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48 钱不是问题
  是夜,洛林和卡特琳娜一前一后走进了肯特庄园阴冷的地窖。

  这里的味道很不好,霉味、新鲜的血腥味,还有有机物腐烂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沉淀,为这里的空气赋予了重量,填塞胸腔,无从排解。

  但谁也没有指望过能在一个为私刑和囚禁而生的地方找到任何向阳的元素,所以二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着引路的仆从一路深入,直走到倒数第三间牢房。

  牢房里关着巴赫,他盘腿坐在一堆茅草上,正就着惨淡的烛火生龙活虎地扒拉着一碗发了霉的麦饭,看起来格外香甜。

  洛林冲着仆从努了努嘴,仆从会意,掏出钥匙卸下铁链,为洛林打开牢门。

  就算这样,巴赫依旧没有停止扒饭,硬要说有什么区别,吃得似乎更快了。

  考虑到打断人吃饭是不礼貌的行为,洛林索性静静地等他吃完,还拦住了准备唤人的卡特琳娜,不让她发出半点声响。

  沉默当中,巴赫越吃越快,很快就不负众望地被噎了个半死。

  他凸着眼睛,面色酱紫,伸手去抢面前的水杯,洛林轻轻一抬脚,一脚把水杯踹到老远,清水泼洒一地。

  要死了……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巴赫僵在原地,很快就掐住喉咙,开始拼命地捶打胸口。

  洛林俯身温柔地捏住了他的两只胳膊,缓慢而坚定地举高,一直高到他被迫舒展开胸腔,任凭如何挣扎,也无法把喉咙里的饭粒吐出来。

  他的脸色越来越紫,呼吸越来越重,可他依旧不敢说话,不敢抬头,只是无助地蹬腿,越蹬越慢,越蹬越软。

  停止蹬腿的一瞬间,洛林突然松开他的双手,抬脚重重踹在他的小腹。

  巴赫倒飞了出去,嘭一声砸在墙上,鲜血、胃酸、干结和泡软了的饭粒同时从喉咙里喷了出来。

  他趴在地上拼命地咳嗽,一边咳一边努力地爬过来,趴在洛林脚下,试图去亲吻鞋尖。

  洛林厌弃地咳嗽了一声:“巴赫先生,麦饭好吃么?”

  “先生……大人……我已经把知道的都告诉您了。不需要用刑……真的不需要用刑……我很识时务。”

  “我知道你识时务,偏偏这就是我讨厌你的地方。带走。”

  老酒馆的一众人员很快被看管的仆从们带出了地窖,包括巴赫的妻子和女儿在内,一道塞进宽大的马车,缓缓驶出了肯特庄园。

  车厢里,巴赫抱着自己的妻子,心有余悸地瞅了眼被他们熏出车厢,和马夫并作的洛林。

  “红发,那个恐怖的先生就是你的新雇主?”

  “为了把你们赎出来,船长向伯爵支付了三百镑。”卡特琳娜怜惜地把一个八九岁的小丫头揽进怀里,轻声说,“如果不是得知我的教女也被送进了肯特庄园,我不会恳求船长救你们。”

  “凯特是我的天使,我一直都知道……”

  “你不知道。”卡特琳娜瞥了巴赫一眼,“为了把船长拖下水,你的嘴实在太快。”

  “我……这是为了自保。”

  “告诉加尔维斯伯爵救他的人是一群海盗并不能清减你的罪行,准确地说,这叫损人不利己。要不是船长身家干净,整个新大陆也找不出一张关于他的通缉令,现在他已经被吊死在三角洲的沙岛上了,我,还有船上的新同伴们也不可能幸免于难。老朋友,你做了件蠢事。”

  巴赫的脸涨得通红:“是你偷窃我的情报在先。你们那位船长利用我的情报在法国佬面前立了功,我没想到你们会来救我。”

  “但我们来了。”

  “你们来了……你们想要什么?”

  “我只是不想善良的小凯特因为她愚蠢的父亲被毁了人生。至于我的船长,他现在是伯爵的护卫。”

  “你们想通过我探听对法国佬不利的情报?”

