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79 祝酒词
  举着椅子腿的亨利八世创立了学院,十七世纪初的院长托马斯.纳维尔设计了学院。

  步入大门,洛林看到一片绿草茵茵的哥特式广阔庭院,庭院正中有一座喷泉,尖顶的礼堂高耸在正中。

  耶罗向洛林介绍说,三一学院自立院之初就保留了一项有趣的传统,入学新生必须在开学宴会的当天尝试在正午钟楼敲钟时,围绕巨庭跑上一圈。

  巨庭的周长是367米,几乎等同于一座标准体育场,而正午的钟声只持续43秒,每一个完成挑战的新生,都将成为迎新宴会上最受瞩目的明星。

  他突然取出怀表,笑眯眯看着洛林:“小德雷克,今天正好也是你的迎新会。不想试着挑战一下三一学院光荣的传统么?”

  洛林神色怪异地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您打算让我穿着燕尾服去挑战一项运动?”

  耶罗怔了一下,笑容渐渐尴尬:“也是,一群哲人、诗人、科学家和神学家的挑战,对你而言根本算不上挑战。请,你的宴会在莱恩图书馆前的纳维尔庭院,我们得穿过礼堂才行。”

  穿过礼堂,来到庭院,洛林看到院里东西摆着长排的方桌,方桌上全是精美的食物。

  数十个男男女女三五成群散在院中,保持着合适的距离,低声,却又谈笑风声。

  包括洛林在内,近海公会共有27个成员商会,其中13个经营坎塔布连航线。

  这个数目仅占据公会成员的半数,但运力和战力却占据了七成。

  他们是近海公会的主导者,其中又以当今的会长,利物浦的罗伊商会最为强大。

  罗伊商会是一支有近二百年历史的老牌商会,旗下舰船30条,其中有两条是与驯鹿号同级别的卡拉克型驱逐舰。

  卡拉克型是盖伦型的前身,又被称为西班牙大帆船,随着盖伦型帆船的兴盛,这些年早已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罗伊商会的两条驱逐舰都是80岁以上的老龄船,历史证明,她们除了在火力配置与甲板层数上能和盖伦型一较高下,在其他方面全都不值一提。

  冷餐会的本质是社交。

  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宴会开始前的聚谈往往比宴会本身更重要,所聊的话题也更真实,更能代表与会者真正的心态。

  一进庭院,耶罗的侄女就娇笑着从洛林手里接走了卡门,对洛林说:“德雷克先生,我带泽维尔小姐去认识一下公会的贵妇,您不介意吧?”

  洛林知道这是耶罗的意思,轻轻点头:“卡门是自由的未婚女士,明德尔小姐,您不需要询问我的意见。”

  “要的。”弗雷亚挽着卡门皱了皱鼻子,“闺蜜们都说上帝轻吻过我的眼睛,我可以看穿一切。”

  “您看不穿海员,我们身上裹着蜃楼。”洛林向她们比了个请的手势,“希望你们玩得开心。”

  礼貌地目送两女融入贵妇圈子,耶罗带着洛林来到庭院一角,一个小小的绅士圈。

  罗伊商会,斯布伦迪商会,沙克林商会,萨缪尔森商会,四位会长所拥有的商会都是近海公会的佼佼者,与明德尔商会一样,都是理事会的成员,罗伊商会更是公会的会长。

  “先生们。”耶罗向圈子里的诸位打招呼,“向你们介绍一下今天的主角,洛林.德雷克,德雷克商会的会长,塔维斯托克德雷克家族的成员,英格兰年轻的绅士,也是勇敢、强大,值得信赖的优秀提督。”

  洛林颔首向诸位会长致意:“洛林.亚纳逊.德雷克,我只是德雷克家族的弃子,一个辍学的海校学生,当不得明德尔先生如此夸奖。”

  “不要妄自菲薄,年轻人。”如众星捧月般被诸位会长拱在正中的严肃绅士牵了牵嘴角,向洛林伸出手,“约翰.罗伊,我是罗伊商会的会长。”

  借着握手的机会,洛林仔细打量起他的脸。

  五十上下,灰发、绿瞳,眼前的老绅士给人以强健、严谨的感觉,每一根发丝都贴合在脑袋上,罩着假发,礼服上见不到半点褶皱,完美符合英格兰人对于贵族的传统定义。

  从他的语气中,洛林听不出太多的欢迎意味。他对德雷克这样一个新生的小商会不屑一顾,对耶罗最看重的洛林的战斗意志与战斗能力也不看重。

  这种冷落让小小的圈子陷入尴尬。

  耶罗咳嗽了一声:“先生们,你们在聊什么?”

  沙克林商会会长奥迪兰.沙克林含着笑捧场:“我们正在聊一个新消息。”

  “什么消息?”

