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45 协奏曲
  洛林此前从未想过,悠扬的管弦乐与残酷的鞭刑也会有相得益彰的那一天。

  但在肯特庄园,他却亲眼见证了这一幕,视与听,残酷与高雅,文明与野蛮,真实和虚伪……

  “肯维先生?肯维先生?”

  哲学化飘飞的情绪被一道陌生的柔媚的女人声音拉回来,洛林缓缓回归到现实。

  五感抒展开,他首先听到上低音号圆润的solo,折转的音律在他脑海中汇成曲调,是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勃兰登堡协奏曲》第五号D大调。

  这是一首瑰宝级的乐曲,在洛林的印象中,巴赫的原曲该是长笛、小提琴和大键琴担纲主演。

  可或许是肯特夫人豢养的管弦乐团中没有优秀的大键琴手,又或许是她的上低音号手格外出众,原本轻巧的协奏被乐手们进行了大胆的重新演绎。

  上低音号的中低音区较原本的器乐宽厚了许多,导致整首曲调风格大变,少了些精灵般的欢快,取而代之的,是充斥着成熟与风韵的馥郁芬芳,就像洛林面前这个美丽的庄园主人。

  令人陶醉的solo很快进到尾声,活泼的长笛闯进音区,接着是小提琴,小号和各种宏伟的辅乐,伴随皮鞭抽打身体的闷响和受刑人压抑不住的惨叫。

  极度的违合感,又偏偏带着稳健的节拍,惨叫像定音的鼓点与乐曲融合在一起,洛林茫然的眼神渐渐聚焦,看清了眼前。

  庄园春光明媚,草场上竖着一高八低九根长杆。

  最长的那根在边角上,顶端垂下绳子,悬调着那个在关键时刻抛弃了主人的黑奴。

  不管他当时的行为是下意识的反射还是有意为之的阴谋,现在,他已经成了风中摇摆的一团死肉,声息全无。

  另外八根长杆在洛林面前一字排开,顶端的长绳把当时放弃救援的卫士吊起来,吊成一个个【Y】型,他们在长绳的尾端承受着鞭挞,身后只有行刑之人,连监刑和计数都被下意识做了省略。

  这代表着,这场鞭刑的标准是【打到满意为止】。

  私刑已经持续了两天,那个被吊死的马夫也在草场上挂了两天。

  然而它本不该持续那么久。

  在第一轮鞭挞中,意外有两个卫士承认收取了贿赂,要求收集伯爵垄断走私贸易,私自分配货源的证据。

  事情由此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已经生生打死了两个人,对伯爵怀有二心的背叛者也从两个上升到七个。

  全然不在洛林的预料之内。

  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插曲,洛林一行人也在肯定庄园无所事事地待了整整两天。

  今天是第三天,借口天气晴好,庄园主人肯特夫人第一次正式向洛林发出了饮茶的邀请。

  “肯维先生?肯维先生?”肯特夫人提着茶壶,一脸奇怪与疑惑。

  洛林淡淡笑了一下,掩盖住自己先前的失神。

  “夫人。”他把面前的空杯轻轻向夫人的方向推了一点,“我在想,郊外的战事。”

  “有伯爵在,英国佬威胁不到新奥尔良的和平。”夫人冲着洛林晃了晃壶,“今年的肯尼亚。英国佬虽然一贯欠缺法兰西的优雅与浪漫,但必须承认,他们对茶的认识天下无双,只有他们认为的好茶,才是真正的好茶。”

  琥珀色的茶液注入杯中,冒着氤氲的香气,洛林捧起来尝了一口,突然想起什么,假意皱了皱眉头。

  “像我这样的农夫实在品不出茶的好坏。在我眼里,它既比不上烈酒辛辣,也远不如咖啡香浓。”

  “是吗……”夫人玩味一笑,矜持地放下茶壶,“伯爵告诉我您是一位优秀的走私商人,有乘风破浪的大船,还有令行禁止的船员。我以为你会喜欢喝茶。”

  “再过五年,或许吧,现在还不行。”

  “因为年轻?”

  洛林飒然一笑:“年轻意味着叛逆,世人都觉得好的东西,我实在无法静下心去品。”

  夫人认同点头:“不得不承认,我羡慕你的生活方式。这是脱出旧阶级,又尚未加入新阶级的人的特权,名叫自由。”

  “不是叫暴发户或是乡巴佬么?”

