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76 风波定
  冲出赫巴西岛的雾海之后,洛林便一刻不停地思考起接下来的对策。

  他的面前摆着四件事。

  第一件是蝴蝶花和金刚鹦鹉号的大修问题。

  金刚鹦鹉号需要更换全船的铁器件和帆装,核心是船壳和甲板的铆钉,这等若是要把整艘船拆开。替换无法重复利用的船材,再重新拼装回去,工作量巨大

  蝴蝶花号的状况好一些,也有大约三分之一的船壳和一小部分船板需要更换,龙骨和肋骨也要进行一次彻底的检修。

  从保质保量快速高效四方面考量,克伦放弃了南安普顿的七家私人船坞,直接向洛林推荐了赛尔港声名远播的比雷亚船坞。

  那里的大匠当年和克伦一道在德文港船坞做学徒,虽说不是一个师傅,却是睡在上下铺的弟兄。

  克伦对对方的人品和技艺赞不绝口,拍着胸脯向洛林保证,只要洛林选择比雷亚船坞,蝴蝶花号的修缮工期可以控制在十天内,金刚鹦鹉号的工期也不会超过四十天。

  这个时间仅仅只有克伦原先估算的一半。

  第二件事是商会的状况。

  这一趟赫巴西之行,蝴蝶花号在人前失踪了近二十天,生死不知。

  作为商会的绝对控股者,洛林深知自己的失踪会生出怎样的波动。

  人心会离散。

  德雷克商会的历史毕竟太短,底蕴不足。眼下贸易许可、航线和商会的大部分运力都控制在欧西北分会的三位高层手里,而拉莫斯、埃迪和卡门又恰恰是商会三个合伙家族的代言人……

  一旦他的合伙人生出贪欲,乘乱举事,他的商会很可能会被瓜分或是分裂。

  任何一种状况对商会的打击都是巨大的,一旦出现,就算洛林能源源不断地变出钱来,想要恢复旧日光景,至少也需要半年时间。

  回南安普顿安定人心,这件事情迫在眉睫。

  除此之外还有金器的处置和坎塔布连破交战的后续应对,虽说同样是关乎生死和利益的大事,可在商会前途未卜之前,考虑它们无论如何都有些不合时宜。

  蝴蝶花和金刚鹦鹉的目的地该放在哪儿?

  普利茅茨?还是南安普顿?

  洛林最终决定接受克伦的建议,船队趋往普利茅斯赛尔港的比雷亚船坞。

  克伦和亚查林会留在那里料理后事,他、皮尔斯、海娜和诺雅则从陆路赶往南安普顿,兵分两路,最大化节约时间成本。

  日上午,蝴蝶花号驶入赛尔港。

  洛林换上燕尾服,一手拄伞,一手提着皮箱站在租来的马车前,身后是同样礼服盛装的海娜三人,与留守的克伦和亚查林告别。

  “如果一切顺利,海娜会在第一时间把消息和后续的安排传给你们。如果有什么不顺遂……”洛林皱着眉摇了摇头,“那是我的事,你们只管把船修好,普利茅茨的事由克伦做主,不用担心钱,我会搞定。”

  克伦和亚查林郑重点头。

  双方告别,洛林四人依次上车。

  候在一旁的马车夫想接过洛林手里的皮箱。洛林轻轻提起箱子,不失礼仪地避让开,向着马车夫点头致意:“里面是先人遗物,亲力亲为是后辈的本分,谢谢。”

  “先生客气了……”

  马车缓缓启动,亚查林眼看着车影消失在码头的拐角,无不担忧问:“克伦,你说船长会顺利么?”

  “这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事。”克伦疏离地瞥了亚查林一眼,“去附近租两间好房间,在船长回来之前,金器随我。”

  “嗯?”

  ……

  一夜疾驰,马车终于停在了赫博特沃克大街,属于德雷克总商会的红砖小楼前,洛林在贞娜小姐的迎接下步入门厅,在楼里,意外地看到了正拘谨对坐着喝早茶的拉莫斯和卡门。

  “我的副提督和业务主管居然会安安稳稳地待在总商会喝着早茶,难道最近的业务很萧条?”

  哐当!

  卡门的汤匙失礼地砸在面前的骨瓷盘上。

  “会长……您,终于回来了!”

  借由拉莫斯和卡门的嘴,洛林总算理清了眼下的状况。

  就如他所预料的,这几天商会里人心惶惶,几欲离散。

  一切荣光都要归于远在法兰西拉罗切利港的维仑.德赛。

  他在14天前,也就是10月9号高调回国,随后便在各个场合宣唱,他击沉了蝴蝶花号,全船上下,无一生还。

  对他来说,编造这样一个谎言或许只是为了扬威和尊严,可对失去了会长的德雷克商会而言,谎言却险些酿成灾变。

  首先发难的阿方索子爵。

  他提出总商会两位股东同时身故,又全都没有继承人,总商会应当解散。

  独立的欧西北分会可以由三位股东高管共同掌控,或者分裂成三个半独立的合作商会,独立财权,共享运力和渠道。

  这个提议遭到了当时身在毕尔巴鄂的卡门和拉莫斯的严辞反对,提议最终不了了之。

  也因为这件事,卡门和阿方索子爵大吵了一架,彻底恩断义绝。

  阿方索子爵当天便派遣了新的代言人取代了卡门的位置,卡门硬气地奉还了阿方索子爵当年赠送的山庄别院,当夜,便和拉莫斯一起搭乘猫尾花号,冒险穿过坎塔布连航线,回到了总商会坐镇。

  事态的发展证明他们的决定极富远见。

  阿方索子爵开始游说另两位合伙人。

  皮迪克议员几乎被说动,是拉莫斯言辞恳切的信笺让他收回了已经发出的动议。

  挪威那头也不太平,只是动摇的并非加曼爵士,而是被洛林委以重任的埃迪。

  他专程奔赴总商会,与拉莫斯和卡门闭起门磋商了一夜,想要带着第二舰队自立门户,拉莫斯和他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不欢而散。

  埃迪带着怨气和怒意回到斯塔万格,此后便以担忧洛林,无心从业为名,宣布第二舰队驻停斯塔万格,暂停经营行为。

  这相当于是摆开了架势,想要迫使拉莫斯和卡门重启谈判,接受他的要求。

  那是在六天前。

  埃迪的叛变如釜底抽薪一般将了两位忠诚伙伴的军,他们正为此一筹莫展的时候,洛林回来了。

  洛林回来了,维仑的谎言不攻自破,商会的危机迎刃而解,一切……都回到了正常的轨迹。

  听到这儿,洛林云淡风轻地笑了起来。

  “没想到埃迪.加曼先生这么急不可耐地想要谈判?那就请他过来吧,我正想和他谈谈。”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