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95 飞蛾扑火
  “距离六公里,敌方迎击!数量,布里根廷七艘,速度四节,预计15分钟后遭遇!”

  海娜的声音迎着海风飘荡下来。

  洛林站在蝴蝶花号的船艏,手扶着狰狞的独角鲸,眯着眼享受着风和海水的咸腥。

  战斗愈近,他已经感受到血液在沸腾。

  木马舰队重新变回了破交舰队,七艘布里根廷排成齐整的A字阵型,以金枪鱼和飓风领航,两翼展开鳕鱼、骤雨、猫尾花和幸运草号,把蝴蝶花号包裹在阵型的中心。

  他们都是洛林熟悉的战友,是他能够放心交付后背的伙伴。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德赛商会的总旗舰,五级盖伦型驱逐舰,近海商圈中的海上巨兽,驯鹿号。

  洛林深知,再精妙的炮术也无法让布里根廷装配的九磅炮轰碎驯鹿号厚重的船壳,而红发苏丹号上的火力虽强,其笨拙老旧的船身又无法构成对驯鹿号真正的威胁。

  胜利只能用鲜血来换。

  他为维仑准备了一份厚礼,蝴蝶花号舍弃了全部火炮,整整两百个水手猬集在小小的船舱当中,磨刀霍霍,高呼待战。

  所以洛林才需要红发苏丹号纠缠住驯鹿号的火力和注意力。

  他准备强行接舷,强行登舰,拼着蝴蝶花号被击伤击沉,也要把这场不公平的决斗强行拉拽到公平的领域。

  而他勇猛善战的战友们会为他打开通途……

  想到这儿,洛林锵一声抽出了长刀。

  “命令,雷文.肖格纳,雅辛.沙克林提督各领左右,鼓帆迎敌。蝴蝶花号,前进!”

  随着命令,外围战舰齐齐张帆,八节的列阵速度进一步提升,修长的战舰破开海浪,散开阵列,勇猛地扑向当面之敌。

  雅辛和他的飓风号冲得最快,不过两公里的航程,他拉开其他舰船五六个船身,一头扎进法兰西的船队中间,高声命令:“开火!”

  轰轰轰轰!

  飓风号的两舷同时开火,烧红的弹丸漫洒出去,在海面上炸开一朵朵巨大的水花。

  法兰西人当即还击。

  猛烈的炮击轰向飓风号,第一炮就砸中了飓风号的船艉,把艉楼的露台轰得稀烂。

  船身巨震,但雅辛怡然不动,冷声命令舵手转舵,向着左侧倾斜推进。

  他的战友紧随着他冲入战场,六艘战舰拉出礼花般扩散的水线,朝着两侧压制,逼迫着法兰西人向更外围的水域规避。

  炮火连天,震动四野!

  战场中心空出了一条笔直的航线,洛林眯着眼睛盯着它,高声下令:“满帆,突进!”

  蝴蝶花号鼓满了横帆!

  顺风,满帆,因为提前拆除了沉重的火炮,轻装的蝴蝶花号高高昂起舰艏,整体速度陡然蹿升,像箭一样穿过混乱的前沿战场,直扑向炮火连天的主战线。

  五公里,四公里……洛林终于看到了驯鹿号高耸的桅尖,金剑花的海盗旗迎着风猎猎作响,瞭望手冲着甲板高声呼喊着什么,大概是在告诉维仑,有一艘不知死活的布里根廷突破了阻击,正向着驯鹿号单舰突进。

  洛林深深吸气:“备战!”

  备战!

  相距三公里,水手们蜂拥出炮舱,手持弯刀、钩索、利斧、刺剑聚集到甲板。

  亚查林在甲板上高声呼喊,总数四十人的火枪队在甲板的中心列队集结。

  皮尔斯接过他专用的海事通勤步枪,挎在肩上,向着前桅顶端专门改造的铁皮瞭望台攀登向上。

  海娜、诺雅和王也纷纷站到洛林身后,克伦全面接管了蝴蝶花号的指挥,白耳朵懂事地喵呜一声,钻进底舱。

  海娜交给洛林一对特别的皮护臂,厚重的护臂青灰色,内层贴合洛林的小臂,外层厚重,延伸开护住手肘和手背。

  洛林愕然地看着这套奇怪的护具:“这是?”

