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上架感言
  一句话点题。

  6月19日(周五)上架,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订阅支持。

  首先简单通报一下《海盗》的状况,截止上周日,8000收,1.3万推荐,日推大概在300-400之间,因为这周是裸奔的关系,基本和上架的数据差别不会太大。

  也就是说,如果海盗的订阅数据正常的话,大约也就在之间。

  接着就是更新计划。

  上架第一天,6月19日(周五),五更。

  除掉上午的更新,剩下四更会从VIP开通开始,时间的话大约是中午12点半,每15分钟一更,防止乱章。

  上架第二天的更新看第一天的均订情况。

  500以下,咸鱼三更;500以上,振奋五更;如果大家给力到让我冲上千钧,十更,礼拜五晚上码通宵,我应该勉强能保质保量地赶出来。

  再多就不许诺了,说了也是骗人骗己。

  然后不管几更,周六的更新都会从早上9点开始,每30分钟一更,主要还是为了防乱章,跟缓兵之计什么的绝对绝对没有任何关系(认真脸)。

  上架第三天,也就是周日,正常状况萎靡三更,千钧以上的不正常状况,回光五更。

  更新时间,点,(20点),(22点)。

  第四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朝九晚五,无不可抗力保证不会断更,如果有少更或是加更的计划,也会提前和大家说明,反正这两种情况都不会太常见。

  上架更新的情况就是这样,有兴趣订阅或者没兴趣订阅准备转场看的朋友们,记得调整好阅读时间。

  最后再洒一把正道的光。

  写文不易,希望大家能支持正版阅读(划掉),希望大家能支持起点端口的正版阅读。

  ……正文结束,以下进入无意义的彩蛋环节……

  不知不觉,这已经是第三次写上架感言了。

  2018年是《超业余风水探秘》,60来万正常完本,均订记得是30左右,emmmm,不太想去回忆。

  2019年是《大秦钜子》,离200万只差几万字,均订虽然只有200左右,但写得真得很开心,想表达的东西也完整地表达出来了。

  对于一本古白话体,又是聚焦社会主义工业革命和诸子百家文化冲突的小众秦朝正史文来说,说句良心话,从开书那天起我就没有过分期待过她的成绩。

  怎么样,看完我凄惨的过去,是不是一下子对我正常完本充满了信心?

  2020年,就是《重生日不落当海盗》,书名是编辑帮我挑的,自带热搜,至于其他的……别在意那么多。

  回想起来,海盗算是一本命运挺坎坷的书。

  记得刚有这个构思是在开书前半年,钜子还处在高潮阶段,远远看不到结尾在哪里。

  有一天晚上,我诡异地梦到了差分机,于是大半夜爬起来去翻蒸汽朋克的设定,在网上看到了飞天的帆船……

  风帆是高于蒸汽机的男**漫嘛,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想写一本关于风帆时代的小说。

  依稀记得刚立项那会儿,我兴致勃勃地和作者群里的混蛋们撩起这个构思。有人跟我说,外史,小众,海航史,小众,我要是真敢去写这本书,注定两小无猜,订阅无期。

  但我还是不受控地开始起处理《海盗》的大纲。

  首先是时代,从最初的地理大发现到英荷争霸再到现在大家看到的风帆末期,作了三次大调整,查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资料。

  然后是故事,零零散散做了差不多一个半月,基本快要收尾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没错,和大部分人一样,我对风帆舰的了解仅限于【这船很帅,扬帆的时候超级帅】这种认知水平,连模型都没拼过,根本不足以支撑我写出一本以海洋为舞台的冒险小说。

  那时候真的心灰意懒,做了六七万字的大纲直接扔进了废稿里,毕竟一些历史和风俗的细节或许可以通过小说家言来填充,最多被你们骂几句,可关乎全文的设计核心,总不能完全脱离实际地扯淡。

  真要脱离到那个地步,我还不如去写一本星辰大海,虽然题材过时了,但受众至少比风帆广一些……

  那之后零零散散又有好些个脑洞,不是没有中意的,只是海盗在那儿躺着,卖弄风骚,疯狂阻碍我移情别恋,让我干什么什么不成。

  直到隔了一两个月后,我机缘巧合地接触了名为【风帆战舰】的贴吧,这才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所以,今天第一个要感谢的不是编辑,而是那些可爱的技术宅吧友们。

  是他们孜孜不倦地搬运和翻译,才让《海盗》有了足够的技术支持,让我这个空桶也敢于鼓起勇气来写一本几乎没有人写成过长篇的小众海航史小说。

  第二个要感谢的就是从开书起就一直支持我的书友们。

  全靠你们,《海盗》的数据一度很不错,虽说在新书期的最后也没能冲上三江,甚至没能登上首页,但至少我一度妄想过,连临上架了都还敢于妄想15比1这样的高订阅比。

  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妄想源泉。

  第三,感谢家人的支持和编辑的支持。

  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海盗》原本的编辑虎牙大在中途调去了都市频道,新编辑山月大刚入职,人很和蔼,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感谢。

  最后,强行言归正传,不忘初心,上架感言是用来卖惨求订阅的嘛……

  起点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5.15以前,舆论中这里是成神的地方,5.15以后,这里突然成了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工厂,我们这些写手似乎也成了工厂里的童工,雾都孤儿就是专门为我们写的。

  可是,鲁迅说的话和我周树人有什么关系?

  或许是我年纪大一点,被社会毒打得久一点,在我眼里,起点从来都只是一个类似于梨园的地方。

  起点的老板在这片空场子里搭了台,我们这些初学乍练的戏子们轮番登台,台下则坐着你们这些爱戏又懒得唱的票友们。

  有一些人爱听,我就成了个唱戏的;多一些人追捧,或许就成了角;假如能有很多很多人追捧,自然就成了大师,比如说,梅兰芳大师。

  文化产业从诞生伊始就具有商业属性,受众的认同度和广度是判断它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在梨园,这个标准就是能不能把票卖出去。

  君不见梵高活着的时候,就算用自己的画去换一块面包,都得千恩万谢,并捎带上一份人情?

  所以我真心希望愿意订阅的朋友能尽可能地在起点读《海盗》。

  可能它的APP有些反人类,可能和某三个字命名的楼阁比起来,它的UI设计员就该被钉到耻辱柱上等着七天后复活,但是只有在这里,《海盗》才拥有评判她合格与否的价值标准。

  仅从正版阅读的角度来讲,去QQ阅读看起点的书,就像在梨园边上的酒楼听我们唱戏。我能看到你们,酒楼老板也多少会打赏我们一些,但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我们的座次。

  去腾讯的其他阅读平台读起点的书,就像在音像店买梨园老板刻录的唱片,声还是那个声,但我们肯定听不见台下的响动,至于其他的……姑且,有吧?

  这就是现在网文的大环境,和新中国建立以前的梨园没有什么两样,和三千年前或是三千年后的资本也没有任何区别。

  可我依旧喜欢在起点写文。

  因为起点有全网络最包容,接受度最高的读者群体,只有在这里,像我这种以为爱发电为本,痴迷小众文化的写手才有些许得到认同和欣赏的可能,这一点,在其他任何地方都做不到。

  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一首《大实在》由郭德纲献给大家。

  言止于此,我要去做我的精品梦去了(滑稽保命),期盼我们能在VIP章节相见。

  暗夜拾荒,于6月16日深夜。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