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25 下马威
  一夜无话,明媚晨光。

  太阳缓缓升起在海平面上,照亮了加勒比的碧海和银沙,湿热的海风拂动棕榈树的粗枝大叶,哗哗,嘎嘎……

  洛林发现那个叫奥菲的柜台丫头说的真不错,鹈鹕们喜欢401的一步阳台。

  从第一缕天光洒落开始,就有数以十计的鸟儿流连在洛林的卧房外,也不知究竟是在开董事会,还是忙着谈情说爱,总之……好吵。

  鹈鹕的叫声比珍妮和麦卡锡的合唱更难听,散碎、短促、沙哑,还带着某种直击灵魂的奇特韵律。

  它们坚强而勇敢地把洛林从柔软的床上拖下来,打着哈欠洗漱更衣,早早开启了新一天的美好生活。

  早上5点,洛林神清气爽地摇响了柜台的摇铃,叮铃铃的响声持续了十三次,直到穿着睡衣的奥菲小姐梦游一样从柜台后头飘出来,撑起眼皮扫了洛林一眼。

  “船长先生起得真早……”

  “我喜欢鹈鹕,一听到它们欢歌,肚子就会兴奋地饿起来。”

  “绅士不都是9点才喝早茶么?”

  “对啊,所以今天的早餐不要配茶,请为我准备一份起泡的卡布奇诺,和早餐一起送到我书房来。”

  “晚一点不行么?”

  “我们付了钱的,麦卡锡小姐。别忘了,顾客是上帝。”

  上帝在半个小时以后就在自己的书房吃上了纯正而丰盛的英式早餐,虽说料理的处置有些潦草,但是独到的牙买加咖啡还是让洛林齿颊留香,精神振奋。

  他满意地放下咖啡杯,抹了抹嘴,对身旁一脸怨气的奥菲小姐说:“麦卡锡小姐,现在我要工作了。9点我需要喝到早茶,希望你知道锡兰和阿萨姆的拼配秘方,别辱没了你们旅馆的鼎鼎大名。”

  “是的,船长先生。”奥菲小姐愁眉苦脸地收起盘子,“我可以去睡回笼觉了么?船长先生。”

  洛林看了眼座钟:“恐怕不行。皮尔斯习惯七点起床,海娜会晚一点,大概七点半,你现在为他们准备早餐,时间正好。”

  奥菲小姐惊恐地瞪大眼睛:“难道你们都是邪恶的异教徒么!”

  “除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你猜对了。”

  赶走了可怜的奥菲小姐,洛林打开书房的窗户,坐在书桌开始完善加勒比的海图。

  完善海图是一项细致而枯燥的工作,主要流程是对比缴获的海盗海图,计算出那些隐秘港口的经纬度,然后依照海图册的比例再算一遍,添加港口、航线还有沿路的岛、礁和其他风险,容不得一丝一毫马虎。

  洛林很快沉浸其中,不知不觉就过去了3个小时。

  早上8点55分,已经彻底清醒过来的奥菲小姐端着早茶敲响了洛林的房门。

  “船长先生,楼下有位帕克先生说与您有约,我需要带他上来么?”

  “帕克先生?”洛林诧异地确定了一下时间,不由展颜一笑,“没想到,居然连通传的时间都算上了,这算是下马威么……”

  ……

  会客室里茶香宜人,洛林和查克.帕克相对而坐,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调着手里的早茶。

  待到糖和奶都达到了合口的标准,洛林放下茶匙,奇怪地看了站在边上的奥菲小姐一眼:“麦卡锡小姐,你打算听到什么时候?”

