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80 盟友和破交舰队

0080 盟友和破交舰队

  “年轻气盛……”

  静静的剑河边上,耶罗一脸复杂地看着洛林。

  洛林脸上云淡风轻,手指着剑河上的点点帆影,轻声念诵。

  “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您让我知道剑桥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会记载一切发生过的事。今天我让宴会不欢而散,可当预言成真的那一天,他们会记起今天,会恨我,也会依赖我。”

  “问题是,那一天要多久?”

  “要不了多久。”洛林掸了掸衣襟,支起手肘挽住卡门,“感谢您的引荐,明德尔先生,我该回普利茅茨了。即便是所有人都决定坐以待毙,我也要反抗,到坎塔布连,去寻找胜利的契机。”

  “小小的德雷克商会准备独立对抗联合舰队?”

  小径中响起一声嘹亮的畅笑,奥迪兰.沙克林孤身从林子里走出来。

  他对身材的管理很失败,看起来肥胖、油腻,走路的时候还有些微跛,必须以长伞支撑,才能够走得稳当。

  洛林原本就对他感兴趣。

  在祝酒前短暂的小范围交流时,他的立场似乎是主战的,和耶罗一样,有成为洛林盟友的潜力。

  所以洛林停下了脚步,笑盈盈看着奥迪兰拄着伞柄晃荡近前。

  “你要去作战,德雷克先生?”

  “是。”洛林随意地点了下头,“来之前,我调整了商会的结构,腾出三艘布里根廷组成临时船队。我会亲自带着他们去撩拨联合舰队的虎须,把他们的猎场,变成我的猎场。”

  “以快打强!”奥迪兰欣赏地盯着洛林,展露出笑,把目光转向耶罗,“耶罗,老朋友,这么有趣的年轻人为什么不早点介绍给我认识?”

  “前些天他死了。”耶罗耸耸肩,“我不觉得你会对一个死掉的年轻人感兴趣。”

  “那倒是。”奥迪兰接受了耶罗的解释,又把头扭回来,“你准备把破交战升级成商人间真正的战争,坎塔布连的贸易怎么办?”

  “暂停贸易,或者只保留北海贸易。现在的坎塔布连早就失去了经商的环境,任何一次损失,都足以让商会血本无归。”

  “暂停西班牙线会让商会损失巨大,年轻人,你有把握速战速决?”

  “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不是么?”

  短暂的沉默。

  奥迪兰和耶罗当着洛林的面用眼神交流,不一会儿,他问洛林:“你觉得几艘布里根廷,足够支撑你打一场大仗?”

  德雷克商会,明德尔商会和沙克林商会在南安普顿签订了同盟协定。

  协议宣布,三商会同盟暂停全部经由坎塔布连航线的贸易行为,在战争期间,成立破交舰队。

  舰队全部由高速的布里根廷型护卫舰组成,数目七艘,具体是德雷克商会的蝴蝶花号、猫尾花号、幸运草号,明德尔商会的金枪鱼号和鳕鱼号,以及沙克林商会的飓风号和骤雨号。

  蝴蝶花号成为破交舰队的旗舰,洛林任提督,两位副提督分别是明德尔商会的雷文和沙克林商会的年轻提督雅辛。

  三商会共同承诺,每艘布里根廷型作价五千镑,沉船的损失和水手的抚恤由三方共同承担,利润折合成金镑,同样由三家平分共享。

  还有许多细碎的条款,包括养护、修缮、损耗、人员开支和其他零七八碎的涉利领域,则由卡门和两家商会的全权代理人在临时用作破交舰队总部的德雷克总商会小楼随时磋商,补充完善。

