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18 登船申请
  “火枪队,杀!”

  随着洛林的命令,艉楼的舱门被齐齐打开,四十个铅弹上膛,刺刀上枪的火枪手从八道舱门里依序走出来,沿着护栏排成一排,整齐划一地端枪,瞄准。

  海盗们没有任何反应。

  既不攻,也不退,脸上的表情呆滞而混乱。

  简而言之,他们有点断片……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

  他们正要抢劫一艘刚完成了跨大洋远航的商会驱逐舰。

  这种船的优点一般是火力强大,缺点则是水手的数量捉襟见肘。

  为了在跨洋时携带更多的给养和货物,商会往往会大幅度地消减船员,只充分地保证航行所需,至于防卫这一块……商人们总是容易把火炮的口径和船的战斗力混为一谈。

  退一万步讲,这是艘谨慎的船,或者船长在布里奇顿休整时临时把船上的水手数补到了最大,以防在加勒比航行时被海盗偷袭。

  他能找到的水手也不过就是一群破落户,流浪汉,布里奇顿没有更高级的水手,在加勒比这片地方,勇敢的、技艺精湛的水手供不应求,早就被各大商会和海盗团收入囊中,视作中坚了。

  这艘船是怎么回事?

  还有他们手上那些簇新统一的海事步枪又是怎么回事?

  仁慈的主啊!

  难道说,英国的海军已经学会钓鱼执法了么?

  三副瞪着大大的眼睛,惊恐地看着艉楼上密密麻麻的排枪,有一个提着大砍刀的黑发男人和一个英姿飒爽的红发女人从舱里走出来,一左一右,站到排枪队的两边。

  那个女人……红发的,卡特琳娜?

  “小子,你果然藏了……”

  砰!

  瞭望台上骤然一声枪响,铅弹在摇晃的海船上精准集中三副的眉心,把他整个轰飞出去,当场就没了性命。

  那枪声如同号令,王也和卡特琳娜齐声下令:“开火!”

  砰砰砰砰!

  排枪激发,硝烟弥散,登上甲板的海盗们像割麦子似连片的栽倒,伤的、死的,因为恐惧从船舷边失足落水,或是被恐惧的队友挤下缝隙,被忽近忽远的大船挤压在海面的……

  海盗乱了起来。

  洛林不屑地摇起了头:“同行们的任务完成了,现在是我们的回合。先生们,接舷!”

  水手们高举起手里的凶器,鼓足力气嘶声高喊:“杀!”

  他们扑向了敌人,从洛林的身后,从艉楼的餐厅,也从甲板正中的炮舱。

  他们在克伦和亚查林的带领下杀向登船的海盗,王也指挥着火枪队调转枪头,瞄向了近在咫尺的毒蛇号甲板。

  诺雅和海娜聚到了洛林身后,洛林提着刀扭了扭胳膊,骤然启动,直冲向前。

  乱战中有一个海盗向他举起火枪,寒芒闪过,就被飞射过来的红绒飞刀刺穿了心脏。

  有两个海盗逼开对手想拦截他,还没跑到位,左边那个就被皮尔斯一枪击毙,右边那个则被诺雅的银塔罗切断了喉咙。

  洛林毫无停顿地直冲向毒蛇号,抬脚踩在十二磅炮的炮管,蹬踏在主甲板炮门的护栏,高高跃起,重重地踏毒蛇号的甲板上!

  嘭!

  他单膝跪地,旋即疾冲,聚集在甲板上的海盗激发了短枪,砰砰两声,击中他原本站定的位置。

  但洛林早已不在那里,他狂笑着扑向敌群,凌厉的双刀舒展开挥动,血溅漫天!

  反攻!反攻!

