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77 赠礼,新海员

0077 赠礼,新海员

  三天之后,埃迪满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思踏进了总商会的大门。

  他原以为等待他的会是一场冷言冷语的批判和一份生硬的解聘通告,可是什么都没有。

  既不热情,也不疏冷,洛林甚至没有单独见他,直接带着皮尔斯和三位高层去了办公室,直接启动了欧西北分会的正式董事会。

  在贞娜小姐忙着准备会议材料的时候,洛林带着他们到休息室喝起茶。

  “回忆起来,惊险万分。”洛林笑着说起与驯鹿号的追逐战,“我们凿穿了四个水密舱,驯鹿号烧毁了关键的艉纵帆,速度相似,一追一逃,从坎塔布连一直追逐到凯尔特海的西缘,走投无路的我们被逼近了一片雾区……”

  幽灵船,暗礁带,赫巴西的风土,还有长船遗迹,海洞探险,一件件惊险刺激的探险被洛林娓娓道来,听得他们惊呼连连,心思难静。

  “幸好,船上的信仰多,满天的神明都愿意眷顾我们。我们不仅活了下来,还找到了我的先祖,殷格.亚纳逊的宝藏,收获了一些小小的纪念品。”

  他拍拍手,诺雅从外面走进来,提着三个小箱子交给洛林。

  洛林打开其中一个,看一眼,走到拉莫斯面前。

  “拉莫斯.皮迪克,我的朋友。这是提拉提亚,罗马禁卫军的黄金剑。在历史上,它只属于元首最敬重的朋友,禁卫军让罗马帝国成为横跨欧亚非的长盛传奇。”

  拉莫斯郑重地接过,从箱子里取出一把镶嵌宝石,半臂长短的宽大金剑。

  这把剑的名字就是提拉提亚。

  公元前1世纪,屋大维把这把剑赐给了他最信任的护卫,并创建了罗马军事史上最凶名赫赫的禁卫军。

  人们时常只记得禁卫军成为独立政治力量之后屡次刺杀皇帝的恶行,却下意识忽略了他们对罗马的贡献。

  正是凭着这支百战百胜,护卫王权的强大军队,罗马才得以在自己最强盛的时候,成为奠定欧洲文明的伟大强国,而这个时期最荣耀的代表,就是屋大维钦赐的金剑,提拉提亚。

  拉莫斯感激地看了眼洛林。

  这把金剑是无价之宝,又远远不止无价之宝这么简单,因为它代表了信任。

  洛林笑着拍拍他的肩,又拿起第二个箱子,打开,递到埃迪面前。

  “埃迪.加曼,我的伙伴。这只金壶上雕琢着屋大维、安东尼与雷必达的聚会,他们的亲密让罗马发展壮大,就像你和我一样。”

  埃迪怔怔看着箱子里小小的金壶。

  这只壶的时代和价值一点也不逊色于拉莫斯获得的金剑,就连意义也毫不逊色。

  屋大维、安东尼与雷必达是后凯撒时期罗马政坛上叱咤风云的铁三角,亲密无间,强大无比。

  他们奠定了屋大维建立元首制的基础,像催化剂一样成为了摧毁共和国的元凶,并由屋大维在共和国的政治废墟上建立起罗马帝国。

  问题是……屋大维之所以能建立起罗马帝国,正是因为他和安东尼、雷必达二人分道扬镳,并最终杀死了他们。

  这段友谊只成就了屋大维一人,另外两人,俱化尘埃。

  埃迪颤抖着把金壶取出来,抱在怀里,呐呐说:“谢谢。”

  洛林像拍打拉莫斯一样拍打他的肩:“我不喜欢屋大维的结局,一点也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

  埃迪缓缓坐下去,也不知不喜欢的究竟是安东尼的结局,还是雷必达的。

  最后一个箱子,洛林提起来,直走到卡门面前才打开来。

  “卡门.泽维尔,我遭遇了意外,您却成了损失最大的那个人。您的忠诚与恩情我无以为报,只希望这套金饰能为您增光添彩。”

  洛林把箱子里华美的项链取出来,亲自戴到卡门雪白修长的脖颈上。

  “很遗憾,我对华丽的首饰认识不足,它也没有告诉我它到底叫什么。我只在上面找到一句话,赠给克里奥佩特拉。”

  克里奥佩特拉,克娄巴特拉七世,托勒密王朝的末代女王,凯撒和安东尼的情人。

  卡门诧异地抚摸着胸前的项链,很想从洛林褐色的眼睛里看清洛林赠礼的意思。

  然而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洛林请她坐下,说:“自由是美妙的东西,您可以认真考虑未来的路,无论有什么结果,请告诉我。”

  “我想上船。”卡门红着脸,轻声说。

  “上船?”