  “赫巴西岛的科莫多巨蜥,皮尔斯请普利茅茨的优秀制革匠缝制的,很好用。”海娜扬了扬自己的手。

  她也有一对护腕,与洛林的护臂不同,看起来简约精致,长短仅仅保护住小臂的下端,还有突出的,可以活动的叶延伸到手背,是标准的量身定制。

  洛林把这对造型蛮野的护臂绑到手上,扎进皮索,好奇问:“船上每个人都有?”

  “材料不够,其中一张皮给皮尔斯缝制了一整件罩衣,可以防弹。另一张皮给我做了一对护腕,给你和克伦各做了一对护臂。后来克伦发现王也的格斗术不错,就把自己的护臂让给了他。”

  这种选择显然很理智,王也会道家的功夫,虽然洛林看不出正宗与否,但实战表现确实优异。

  相比而言,克伦其实不擅战斗,就像这一战,洛林对他的安排是指挥水手接舷,并不指望他自己能收获多少战果。

  亚查林的情况也差不多。

  擅长射击和把妹的司炮手不会把自己放进肉搏的环境里,万一一不小心陷进去,他的战斗力也不值得期待。

  只是诺雅……

  洛林砸了咂嘴:“诺雅呢?”

  “她的技艺对重心要求太高,按照她自己的说法,不能在手上附加任何重物。”

  “那真是太遗憾了……”

  片刻功夫,船上的战斗员做好了准备,洛林抬腿坐进弩炮发射台,双手握住独角鲸冰凉光滑的握柄,瞄向目标。

  双方的距离只剩下最后两公里……

  蝴蝶花号在风力的推动下早已经达到顶峰航速,以超过十二节的速度踏浪穿海,也就是说,只需要大约5分钟,这个距离就会变成零。

  红发苏丹号在炮火当中努力做着规避的动作,慢慢地……慢慢地……冒着青烟,绕到了驯鹿号的背面。

  驯鹿号的侧舷跟着偏转。

  洛林面色大变!

  因为隆萨愚蠢的指挥,红发苏丹并没有从驯鹿号的左舷射界脱离出来,反而把急速冲锋的蝴蝶花号送到了驯鹿号的右舷!

  盖伦型驱逐舰每舷有十六门重炮,主甲板六门十二磅,炮甲板十门十八磅,黑洞洞的炮口伸出炮门,当着洛林的面调整射角,把毫无反击之力的蝴蝶花号锁定到射界当中。

  洛林目瞪口呆地望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脸色一下涨得通红。

  “隆萨,干得好!”他猛站起来,咬牙切齿地高喝,“正前受弹!所有人固定身体,左满舵,规避!”

  轰轰轰轰!

  散花般的炮弹向着蝴蝶花号轰击过来,凭着洛林提前的示警,蝴蝶花号以大角度的倾斜避开了炮击。

  可是甲板上的水手太多了,突如其来的变向让整个甲板人仰马翻,至少有十多人惨叫着落水,像下饺子一样跌进海里。

  鼓满的帆也软了下来。

  急速的切风让蝴蝶花号失去了赖以为生的速度,现在的航速有多少?根本就没人知道!

  惊怒交加之间,洛林突然听到水手大喊:“天哪!是金枪鱼,肖格纳提督来了!”

  雷文来了!

  就像洛林刚才做的,他把金枪鱼号完全放进了风带,整艘战舰鼓满风帆,趁着蝴蝶花号规避失速,电射一般从洛林身边冲了过去。

  在擦舷而过的瞬间,洛林看到雷文面色苍白地站在舷栏,颤抖着,亲手向洛林挥动旗语。

  【抱歉弄坏了您的玩具。前进,北方海的私掠主。前进,英格兰】

  “炮口转移!”瞭望台上的皮尔斯惊惶大喊,“金枪鱼号正面受弹!上帝啊,他们放弃了规避!”

  轰轰轰轰!

  又一轮炮弹泼洒出来,有枚散弹扫荡金枪鱼号的甲板,洛林看到雷文像破麻袋一样倒飞出去。

  但是金枪鱼号的速度没有片刻减缓,它像箭,像矢,像飞扑往灯火的蛾子,高昂起自己尖锐的船头,撕开面前的层层水雾,向着驯鹿号的右舷笔直撞了上去!

  轰!

  洛林尝到了唇角的咸腥。

  他面色阴冷地坐回到独角鲸的发射台,满嘴的鲜血,轻声下令:“我们已经付出了代价,尼奥尔德……蝴蝶花号,接舷,突进。”

  “切风!突进!”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