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28 初夜权
  加勒比分会的筹建过程称得上一帆风顺。

  1779年3月6日,准备好一切的加勒比分会在皇家港正式挂牌成立。

  洛林应邀参加了剪彩仪式,并主持召开了分会第一次高层会议。

  会议上确定查克.帕克为加勒比分商会会长,占有10%股份,同时就任分会董事局首席执行官。

  阿瑟.伦纳德占有5%股份,就任副会长和次席执行官,理查德.科特伦斯为转运船队提督,提尔比.奥尔默特任副提督。

  巴巴多斯将在15天内建立起分会第一个交易所,驻派代表为斯特.里德,驻派地布里奇顿。

  除此之外,查克还把金士顿小有名气的商人皮斯洛特从一家葡萄牙商会高薪挖角过来。他将被派驻到南安普顿,成为加勒比分会驻欧西北分会业务代表和欧西北分会的董事局第三执行官。

  同理,拉莫斯在收到信后也会挑选合适的人物进入加勒比分会的核心管理层。

  这种互派是洲际贸易商会比较常见的管理模式,不仅有利于两个分会在贸易协作中的沟通,还能有效降低分会的独立性,相互牵制,相互监督。

  可有趣的是,这个建议并不是洛林提出来的,而是查克主动提出来的。

  在会议之后的酒会上,洛林和查克相聚在更衣室。

  洛林意味莫名地举了举杯:“查克,你似乎很担心被我猜忌。”

  “我特别推崇会长的一句话。”

  “哦?”

  “年轻人嘛,有梦想就够了……”

  说到这儿,洛林突然出声,齐声附和:“要钱干什么。”

  说完,两人相视大笑。

  “我真不明白,像你这种经商的天才,帕克家族为什么会放你出来。”

  “因为我不愿意为他们经商。”查克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家族的商会里都是些古板的叔叔和伯伯,他们思想老旧,毫无冒险精神。我唾弃他们。”

  “可是战争结束前,我也不会冒险开辟北美航线。”

  “然而战争就要结束了。我相信您不会理会陛下对北美的制裁,也不会为了所谓贵族圈的风评,阻拦我与阿尔维斯小姐追求爱情,不是么?”

  “你或许应该出生在法国。”洛林笑着举杯,“爱情万岁。”

  “理解万岁。”

  ……

  加勒比分会漫长的启动仪式结束后,洛林回味着和查克的谈话,乘上了连夜返回卢西小镇的马车。

  信任是人与人之间合作的基石,而他和查克恰好缺乏这种基石,在到达金士顿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过彼此的名字。

  但藉由这次谈话,两人之间至少垒起了第一块砖,掘起了第一楸土。

  查克告诉洛林,他打算在商会稳定以后,冒险去一次宾夕法尼亚州。

  那个阿尔维斯小姐就住在那儿,他要把自己脱离家族掌控的消息告诉她,之后无论是私奔还是靠通信维持恋爱关系,总之不会再是现在这副不清不楚的状态。

  洛林挺看好他们的未来。

  这对年轻人的爱情起步就是在战争时期,帕克爵士和阿尔维斯议员显然有超越政治利益的私人友谊。

  既然双方的重要长辈都支持这场恋情,那么他们在战争结束之后走进婚姻殿堂并不是太难以想象的事。

  尤其,查克还摆脱了对家族的经济依赖。

  感性也好,计划通也罢,洛林已经做好了查克随时脱离分会的后备手段,也愿意在他作出离职的决定以前,始终把自己的加勒比分会托付给他,由他天才的经商头脑来开启壮大德雷克商会的远洋贸易规模。

  至于他自己……没有了商会的束缚,他终于能去冒险了。

  3月7日日出,奔驰了一夜的马车在卢西庄园的滨海别墅前停下车,洛林跳下车,随手把自己的雨伞丢给等在门口的侍女。

  “玛卡,把马卸下来,照料好,短时间里我不会再用到它们。”

  “是的,先生。”车夫低声回应。

  玛卡就是十二位印第安雇佣之一,在庄园里管理马场,也兼职洛林的车夫。

  印第安人使用克丘亚语,名字往往充满寓意,比如“玛卡”,翻译过来就是堡垒的战马,一听就像是天生的养马人。而那个等在门口给洛林接伞的侍女则叫芬利尔,名字里有“灯塔”和“希望”的意思。

  短暂十来天的接触,洛林发现这些印第安雇佣一个个都表现得老实本分,也不知究竟是数百年的殖民历史已经给这些幸存的土著烙下了人种和阶级的概念,还是原主人精挑细选,只接受这样的性格。

  总之,托原主人的福,洛林用得很顺手。

  看着玛卡赶着车去了马场,洛林任由芬利尔为他摘掉礼帽,扫落旅尘,突然问:“芬利尔,我听说你和玛卡是恋人?”

  芬利尔的脸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是,先生。”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这……这得听先生的意思。”

  “听我的意思?”

  洛林不明就里地想了半天,等看到芬利尔涨红,还隐约有些伤心的神情,才想起那个该死的初夜权。

  他的心情一下子臭了大半:“我明天要出门,赶在今天,你们找皮尔斯把先前的契约修改一下。”

  “修改……”芬利尔一下子恐惧起来,“先生,如果您不想我们结婚,我们可以不结婚的!您要是赶我们走,我们很快会被奴隶贩子抓起来,我们……”

  “想什么呢,只是把那条初夜权去掉。你们是自由民,不需要这种毫无人性的约束,也应该自由地决定婚姻的时间。”

  小姑娘的瞳孔里真正地亮起了希望的光芒:“先生,您的意思是……”

  “只去掉初夜权,别的条款不变,这点改动应该不会让我变成卢西绅士们的众矢之的,而你们以后也可以把自己洗干净些。一个个脏兮兮的,我看着也别扭。”

  “是!是的,先生!”芬利尔手足无措地捧着洛林的配饰,“我……请原谅我先行告退,我现在就去洗脸!”

  征得了洛林的许可,她蹦蹦跳跳跑去了马场的方向。洛林目送着她离开,正巧看到海娜从屋里走出来,疑惑地望着芬利尔的背影。

  “你跟她说什么了?”

  “修改契约,把那条愚蠢的初夜权去掉。”

  “为什么?”

  “因为选择谁成为我的床伴应该是我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那些精虫上脑的绅士们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个所谓的权利其实首先侵犯的就是他们自己的人权?”

  海娜歪着脑袋想:“你的解读似乎有点奇怪。”

  “谁在乎呢,反正这是我的庄园。”洛林笑着邀请海娜挽住臂,“你和卡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

  “去哪儿了?”

  “去了一趟法兰西角。”

  “法兰西角……圣多明哥?”洛林诧异道,“你们去法国殖民地干嘛?”

  “走私就要开始了,我和卡门都觉得需要给你准备一些小东西。金士顿人多眼杂,不合适。”

  “一些见不得人的小东西,不够繁华的小镇又买不到……”洛林哑然失笑,“这意思,你们不会打算让我变装吧?”

  “对的,就是变装。”

  海娜看着洛林,翠绿的眸子里倒映出人影,没有一丝玩笑。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