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29 双刀爱德华
  镜子里映出一个人影。

  高大,强壮。

  他穿着褐色的皮风衣,罩着宽大的皮兜帽,兜帽下散碎露出金色的头发,年轻的脸上留着短而密的络腮胡子,给这张脸平添了不少沧桑。

  但这种沧桑并不突兀,因为他身上的皮衣不是全新的,七成新,三分旧,用三条簇新的橙红色皮带交叉扎紧,两条挎肩,一条环腰。

  挎肩的皮带斜插着三柄短刀,另一侧的皮带上挂着枪套,枪套里是洛林那把几乎没有用上过的象牙短枪。

  腰上挂着两柄厚背的阿拉伯长弯刀,左右各一,连柄长不足一米,比洛林用惯的芬兰双刀轻了近半,但是拥有完美的重心,熟悉起来并不困难。

  这就是洛林的新形象。

  他歪着脑袋欣赏了半天,摘掉兜帽,露出一头金色的蓬松齐肩发。

  “船长大人,满意自己的新造型么?”卡门在身后嬉笑着问。

  洛林一脸说不出的古怪,在金发上挠了挠,找到一个锁扣,轻轻摘下来,露出底下用网兜罩起来的本尊黑发。

  “这就是女士们假发的秘密么?”

  “现在也是你的秘密了。”

  海娜把洛林掰过来,抿着嘴,用力扯了扯他脸上的络腮胡。

  鱼胶的黏合很牢固,而且根据先前的实验,只要沾些苹果醋就能很轻易揭下来,不损伤皮肤。

  她摸着洛林的脸问:“脸上痒么?”

  “就像糊了点泥巴,倒是不痒,就是累赘。”

  “那就是没有影响。”海娜点点头,看着洛林的眼睛,“卡门,那个眼罩呢?”

  卡门迟疑道:“船长时常要和人搏斗,戴眼罩是不是……”

  “得破坏掉五官的整体感。”海娜伸手挡住洛林的嘴,“看,熟悉洛林的人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还真是……”卡门嘀咕着,转身跑进屋子,不一会儿就拎过来三四个眼罩,有朴素的黑色单眼皮罩,华丽的金色贴花眼罩,红色印着骷髅的潮牌,甚至还有忍者神龟那种样式的双眼罩,“究竟用哪个好呢?”

  “像那些普通的瞎子船长就可以了,洛林现在不需要引人注目。”

  洛林一巴掌拍掉海娜的手,哭笑不得接过最素的那个单眼罩,系住皮绳罩住左眼。

  “这世上哪儿来这么多瞎子船长。海盗船的船长大多兼任领航员,他们罩住左眼不是因为受伤,而是为了保养视力,以便更精确地使用罗盘和六分仪。”

  海娜细心地为洛林罩回金发,左看看,右看看,终于露出满意的神色:“那你为什么不带眼罩?”

  “因为我不挑食。”洛林叹了口气,“真有必要如此么?”

  “船长和船是一个海盗团的标志,如果你被认出来,我们放弃金鹿号就没意义了。”

  “可真到了肉搏的时候,我们的船好认的很,像你、诺雅,还有东方面孔的王也和小小的皮尔斯……”

  “认识我们的人并不多,而且大多不在新大陆,你不一样。”

  看海娜坚持的样子,洛林唯有听之任之。

  卡门把剩下的眼罩随手一丢,支着海娜的肩膀探出脑袋:“船长,需要我为你起名么?”

  “连名字都要换……”洛林重新罩上兜帽,看着镜子,慢慢地抽出双刀,“这算是命运的安排么?”

  “什么?”

  “爱德华.肯维。”洛林心里涌起一股恶趣味,“我叫爱德华.肯维,寒鸦号的船长,也是玫瑰海盗团的新团长。”

  卡门如捣蛋的小恶魔般轻声低语:“你为什么选择成为海盗?因为钱么?”

