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46 恐惧
  书房很暗。

  虽然屋外春光正艳,但因为拉了窗帘的关系,光不能透进屋里,区区吊灯上的蜡烛自然不足以取代天光,能做的,仅仅是让屋内“可视”而已。

  加尔维斯伯爵仪态端庄地坐在屋正中的沙发上,背对洛林,身后站着吊着胳膊,面无血色的埃罗骑士,正冲着洛林微笑。

  得益于丹尼尔精湛的医术,当日受伤的六个卫士有两人成功避过了术后感染,埃罗就是其中之一。

  按丹尼尔的说法,他的伤口恢复很快,最多再两个月就可以拆除固定,不留后患。

  另一边,被洛林粗暴对待的水手们也仗着命贱皮糙硬扛了过来,只有一人出现轻微感染,让洛林不由感慨生命的奇迹。

  那是题外话。

  丹尼尔的治疗把埃罗从鬼门关里拉了出来,忠诚的骑士感怀在心,理所应当地把洛林一行人当成了朋友,尤其和严谨的克伦投缘,交情进展飞速。

  看到洛林进门,他笑了笑,用眼神暗示洛林坐到伯爵对面。

  这种温和的态度进一步证实了洛林的猜测,伯爵叫他是为了正事,而不是因为卡特琳娜的原因,来向洛林兴师问罪。

  洛林愈发从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礼服,到伯爵面前欠身鞠躬:“伯爵大人,两日不见。”

  “贝瑟芬妮冲的茶很好喝,你喜欢么?”

  洛林无奈地摇摇头:“听说是最新的肯尼亚,只可惜,我从来品不出茶的好坏。”

  “不会饮茶的肯维先生……”伯爵把玩着拇指上的祖母绿,“从早上起身到现在,你换了三套礼服,昨晚又拒绝了贝瑟芬妮安排给你侍寝的女仆。我能不能问一问,你究竟来自哪个尊贵的家族?”

  “人是需要包装的。”洛林失声一笑,端正地坐上沙发,虚抱住二朗腿,“肯尼亚红茶色泽鲜亮,口味甘醇,我喜欢加一匙糖,两匙奶的喝法,这样不会破坏茶本身的香味,又能有效综合掉茶叶的涩味。”

  他把双手一摊,摆出一个痞相:“看,如果需要,我也可以很懂红茶。只是茶含在我的嘴里,喜欢与否,都不会影响我对您和夫人的尊重,没必要罢了。”

  伯爵定定看了洛林许久,突然畅笑:“你说得有道理。”

  “感谢您的认可。”

  伯爵摆摆手:“听说你有一个美艳的大副,名字叫……唐娜.琳卡,西班牙人?”

  “是。”

  “为什么要赋予一个女人如此重要的岗位?”

  “因为她适合。”洛林想也不想作出回答,“她有丰富的航海经验,对加勒比的情况熟识,还有一艘不坏的船,愿意将我视作船长,安分守己。”

  “安分守己?”伯爵诧异了片刻,“这是我听到过,用在海盗身上最别致的形容词,”

  气氛骤凝。

  洛林平静地看着伯爵的眼睛,伯爵不闪不避地望回来,皆沉默。

  伯爵主动打破了沉默:“怎么?一时想不出狡辩的词?”

  “不是,我只是没想到您会这样直截了当地提出来。”

  “因为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伯爵志得意满地站起身,走向吧台,“想喝点什么?”

  “威士忌加冰,谢谢。”

  身后传来冰块和玻璃杯碰撞的声音,洛林安然地坐在沙发上,埃罗在对面不停地给他使着眼色,大概是让他坦白从宽。

  可洛林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坦白的。

  他心里的秘密很多,能告诉伯爵的伯爵应该都知道,伯爵不知道的,洛林也不打算告诉他。

  闲来无事,他开始猜测伯爵把房间布置得这么暗的理由。

  他或许不喜欢阳光。

  这个猜测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人类天生就有向光的属性。更何况书房的窗户位置绝佳,既保证了足够的光照,又不存在阳光直射的角度。

  那他就是在回避什么。

  皮尔斯150米外的那一枪让刺客团伙中平白添加了一个甚至几个猎兵,伯爵手上有被俘的刺客和老酒馆的人手,这意味着他现在应该搞明白了,皮尔斯那一枪并不是射偏,而是有意惊马,奇准无比。

  洛林不清楚狙击手这个概念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可从当世而言,法国人和美国人早已经把猎兵的威胁无限度拔高。

  美国人甚至还有专门的肯塔基猎兵小队,在萨拉托加的战场上,这个小队的王牌射手蒂莫西.墨菲就在300米外射杀了英军的将领西蒙.弗雷泽将军,彻底奠定了这场关键战役的胜利。

  所以最大的可能,加尔维斯伯爵在恐惧可能藏在林子里的猎兵,为了不让这些神出鬼没的死神抓到他的身影,这才拉起了窗帘,把自己藏进隐秘当中。

  恐惧在折磨着他。

  在这场博弈当中,他坚持不了太久。

  不一会儿,伯爵捧着两杯酒回到沙发,把其中一杯放在洛林面前:“说说看,肯维先生,是什么让你决定离开土地,漂到海上?”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我只想吃点干净的食物,买间能遮风避雨的房子,过上体面一点的生活。”

  “所以你抛下一切去了西班牙港,还幸运地得到了船,邂逅了一群神勇的船员?”

  “父说,不可直呼他的名讳。”洛林突兀地引出一段圣经,“父护佑我的命运,急我所需,成我所愿。”

  “一切荣耀皆归于上?”

  “否则没法解释我的好运气,毕竟我出海的时间并不算久。”洛林摊开双手,“我坚信,自己拥有神眷。”

  “神眷……”伯爵捧着酒杯,郑重地呢喃着这个词汇,“或许所谓的真相真就是这么简单。我们拥有无所不能的主,他就是一切奇迹的化身。”

  伯爵的信仰很虔诚,这是洛林之前就得到的信息。

  现在来看,他恰到好处地利用了这一点,狂信徒和狂信徒更容易沟通,洛林这段装神弄鬼的话,也只有在狂信徒眼里才有参考的价值。

  会谈的气氛开始变得轻松和愉快起来。

  伯爵放松了坐姿,摇着酒杯看着洛林:“肯维先生,你心里是怎么看待我的?”

  洛林斟酌了半晌,轻轻吐出两个字:“贞德。”

  “圣女大人?”

  “圣女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法兰西,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偿。她的经历与您很相似,从收到消息的那一刻,我就坚信需要有人站出来反抗拜德伏特公爵,而不是任由这样的人把您和法兰西一同送入战败的深渊。”

  “为什么不在事发之前就通知我?”

  “我见不到您。”

  洛林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片木牌,是在策划过程中抽空取来的,上面写着【281】,也就是在伯爵的预约日程上,洛林前面还有280个走私商人。

  伯爵怔怔地看着那块木牌,深吸一口气:“如果我雇佣你和你的船员临时作为我的护卫,如果……你想要什么?”

  “查尔维尔步枪。”洛林斩钉截铁道,“想让我的人全力以赴为您拼命,我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

  :。: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