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34 疯狂作妖的新奥尔良保卫战

0134 疯狂作妖的新奥尔良保卫战

  霸气使然?亦或是金钱使然。

  从那位中士的嘴里,洛林很快就把缺失的大部分情报都问了出来。

  新奥尔良的军火走私体系并不是一贯控制得如此严苛,在此前的大部分时候它都运行得很宽松,毕竟美国人需要枪,法国人也需要钱。

  严苛是近期才出现的变化,洛林不巧地遇上了一个特殊的时期,具体来说,就在一个多月前,英国人联合印第安的盟友正式向新奥尔良发起了进攻。

  不伦不类的新奥尔良保卫战开始了。

  兵非兵,将非将,这场战斗打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新奥尔良的奇异风情。

  首先作妖的是西班牙的新奥尔良总督。

  照理说这座港口是西班牙控制墨西哥湾的重要基地,于情于理,他都有义务为自己的祖国阻挡住英国人的进攻。

  可他并不这么看。

  在他看来,这场战争并不是西班牙人的错。

  若不是法兰西人出于政治目的借用了新奥尔良进行疯狂的军火走私,英国人根本就不会把有限的兵力投入到这座被三角洲保卫的,无法获得海军支援的港口,这才是战争的主因。

  作为走私的最主要获利方,法兰西人应当在这场战争中承担更大的责任,西班牙人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不可能再为盟友的钱袋子去付出性命。

  所以他越过西班牙国王,直接向新法兰西的路易斯安那当局提出了照会。

  照会的内容大致是:如果法国人不能在城外阻挡住英国人对新奥尔良的进攻,他保留投降的权利,而且会尽自己所能,把这座美丽且重要的中转港尽可能完整地移交到英国人手里,以保护西班牙籍开拓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翻译成人话,这个照会的意思就是【我撂挑子了,你们看着办】。

  那位可怜的路易斯安那总督就是阿尔维斯伯爵,在这件事情上,西班牙总督根本没有给他选择的权利。

  新奥尔良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方面,她是西班牙控制墨西哥湾的重要港口之一,是西班牙在加勒比海沿岸最重要的财税之地。

  查尔维尔式的走私是官方走私,在美国港口虽然享有免税的权利,但在新奥尔良却一直被当做常规交易看待,是要缴税的。

  而另一方面,她又是密西西比河唯一的入海口。

  法国人占据着富饶的北美中部,从墨西哥湾到五大湖,新法兰西几乎囊括了密西西比河流域。

  水深床阔的密西西比河是内河航运的天赐之地,所以新法兰西把自己重要的城市几乎全部建在大河两岸,这里面就包括路易斯安那的总督府巴吞鲁日。

  如果英国人“尽可能完整地”占据了新奥尔良,新大陆舰队的五级和六级舰就能源源不断地从三角洲开进宽阔的密西西比河,然后溯流而上,一直开进五大湖。

  密西西比河上没有能够与这支强大力量对抗的舰队,五大湖的法国人和美国人也没有足以对抗英国人的舰队,这意味着一旦新奥尔良丢失,英国人随时可以把整个法国殖民地打到对穿。

  最坏的结果,法国人会被彻底赶出新大陆,至此沦为欧洲的笑柄。而失去了法国的支持,稚嫩的美国独立革命也会在三面夹击下被快速扑灭,想要再有一次波士顿倾茶事件,无异于天方夜谭。

  新奥尔良是法兰西在新大陆的命门,加尔维斯伯爵别无选择,唯有在这片西班牙人的领地上,为法兰西的生死存亡拼命一战!

  他把这份大义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自己最嫡系,同时也是路易斯安那最精锐的巴吞鲁日军团。

  可谁能想到,巴吞鲁日军团居然也开始作妖了……

  路易斯安那的法国士兵大多来自于新大陆的法国籍开拓民和开拓民的后代,尤其是巴吞鲁日军团,因为与新奥尔良距离颇近的关系,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有新奥尔良的亲戚,或者索性就是在新奥尔良出生的。

  十多年以前,自从在那场卑鄙的夜宴当中,法国人血洒阅兵场,西班牙的殖民总督就一直没有改变过去法兰西的方针。

  解放奴隶,调整议会,取消法兰西人在港口的特权,拆除唯美的法式建筑,鼓励丑陋的西班牙弧形……

  法国人在新奥尔良的境遇每况愈下。

  特别是三年之前,法国区还发生了一场扑朔迷离的大火,烧死了近千人。西班牙人诬陷有法国人酒后纵火,法国人却无法忘记那上百个葬身火场的法国籍开拓民。

  大部分人都认定这是一场阴谋。

  因为在那场火灾当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法国老建筑付之一炬,又在随后的重建当中被统一调整成西班牙建筑风格,大大削弱了法兰西对新奥尔良的影响力。

  在路易斯安那的法国人心中,西班牙人等于坏人,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哪怕双方现在是盟友的关系,也是一对塑料盟友。

  巴吞鲁日军团不愿为这样的塑料盟友去死,所以他们拒绝出战。

  洛林不知道那时的加尔维斯伯爵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他只知道结果。

  在这个疯狂作妖的环境下,伯爵终于成为了第三个作妖的人。

  他盯上了查尔维尔步枪的走私权。

  垄断枪械走私对他而言难度并不大,就像洛林所了解的,作为新型枪械,新大陆没有生产查尔维尔步枪的能力,所有的走私枪必须在法兰西本土制造出来,然后通过远洋舰队运输到彭萨科拉上岸,再通过内河航运转到新奥尔良,送到每一个官方指定的走私商人手中。

  而彭萨科拉是伯爵和巴吞鲁日军团的辖地,伯爵需要做的,只是把本该由十几个大贵族共同分享的利益短暂变成自己和巴吞鲁日军团独享的财富。

  他做到了。

  他用金钱驱使桀骜的巴吞鲁日军团截留枪械,再用这些枪械胁迫走私商人成为雇佣兵,还准备用最后的胜利去赢得路易十六的信任,用功勋来抵挡那些经济利益受损的大贵族的反击。

  从作出这个决定开始,伯爵就斩断了自己的退路。

  保卫新奥尔良的目的彻底变了质,这位爱国者一旦失败,他和他的家族将会死得很惨,非常非常惨。

  既然这样,会不会有人不希望伯爵获胜呢?

  洛林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而且越想,眼睛越亮。

  “中士,这场战争开始多少天了?”

  “四十二天。”

  “现在是哪一方占据优势?”

  “从战争开始,伯爵就没有失败过一次。他指挥若定,应征的走私商人悍勇无畏,战场远离新奥尔良,我们拥有绝对优势。伯爵说,最多再有一个月,那些英国佬就该夹着尾巴逃走了。”

  “是么……”洛林意味莫名地笑起来,“如果您有幸遇到伯爵,请替我送上最诚挚的祝福。”

  中士愣在那里:“您……不打算排队了?”

  “不排了。伯爵的走私权要用胜利去换,偏偏我的水手层次不齐,就算踏上战场也只会扯伯爵的后腿。这一点,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