  “啊?”奥菲小姐颤了一下,“那什么,客人在旅馆赞助,我就是管家……”

  “可你并不是真正的管家。”洛林指了指门口,“麻烦带上门,另外,把卡门叫过来,就说我需要她参加这场面试。”

  奥菲掩面而走。

  书房的大门合上,查克嫌弃地把奶糖过量的早茶一推,交叉起十指探询问道:“不知卡门……”

  “卡门.泽维尔,我的社交参谋,总商会一应陆地商务的总负责人。”

  查克了然点头。

  洛林轻笑着抿了口茶:“帕克先生比我想象得更在意这次面试。”

  “何以见得?”

  “直觉。”洛林举杯致意,“纳尔逊中校告诉我,您是帕克爵士的侄子,在军中风评上佳?”

  “只是些官僚的事务性工作,没什么可吹嘘的。”

  “我也念过海校,明白您口中的事务性工作有多繁杂。所以,我不理解。”

  查克眼神一闪:“不理解我为什么执着于经商?”

  “不不不。我只是不理解您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即便帕克家没有属于自己的商会,重新建起一间来也不难,不是么?”

  查克沉默下来。

  双方沉默了几分钟,盛装的卡门推门进来,娉娉婷婷来到洛林身边:“船长,听说我们的分会开始筹建了?”

  “已经有了合适的副会长人选,科特伦斯先生会在10点过来。”

  “10点?”卡门诧异地看了查克一眼,“那这位先生?”

  “查克.帕克,新大陆舰队提督彼得.帕克爵士的侄子,伦敦商学院的高材生。”

  “原来是船长的朋友,幸会……”

  一直到这一刻,洛林给查克施加的压力才通过卡门的附和彻底释放出来。

  查克开始局促不安,伸手去捧茶杯,想了想,又放回膝盖:“德雷克先生。”

  “我在听。”

  “彼得叔叔告诉我,您从小就是一位不安分的人。纳尔逊中校说您在欧洲足见了商会,又把它丢给合伙人,孤身来新大陆拓展商路,这是真的么?”

  “从描述来看似乎是不错。”洛林歪着脑袋想了一会,“但我并不是抛弃了成熟的欧西北分会,而是通过合同与制度明确了我与合伙人之间的相处模式。那之后才是妥帖地把每个人安排到他所适合的位置,譬如我,也譬如我的合伙人。”

  “您觉得自己适合开拓,而您的合伙人更适合主持商会的日常事务?”

  “远不止日常,拉莫斯在欧西北分会拥有除董事决策权以外的一切权利,我信任他,总商会的制度也允许我去信任他。”

  查克的眼睛发着光:“德雷克先生,您能理解一个离经叛道,不愿意被家族束缚住人生的年轻人么?”

  洛林忍不住和卡门对视一眼。

  他从卡门眼睛里看到哭笑不得,相信卡门看到的神情也不会相差太多。

  他斟酌了半天,轻声说:“帕克先生,您今年26岁,我冒昧问一句,您成婚了么?”

  “我不愿接受家族安排的婚姻!那个威尔士淑女顶着高高的假发,脸上没有一丝真诚!”查克手舞足蹈,“先生,我有自己的爱人,阿尔维斯小姐像天使一样照进我的生活,我们终将走进婚姻的殿堂!”

  “终将?”

  “嗯……她的父亲是大陆议会的议员,在战争结束之前,我们都认为……”

  洛林终于理解了查克的脑回路,英美的战争让他不得不与爱人分离,他担心战争遥遥无期,更担心即便战争结束,他的家族也不允许他和叛逆的女儿走到一起。

  所以他才急于摆脱家族的束缚,要彻底地摆脱,不再有一丝一毫的依赖。

  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帕克爵士想把他塞进德雷克商会,究竟是抱了什么念头……

  洛林抿着嘴不说话,卡门想了一会儿,插嘴进来:“帕克先生,不知您与帕克爵士……”

  “彼得叔叔是我的教父,也是我与阿尔维斯小姐的介绍人。”查克想了想,又补充说,“这是战争开始以后的事情。”

  洛林畅快地笑了起来。

  英美之间的这场战争,果然比表面上看起来有趣多了……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