  11月3日,随着洛林一声令下,舰队船只从普利茅茨的赛尔港扬帆起航。

  洛林在他的航海日记中写道。

  【三国商会签订同盟协议是坎塔布连破交战的第一阶段】

  【维仑.德赛和驯鹿号入驻拉罗切利港则是第二阶段】

  【在这两个阶段当中,我们一直处在被动挨打的状态。面对优势的敌人,英格兰的商人全无反抗之力,只能任人鱼肉,痛苦哀嚎】

  【联合舰队的组建预示着破交战进入更残酷的第三阶段,幸好,我终于拥有了可以信赖的盟友】

  【耶罗和明德尔商会的加入在意料之中,奥迪兰.沙克林则是意外之喜】

  【若是有机会,我得感谢一下雷肖纳.纳尔逊先生,这位注定的传奇居然是奥迪兰的侄子】

  【他对事态的预估和我一样悲观,而奥迪兰信任他的判断】

  【真是段奇妙的缘分……】

  【我将带领破交舰队进入战场。维仑.德赛,期待我们下一次的会面】

  ……

  只要能够保持成功,抢劫就是世界上获利最丰厚的一门生意。

  坎塔布连海域的破交战进入第三阶段,法、西、荷盟约松散的联合舰队成为航线上绝对的霸主。

  航线上的情势因此产生了进一步的转变。

  一方面,柔弱却不愿放弃西班牙利润的英国商人基本放弃了报复式的反击,组建起规模庞大的货运船队,只要不被联合舰队的主力堵截,就能维持住商路的通畅。

  而这种应对的副作用在于,一旦庞大或昂贵的船队落入到预设的陷阱,商会付出的代价也会高昂到难以承受的地步。

  近一个月的时间,近海公会已经有四家商会宣布破产,其中达特茅茨的查仑商会甚至还是公会的理事,这等残酷的现状对公会成员的冲击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法、西、荷的小商会则借着这次破交战的机会统治了西班牙的外贸市场。

  航线变得比往日更加繁忙,失去慷慨的英格兰人,并没有让西班牙的外贸遭受太多的冲击。

  也正是得益于三国零散商贸的大肆扩张,洛林的破交舰队收获颇丰。

  二十多天的巡航,他们发动了两场海盗劫掠,共俘虏混帆斯库纳型商船三只,柯克型七只,击沉斯库纳和柯克各一只,劫掠商品总价6400镑。

  虽说停止了对西班牙的贸易,可三个商会在坎塔布连的利润却呈现出一种诡异的上扬姿态。

  按照协议,他们平分了所有收获。

  洛林喜提混帆斯库纳型一只,命名娜迦号,编入不列颠转运船队。柯克型两只,命名凯尔特勇士号、爱尔兰诗人号,编入分会货运舰队。

  明德尔商会用300镑的价钱买下了多出来的那只柯克型,这让洛林又分到了价值2200镑的财货。

  破交舰队还和联合舰队战了两场,因为都不是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双方并没有打出太明显的火花。

  互有胜负,皆无大损,最大的损失是幸运草号在一场战都当中被打断了主桅,只得送回南安普顿船坞修缮,暂时脱离了破交舰队的序列。

  耶罗和奥迪兰一刻也没有放松对自家获益的宣传,尤其是查仑商会破产后,三商会同盟的风生水起和其他近海商会的惨重损失越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海军的表现终于让商人们失望了。

  他们开始自发地像三商会同盟那样成立破交舰队,只是效果并不好。

  并不是每个提督都能像洛林那样接受过海军的倾力教育,熟悉并擅长舰队规模的海战;更不是每个人都能如耶罗和奥迪兰一般,愿意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托付到外人手里,还要共同承担风险。

  一次残败之后,同属于公会理事的汉莎商会宣布破产,兴盛了不到两周时间,那些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破交舰队又纷纷宣布解散,成了一场不折不扣的笑话。

  有脑子活络的商会提出要加入三商会同盟,可是三家商会皆不愿与新人分享原来的盟约,新来者也不愿放弃对自家舰船的主导。卡门接待了三家商会,最终的结果都是无疾而终。

  洛林知道,成立更广阔同盟的火候还未成熟……

  破交舰队像一条狡猾的鲨鱼般巡游在坎塔布连和大西洋的连接线上,磨砺着爪牙,随时准备挂上海盗旗,开启第三次劫掠。

  谁知……日,雷岛外海域。

  “三点钟方向!距离十六公里,大战!”瞭望台上的海娜惊声高喊,“洛林,联合舰队主力包围了罗伊商会的船队,驯鹿号压制卡拉克型马木留克号,罗伊商会危急!”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