  “是夸赞,绝非讽刺。”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没营养的闲话,直到管家过来,在肯特夫人耳边轻念了几声,夫人这才笑着放下了杯子。

  “伯爵回来了。”她说。

  洛林㤞异地看了眼怀表:“十点?伯爵似乎回来早了……”

  “你的观察很细致呢。”

  洛林悚然一惊,旋即又冷静下来。

  “救人和行刺不过一线之差,杀手做过的事我都做过,我相信无论是您还是伯爵,都不会认为我是恰好经过那,又恰好出手助伯爵脱险吧?”

  “坦诚的年轻人,坦诚而敏锐。”夫人款款站起身,“伯爵在书房等你。此外,最后一句并不是夸赞。”

  “感谢您的款待……”

  ……

  毕竟在庄园住了两天,短短的从草场到书房的距离,洛林早就得到了自由行动的许可。

  在半道上,克伦凑到他身边,借更衣的机会向他传达了外界最新的消息。

  卡特琳娜送来情报,昨晚,重伤未复的埃罗骑士带队查封了老酒馆,巴赫以下全员被捕。

  卡特琳娜判断,一晩上时间足够伯爵问出刺杀事件的全部来龙去脉,包括卡特琳娜的身份和她在这次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这部分的发展一直都在洛林的计划当中,包括亚查林和丹尼尔的变装和作用,还有卡特琳娜身份的曝露。

  洛林的目的是和伯爵建立一段周期相对长的生死依托,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必须让自己变成最适合伯爵托付安全的那个人。

  悬赏和刺杀会让伯爵无法信任陌生的走私者和雇佣兵,亚查林伪装的法兰西贵族则会在伯爵心里埋下对巴吞鲁日军团和其他法国籍军士的怀疑。

  至于卡特琳娜身上海盗和通缉犯的双重身份……

  寒鸦号的注册船主是唐娜.琳卡,以伯爵的能力,把这个莫须有的假身份和加勒比的红发卡特琳娜.迪波串在一起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与其冒着在合作过程中被察觉的风险刻意隐瞒,又为了隐瞒而放弃卡特琳娜在新奥尔良的社交和人脉,还不如在一开始就大大方方地把这些都摆到明处。

  卡特琳娜的身份会成为合适的把柄,这个把柄交到伯爵手上,能有效提升他的安全感,用以弥补洛林和他之间信任与熟识的不足。

  而对洛林而言,这件事又足够无伤大雅。

  那个通缉犯的身份只对西班牙当局有效,伯爵此番与天下为敌恰好是拜西班牙人所赐,狗拿耗子的可能性趋近于零。

  前海盗的身份更无所谓。

  犁头换刀剑!

  为了引诱加勒比多如牛毛的海盗改邪归正,各国殖民地从年代就开始将这项招安策奉为圭臬。

  每个主动金盆洗手的海盗都能得到无条件的赦免,并且获得35亩的私人土地。

  作为知名的大海盗,卡特琳娜的情况肯定特殊一些。但这种特殊一旦公开,只会为她换来更大的犁头,不可能换成绞架。

  伯爵手上的把柄是虚无的,能给伯爵心理上的慰藉,又不足以给洛林造成现实上的威胁。

  对意在合作的洛林而言,这是最适合的“礼物”。

  在前往书房的路上,洛林一遍遍复盘当下的处境。

  伯爵查封了老酒馆,这说明他已经从刺客口中理清了刺杀链,也顺利收到了洛林想要给他的全部信息,顺手握住了那个有名无实的把柄。

  唯一的意外是卫队中真有被收买的人物存在,这一点出乎洛林的预料,幸得对计划只会产生正向的推动。

  多重影响下,现在的伯爵应该成了惊弓之鸟,在忧心下一次刺杀的同时,又对整个世界怀抱戒备。

  如此一来,拒绝过老酒馆的邀请,救过伯爵性命,表现过战斗力,还有把柄落在伯爵手上的洛林无疑是最合适的护卫人选。

  眼下这场不在常规行程的会面很可能就是为了向洛林发出邀约。

  意即是说,百步行九九,唯余一步,大功便成!

  想到这儿,洛林暗暗攥了下拳头。

  夺回贞德计划的第一步眼看就要成功了,这次会面,将决定今后的回报!

  :。: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