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81 狭路相逢
  “第一个问题,罗伊商会是否需要救援。”

  蝴蝶花号的甲板上,破交舰队三位提督聚在一起,洛林还让亚查林和皮尔斯参会,亚查林有足够的能力参与决策,皮尔斯的身份则是学习和旁听。

  雅辛.沙克林捂着嘴,皱眉看着面前的战场示意图,坚定地说:“罗伊商会的船几乎被联合舰队围起来了,数量、火力和战力都不占优,我觉得需要救援。”

  他是个强壮的年轻人,有沙克林家一脉相承的金发褐瞳,声音响亮,膀大腰圆,曾在海峡舰队服役,在五级舰HMS礁石号做过三副水兵长。

  可他的履历虽然优秀,还是奥迪兰的亲侄子,论血缘亲疏比纳尔逊亲近得多,在被调入破交舰队之前,他却从未在沙克林商会当中有过独当一面的经历。

  洛林通过这些天的相处看出了原因。

  雅辛很好,只是性格略有些呆板,在拥有强大执行力的同时,缺乏思考和应变的能力,为副足矣,为主则远远不足,无法让人心生信赖。

  这个答案就是标准的雅辛式答案,洛林问什么,他就想什么,绝不逾越,也没有亮点。

  洛林点点头:“第二个问题,罗伊商会是否有我们冒险救援的价值?”

  亚查林不屑一笑:“虽然只是一群愚蠢的英国佬,但他们的卡拉克型古董船是对抗驯鹿号的唯一手段,船长,要是失去了它们,你对维仑束手无策。”

  他的话引起了在场所有英格兰绅士的不满。

  洛林冷冷瞪了他一眼:“你刚才在辱骂你的船长,亚查林,这一周的甲板都交给你来清洁,以儆效尤。”

  亚查林眨巴一下眼睛:“船长,您知道我在特指罗伊商会那群蠢货,是吧?”

  “是的,但是我喜欢。”洛林耸肩,重重戳了戳面前的战场示意图,“第三个问题,我们是否有能力救援罗伊商会?”

  这个问题让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九磅炮威胁不了驯鹿号,既然如此,他们凭什么去救?

  雷文甩了甩胳膊:“战场很大,先生们。我们大可以从上风口切入,为罗伊商会突围创造机会,同时又不让自己掉进战团当中。我们应该明确一件事情,我们是本着道义和正义去救援罗伊商会,而不是准备代替他们去死。”

  “这是中肯的建议,雷文。”洛林终于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东西,哈哈一笑,“风向!”

  “风向西北西,四节!”

  “舰队组成战斗队形,挂商会旗,切风绕行战场东南。让我们去上风口踢维仑的屁股,出发。”

  “是,提督!”

  ……

  布里根廷型的适风和灵活让洛林的命令得到了充分的实践。

  破交舰队组成三角锋矢,以蝴蝶花和猫尾花居中,沙克林和明德尔商会护卫两翼,斜切入风,以三节半的高速绕行向战场上风口。

  双方距离十八公里,大约只需航行两个半小时,他们就能够抵达战场。

  两个半小时,对一场规模庞大的海战来说,并不足以决出胜负,当然,罗伊商会的损失是免不了的。

  洛林无意像个救世主一样,去挽救整个罗伊商会的船队,他想救的只是罗伊的战舰,更确切一些,只有那艘卡拉克型的古董驱逐舰马木留克号。

  舰队高速转进,以曲折的轨迹划出弧线,在平稳行驶了一个半钟头后,设定航线猛然生出了异样。

  瞭望手把关注点过多地放在远方的主战场,一时竟忽视了自己的前方,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和另一只大船队撞了个正着。

  海娜在桅顶上高喊:“距离两公里,正前方发现敌踪!布里根廷型五艘,混帆斯库纳型六艘,相向抵近!”

  “敌船确认,是荷兰的约德尔商会!”

  洛林大惊翻上前桅。

  通过单筒望镜,他很快找到了海娜示警的敌踪,十几艘修长的舰船排作散列,鼓帆疾驰。

  他们的桅杆上竖着海盗旗,雪白的骷髅下,有两枝娇艳的郁金香共作X型,一橙一红。

  郁金香海盗旗是荷兰约德尔商会的旗帜,作为联合舰队的成员,他们的第一舰队实力中游,在法国的卡尔玛商会之上,次于西班牙的埃雷拉商会和德赛商会。

  洛林眯着眼睛打量这支疾进中的船队。

  从对方的阵型来看,这只是一次偶遇。洛林的目的是绕道上风口驰援罗伊商会,而他们的目的大概是趋往下风口,在这场狩猎中获取利益。

  他们显然也发现了破交舰队,甲板上水手慌乱,海员们呼号奔走。

  前船减速,后船偏转,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准备在接触之前组成战列,充分利用自己身处在上风口的优势。

  但他们的提督明显高估了自己的指挥水平,在高速状态下发布调整的命令。

  他麾下的船队并没有如他所想般各就各位,反而变得比之前更加散乱。

  下风对上风,船只的数量居于劣势,火力上也没有优势……

  海娜踩着支帆索从主桅一路跑到洛林身边,皱着眉问:“怎么处置?”

  “距离太近了。”洛林摇起头,“差不多十二节的相对速度,不需要十分钟,我们就会撞在一起。”

  “避不开?”

  “避不开,而且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看样子也不打算让我们走。”洛林冷笑一声,扫了眼紧随在蝴蝶花号身后的雄壮战舰们,轻声说,“战便战吧,只是可惜了罗伊商会。”

  他飞身跃下瞭望台,快速发布出一系列调整命令。

  “B战法,穿插迎敌,双船包夹!”

  他的命令被变换的旗语飞快传递到身后的僚舰,船长们大喊着差使起水手,甲板之上忙乱一片。

  洛林抬脚踩在蝴蝶花号的舰艏护栏,锵一声抽刀向前:“我们没有准备,他们也没有准备,这是一场遭遇战。”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样的战争,唯有勇气,可以成为决定胜负的法宝!”

  “先生们,鼓起勇气,破交舰队,迎敌!”

  随着洛林一声令下,六条战舰齐齐响起了悠长的高喊。

  “迎!敌!”

  “司炮就位!船工就位!操帆就位!甲板就位!”

  “打开炮门,上膛!”

  “授命B战法,穿插,包夹!”

  “英格兰!前进!”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