了出来,一个个砸在地上,人事不省。

  洛林任由诺雅把他搀扶起来,虚弱地笑了一声:“救人,别让英雄的炮手们溺……”

  哗!

  巨大的水花随着拍入洞穴的浪头扬起,重伤垂死的巨蛇从浪中探头,如蛟龙出渊,张大嘴一口咬在洞穴的空处。

  那张大嘴距离洛林仅有一米不到的距离,乌黑无睑的蛇眼与洛林的双眸对视相望。

  它吐了下信子,修长而残破的蛇躯缓缓倒退,没入水中,不一会儿便只剩下若有若无的血痕,随着浊浪,翻卷,拍岸。

  这突如其来的惊险一幕把所有人都惊怔在原地,久久不敢动弹一步。

  洛林咳嗽了两声:“这洞里的蛇呢?”

  “不久之前,突然往出口处逃了,把整座荧光洞都让了出来,不然我们也不敢进来。”

  “看来它们还是有节操的,不像耶梦加得,居然连硫磺都不怕……”洛林苦笑着摇头,“它不会来了,快救人吧。再迟一些,我们的炮手们就该淹死在陆地上了。”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