  “这不是需不需要钱的问题。我想要吃干净的食物,我想要能遮风避雨的房子,我想要过体面一点的生活……”

  “你或许是个天生的骗子……完美。”

  三人正忙着cosplay,皮尔斯突然推门进来:“哥,该吃午……咦?海娜姐,哥呢?还有这位奇怪的先生……”

  “我叫爱德华,小皮尔斯。”洛林回过身,笑着摘掉兜帽,“爱德华.肯维,注定要成为海盗王的男人。”

  小皮尔斯张大了嘴:“爱德华……肯维船长?”

  ……

  准备好这一切,洛林四人在庄园里又安安生生待了三天。

  到第四天入夜,没有和仆从们作任何交代,他们大摇大摆地离开别墅,提着装满变装素材的小皮箱一路来到北面海滨的私人码头。

  这里是整座庄园唯一被洛林明确了管理员的设施,早在十来天前就交给三个忠诚且有些上了年纪的水手来照料,并且把原先的印第安仆役调去了别的岗位。

  水手们住在码头边的一座小屋里,看到洛林到来,当即有人走出小屋,提着风灯去到码头尽头。

  不一会儿,一条修长的,幽灵似的斯卢普渔船就滑进了泊位。

  眼见着船上的风灯有节奏地晃动了几下,码头水手跑到洛林身边:“船长,我们的船来了。”

  洛林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如果有人问起我们去了哪儿……”

  “船长和海员们去了墨西哥湾探险,想要找到玛雅的遗迹与财富。”

  “不必要那么详细。”洛林拍了拍水手的肩膀,“我的行踪不需要跟任何人交代。”

  “是!只有刨根问底的人,我们才会把情报适量地卖给他们。”

  “这就对了。”

  四人上船,乘着加勒比的海风,一路行驶到小开曼岛附近,在一处孤零零的岛礁边上,找到了身披月光的寒鸦号。

  她静静停泊在岛礁边,细长的主桅上飘扬着海盗旗,白色的骷髅下是一长一短两柄刺剑,骷髅的嘴上叼着玫瑰,花瓣凋零。

  操帆手敲开了船舱的门,轻声说:“船长,寒鸦号。”

  “发信号,靠上去。”

  变装完成的洛林从船舱里走出来,身后跟着海娜、卡门和皮尔斯,齐齐抬着头,欣赏着寒鸦号窈窕的剪影。

  斯卢普船缓缓靠近她,洛林看到船艏上亮起风灯那特有的幽暗的光,三短两长,接着两短两长,和斯卢普发出去的信号正好相反。

  这是洛林定下的灯光讯号。

  两船接舷,寒鸦号上放下绳梯,克伦踩着绳梯下船,看着洛林的新装扮,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船长,你这是……”

  “海娜和卡门的好意,不必在意。寒鸦号的状况怎么样?”

  “昨天,迪波女士临时招募了一批自由水手,用的是商业合同。”

  “商业合同?”

  “是的,商业合同,迪波女士认为商业合同有助于维护船长的绝对权威,不像海盗协议,还要赋予水手们选举船长和舵手的权利。”

  “那我们的业务范围是……”

  “走私和抢劫。”克伦摊开手,“我实在看不懂这些开拓民,迪波女士只是允许每个人夹带五公斤私货,他们就嗷嗷叫地报名上船,争先恐后,连生死状都愿意签署。”

  “这里可是加勒比海,我的朋友。”洛林嗤笑了一声,“在他们眼里,海盗与欧西北的黑商无异,只是出人头地的一种手段。”

  海员们随着克伦登上寒鸦号,洛林坠在最后,把斯卢普的船长叫到身边。

  “和伦纳德老爹说,斯卢普船不要急着处理,就当做他的私人渔船用起来。我要找你们的时候,会提前让人去通知老爹。”

  “是,船长。”

  “就在这儿分别吧。加勒比海风浪大,晚上的时候,不要在海上逗留太久。”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