  海娜像猫一样四足着地,从舷边跃起,跃过缝隙,扑倒了一个奔跑中的海盗,一触即分。

  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腿上的短刀已经握在手心,被扑倒的海盗抽搐着,绝望地捂着脖子,那里有一道巨大的口子,浓稠的鲜血溅满甲板,不停地喷涌。

  诺雅踩着海盗们拉起来的钩索第三个登上敌船,踏着舞步,拈着塔罗,从手持弯刀的海盗中间斜穿而过。

  海盗们被她的身姿吸引,下意识扭动脖子,一瞬间,血雾喷洒而出。

  战斗趋向高潮。

  金鹿号上,克伦呐喊着用自己的重锤砸翻了当面对手,亚查林在他身后激发火枪,砰一枪把准备偷袭的敌人一枪击毙。

  两人齐齐舒了口气。

  克伦抬起头,发现金鹿号上只剩下了零星的入侵者,每一个都被数量更多的水手缠住,绝望地挥舞刀剑。

  他蹬脚踏上面前的船板,高喊道:“反扑过去,支援船长!杀!”

  卡特琳娜呆呆地看着几乎一面倒的战场。

  在她的印象里,黑曼巴的海盗勇猛而残忍,他们的团长艾米.菲拉德凶名赫赫。

  身为与她齐名的海盗王候选人,他能被海上兄弟会选中,并授予信物,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体现。

  毒蛇号的水手惯于厮杀,接舷战是他们的看家本领,可是眼前,他们居然正被金鹿号的水手撵着打……

  精锐如斯!

  时隔两百年,德雷克的名字又要飘扬在加勒比海了么?

  她怔怔地向,突然听到王也在喊她。

  “迪波女士,金鹿号上的战斗结束了,您是待在这,还是去毒蛇号上找找刺激?”

  “我……”卡特琳娜咬了咬嘴唇,“我一定会手刃艾米.菲拉德!”

  “那你可得快一点。”王也拧着腰做热身运动,“身为船长的猎物,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脑袋就该跟脖子分家了。”

  ……

  金鹿号的水手们全面反攻毒蛇号,甲板上随处可见几人成群的零星战斗。

  相对于欧西北的商船水手而言,加勒比的海盗们肯定要擅长战斗得多,而且还有不少短柄的火枪配备。

  然而金鹿号上却有半专业、最新锐的火枪队。

  在水手们的掩护下,他们以每分钟两发的射速压得海盗们抬不起头,无法组织起攻防队形,虽然人数占优,可在实际表现上,却每每都处在被围殴的状态。

  胜利的天平越来越倾斜。

  砰一声枪响,洛林一个滑跃躲开铅弹,弹身而起!

  手上的长刀由下至上挥动,银色的匹练剖开当面海盗的肚子,溅起的鲜血淋了他满身。

  “呸。”

  洛林啐了一口,挥手甩干刀锋上的血珠,抬脚踩上艉楼的台阶。

  “船长!”

  王也高喊一声,踩着八卦步闪过一个海盗,回身拧腰,一刀劈在对手肩上。

  那海盗惨叫一声跪倒,卡特琳娜的刺剑便像毒蛇似钻进了他的咽喉,一剑夺命。

  王也把死掉的对手踹翻,活动了一下胳膊,笑嘻嘻对洛林说:“船长,迪波女士想抢夺你的对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竞争,我觉得得先问问你的意见。”

  “艾米.菲拉德?”洛林挡下一记劈砍,右手刀随手捅穿对手的肚子,一扬臂,丢下艉楼,“迪波女士,您甚至不是我的海员,为什么觉得我会把最有价值的猎物交给您?”

  “只要能给我的船员们报仇……”卡特琳娜在尸首上擦干净刺剑,慢慢站起来,“我可以成为您的雇员。”

  “怎么听着好像是我赚了便宜似的。”洛林嘟囔一声,看到海娜和诺雅并肩走过来,就笑着问,“你们呢,同意迪波女士的登船申请么?”

  “这是船长该考虑的事。”

  “对……”

  “还真是指望不上你们。”看着诺雅局促的表情,洛林失声一笑,“迪波女士,您的登船申请我收到了,艾米.菲拉德现在是您的。至于您的申请是否能通过,我需要考虑。”

  “万分感谢您的慷慨,船长先生。”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