  “是。”

  “可我被法国佬抓走过,又毫发无损地放了出来,在这件事上,没有人会继续信任我。”

  “我知道这座城里不止你一个人经营买命的生意,但你是最好的,总有办法从其他地方把消息收集过来。船长说过,钱不是问题。”

  ……

  钱不是问题。

  与专业的情报贩子建立了稳定的渠道,洛林很快就感受到其中的差别。

  整个新奥尔良,乃至于北郊战场的消息源源不断输送到寒鸦号上,洛林足不出户就掌握了“加尔维斯”这个关键热搜的大部分信息。

  巴赫进行第一道提炼,卡门和诺雅负责第二道提炼,送到洛林手上的情报具有极强的针对性,一条条一件件都与伯爵的小命切身相关。

  洛林自导自演的那场刺杀实实在在搅浑了新奥尔良保卫战的那潭死水。

  所有人都以为法兰西的某位贵族对伯爵动了杀心,魑魅魍魉都兴奋起来,整个新奥尔良百鬼夜行。

  这其中行动最快的是英国人。

  他们通过自己的印第安盟友在一家土著酒馆下达了高额悬赏,发布悬赏的人虽然试图把自己伪装成亲法的奇蒂马查部族,但这种变装做得并不用心,轻而易举就被情报贩子们掏出了身份,是亲英的黑足部落。

  他们提出了100把皮货猎枪的悬赏额,用作订金的就有30把,已经被两个小部落平分。

  洛林第一时间把消息传给了肯特庄园的克伦和亚查林,要他们加强戒备。另一边,寒鸦号则逆流而上,顺着宽阔的密西西比河,进入到新奥尔良北部的庞恰特雷恩湖。

  消息表示,印第安人把袭击地点放在了伯爵往返战场与兵营的必经之路,准备从大湖和湖畔森林两面夹攻。为了保证成功率,英国人甚至为他们提供了几门轻炮,很有可能被安置在独木舟上。

  炮的出现使洛林谨慎的护卫方案失去了大部分价值。一旦让他们轻松地向伯爵车队发动袭击,哪怕只动用四磅的陆军轻炮,配合散弹,也能轻易地把伯爵碾得粉碎。

  当务之急,洛林必须提前找到那些大炮,排除威胁。

  带着这个任务,寒鸦号开始在湖面巡游。

  庞恰特雷恩湖是一座大湖,南北跨度宽近40公里,东西则更长,整座湖上没有岛屿,波澜不兴,风平浪静。

  可洛林找了一天也没有在湖上发现停靠的或是航行的印第安独木舟。

  是袭击还未开始么?还是不小心错过了?

  思索之间,寒鸦号轻轻偏转,让开迎面而来的一艘斯卢普型渔船。

  看着渔船渐行渐远的帆影,洛林突然有了一丝别的念头。

  假如……假如承载火炮的根本就不是显眼的独木舟呢?

  庞恰特雷恩湖有丰富的鱼类资源,湖面上帆影点点,渔船如梭,大多都是临近城市的渔民所有,船上并不悬挂标记。

  一艘临时加装火炮的改装舰藏在中间一点都不会有违和感。

  可是众所周知,印第安水手是稀有物种,相比于漂在水面上,他们更喜欢脚踏实地的狩猎生活,哪怕是捕鱼,也喜欢自己的独木舟。

  单纯有印第安人操控的帆船可能性太低了,所以洛林之前才没有朝这方面思考,但如果英国人亲自下场了呢?

  可能么?

  洛林很快排除了这个可能。

  在战争当中刺杀敌国指挥官是贵族绝对不能容忍的卑劣行径,这很容易导致战争手段升级,令双方的高级军官人人自危。

  所以英国人绝不可能把自己的士兵投入到这种事件当中。

  他们最大限度的操作是雇佣海盗或者私掠商人行事,并且在雇佣的过程中还得把自己隐藏起来,就像洛林正在面对的这场刺杀,黑足部落的印第安人以奇蒂马查部族的身份行事。

  如果不是洛林提前降服了巴赫,谁也不会浪费人力去探查一个悬赏发布人的底细。

  一个与原来似是而非的刺杀计划在洛林脑海中渐渐成型。

  擅长丛林埋伏的印第安人在陆上设伏,把伯爵的车队牵制在湖畔边,专业的水手开着伪装的舰船突然间露出爪牙,炮轰陆地,收割生命……

  待伯爵生死之后,再把这一切都嫁祸到子虚乌有的法兰西贵族头上,不沾染半点腥臊。

  “或许这才是英国人真正的计划吧……”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