  “坎塔布连的四支舰队变得更紧密了。两天前,他们在拉罗切利港宣布组成联合舰队,维仑.德赛成了联合舰队的提督,那艘法国驱逐舰成了联合舰队的旗舰。”

  耶罗皱起眉头:“他们居然解决了战利品分配的问题?”

  “看起来,是的。”奥迪兰无奈耸肩,“一支由一艘盖伦型驱逐舰、十八艘布里根廷型护卫舰和十六只混帆斯库纳型武装商船共同组成的强大舰队,我们的意见有些分歧。”

  “分歧?”洛林完全不明白这个消息有什么值得分歧的,“公会的整体战斗力难道还比不过四大商会的第一舰队?”

  “如果把公会中经营坎塔布连航线的会员们全部集合起来,当然比得过。”奥迪兰的声音听起来多少有些无奈,“我们的火力远超过他们,有两艘卡拉克型驱逐舰和三十二艘布里根廷型护卫舰,问题是……”

  “问题是我们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约翰冷笑一声打断,“那些私掠贩子不该组成联合舰队。那支舰队已经破坏了坎塔布连的实力对比,海峡舰队绝不会对坐视不理。在我看来,坎塔布连的封锁就要结束了,一切都将恢复到往昔的样子。”

  洛林奇怪地看了约翰一眼:“您觉得这个节骨眼上,皇家海军会向坎塔布连航线上的私掠贩子宣战?”

  “显而易见,不是么?”约翰抚胸向所有人告了个罪,举着自己的高脚杯和一枚银叉缓步走到庭院正北,面相众人。

  叮……

  交谈结束了,所有人都聚拢起来,无论男女,尽皆排成弧面,站到约翰面前。

  约翰清了清嗓子:“耶罗为我们引荐了一位勇士。”

  “这个月的四号,他在坎塔布连的外海与驯鹿号交战,不仅用一艘布里根廷型护卫舰保护了自己的队友逃生,还保住了自己的性命。让我们热烈欢迎我们的新成员,洛林.亚纳逊.德雷克!”

  掌声响起来。

  掌声当中,洛林踱着步走出人群,接替了约翰的位置,站到人群的面前和中间。

  他的神色不属。

  耶罗在下面提醒:“小德雷克,向大伙介绍一下你自己。”

  “介绍么?”洛林咀嚼着词汇,突然没头没尾地开始了他的入会演讲,“机缘巧合,我的船曾与明德尔先生的舰队合作,击溃了德赛商会的第三舰队,还俘虏了德赛家的顺位继承人亚查林.德赛先生。由此,我得以与维仑.德赛见面。”

  “他是个疯子。在谈判会场设置埋伏,在英格兰国王的皇权属地根西岛上,意图置我于死地。”

  “我能站在这儿,自然证明他失败了。”洛林举起酒杯笑了笑,“后来在约岛以西,我又一次见到维仑,见到驯鹿号,顺便进行了一场战斗。”

  “战斗的时间不算长,我的火炮一共十二次击中驯鹿号,最大的收获是烧毁了她的艉纵帆。她击中我三次,一次在船头,击穿两层甲板,一次在船尾,削掉半个艉舱,还有一炮在吃水线以下,打穿了我两个水密舱,险些对龙骨形成伤害。”

  “他追了我30个小时,一直到凯尔特海西缘才放弃追逐……这,就是维仑。”

  洛林沉默了一会儿:“我自小就是一个不愿意吃亏的人,这一次吃了大亏,肯定得向维仑讨要回来。但是,单打独斗的德雷克商会很难对维仑的第一舰队产生威胁,现在第一舰队成了联合舰队,就更难以制造威胁。”

  “我需要战友。”

  “我需要战友,所以才委托明德尔先生,让我能加入强盛的近海公会。然而我没想到,居然会在三一学院见到一群书呆子,一群天真的中老年人。”

  “皇家海军介入战争?”洛林不屑地笑起来,“我姓德雷克,在场的应该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海军。”

  “现在的局势是,英格兰和法兰西,和荷兰,和西班牙在新大陆打得不可开交,全凭克制,欧洲本土才勉强维持住现有的,表面上的和平。”

  “没有人敢于置国家利益不顾,妄开战局,更没有人会为了我们这群小小的近海商人,把英国的本土拖入战争的深渊。”

  “英格兰需要坎塔布连航线么?”洛林嫌恶地看着面前的先生们和女士们,“其实……不需要!”

  “广阔的大西洋,风高浪急的凯尔特海才是亚洲、非洲和新大陆商品流入不列颠岛的核心航线。英格兰根本不需要坎塔布连,需要它的只是我们!”

  “不要再对皇家海军抱有幻想了,在英格兰眼中,我们不值一提!”

  洛林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先生们,女士们,我是洛林.德雷克,现在请允许我祝酒。”

  “第一杯,让我们敬那些终将为敌人所得,亦或是长眠于海底的……我们的财富们!”

  “干杯。”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