  卡门点点头:“我知道,我对海航一窍不通。但您是一位商人,也是一个贵族,需要有一个擅长的人陪着你远航,为你料理陆地上的交际与人情,这些正好是我的强项。”

  洛林沉吟了片刻:“您考虑清楚了么?”

  “是的,我已经考虑了许多天。”卡门郑重地说,“这片陆地让我厌倦,不仅是爱情,连亲情和友情都如此脆弱。我听了您的海上冒险,终于知道我想要的就是船上像缆绳一般坚韧的羁绊。我不后悔。”

  洛林诚心笑了起来:“我的船上确实需要一个优秀的社交参谋,卡门.泽维尔小姐,您被录取了。”

  ……

  有了这场赠礼作为前站,后面的分会董事会进行得异常顺利。

  为了防止这次的风波再次发生,同时也为了商会以后的发展,洛林彻底改组了分会的结构。

  股权上,卡门退股,主动把自己的股份全部转赠给拉莫斯,使拉莫斯和埃迪的股权比例达到二比一。

  职务上,洛林卸任分会会长和提督的职务,明确由拉莫斯接任,成为欧西北分会的绝对话事人,埃迪为副会长,不再兼管舰队,转而主营贸易许可和各港口交易所的行政事务。

  埃迪知道自己的行为失去了洛林的信任,只有无奈且感激地接受了洛林的任命。

  舰队上,洛林设立总商会直属舰队,自认提督,旗舰蝴蝶花号,属舰猫尾花、幸运草。

  欧西北分会只保留一支贸易舰队和不列颠转运船队。

  贸易舰队旗舰金刚鹦鹉号,提督拉莫斯,属舰为三艘柯克型货船,贝孚利商人号、诺森德骑士号、卡维尔醉鬼号。

  转运船队编制不变,旗舰塞壬号,提督卡洛.梅林,属舰则是同为混帆斯库纳型的人鱼号。

  具有特殊意义的亚提斯美人号物权交还皮尔斯,在商会租来的干船坞封存保养,暂不使用。

  这些基本操作结束之后,洛林提出了几项总商会事务,都是花钱的事务。

  一、筹备六千五百磅用于支付水手的冒险奖金,安排专人把死难者遗物和遗产转交给继承人,这件事事关商会的声望。

  二、全装幸运草号火力配置,筹备资金支付蝴蝶花号和金刚鹦鹉号的修缮需要,这件事事关商会战力和运力。

  三、埃迪负责与阿方索子爵的清权谈判,趁着西班牙地区暂时性的贸易萧条,以合适的价格回购合伙人份额。卡门则负责在西班牙地区遴选新的合伙人,由拉莫斯负责具体谈判。

  正式成为洛林参谋的卡门无不担忧地说:“船长,照着您的要求,总商会要在一个月内筹出将近一万八千镑现金,就算调空储备金,我们的缺口也会超过六千镑,是不是缓一缓?”

  “筹备资金是你的第一个任务,卡门。”洛林向诺雅点点头,诺雅马上提着一个大皮箱走进来,放在会议桌上打开。

  满满一箱古代金器!

  “八件金器,六十枚钱币,总重九百镑。卡门,你负责为它们寻找合适的拍卖行,一要分散,二要适量,我们要在尽量不冲击藏品市场的前提下把这批古代金器抛出去,为商会筹集足够的资金,也为接下来不知持续多长时间的经济萧条做好准备……”

  洛林深吸一口气:“明德尔商会还欠我一张同业公会的邀请函,是时候找些盟友……把场子找回来了。”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