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67 重返巴巴多斯

0167 重返巴巴多斯

  “风向西南西,风速五节,中风!目标布里奇顿,金鹿号,起锚!”

  1779年4月24日,风和日丽,重新成为洛林旗舰的金鹿号高挂着纯白的三色堇旗,满载着精锐水手缓缓驶离了卢西渔港,在洛林的命令下调头,扬帆,破浪前行。

  洛林第一次切实感受到分饰两角的奇妙,明明才回到卢西十几天,明明不久前还在庞恰特雷恩湖的湖面上作战,明明征尘未洗,记忆犹新……

  站在金鹿号的舰艏,他还是觉得久违。

  果然,爱德华.肯维的战斗是爱德华的,洛林.德雷克已经有两个多月不曾指挥座舰行于海上,这么漫长的修整对一个海上男儿来说几乎是不可想像的。

  他似乎听到身体的每寸关节都在发出艰涩的磨擦声,海风为它们上了新油,关节随着海浪扭动,急需要一场切实的探险,让它们重新磨合,焕发新生。

  值得庆贺的是,纳尔逊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冒险,在布里奇顿,在巴巴多斯,在向风群岛。

  现在那里是加勒比海的焦点,英国人、法国人、荷兰人的战舰在那里聚集,以巴巴多斯和马提尼克为支点,覆盖整个向风群岛海域。

  洛林闻到了大战的味道,而且和以往的战斗不同,这是一场真正的战役,由当世一流向世界最强发起正式的挑战。

  “真刺激呢……”

  瘦身成功的白耳朵踩着护拦一跃跳到洛林肩上,喵呜一声,用温温热热的小舌头舔了舔洛林的脸,然后心满意足趴下来,蜷成一团,眯起眼睛打起盹。

  海娜和诺雅笑着在白耳朵后头出现。

  “白耳朵不喜欢爱德华。”海娜戳了戳白耳朵的小脑袋,“调整肤色的姻脂有怪味,遮盖了你的味道。”

  洛林不置可否地耸耸肩:“珍妮和麦卡锡很喜欢,在爱德华肩上,它们不用担心白耳朵偷袭。”

  “真可惜,卡门还在新奥尔良,珍妮和麦卡锡不愿离开她。”

  “把她留下是对的,接下来的事没有她的用武之地,她留在新奥尔良更有价值。”

  诺雅眨巴着好奇的大眼睛:“船长,你知道我们要去干嘛么?”

  “虽然情报不全,但纳尔逊中校邀约,八成是作为雇佣兵参加战事。至于作战任务,那不重要,总会有人告诉我们。”

  “参战?”诺雅小脸一白,“和正规海军么?”

  “不知道。”洛林无奈地瘪了瘪嘴,“毕竟时代不同了,弗朗西斯时代,私掠船是海军的脊梁,就算面对正规海军也不居劣势,现在嘛……三级舰向上是另一个世界,像金鹿号这样的火力,连加入战列的资格都没有。”

  “三级向上?”

  “三级舰74门,二级舰门,一级舰110门火炮,主战炮舱都是三十二磅。当然,新大陆没有一级舰,战斗力最强的是那些新锐的三级舰,火炮最多,舰体最大的则是帕克爵士的旗舰威尔士公爵号。”

  诺雅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逗得洛林噗嗤一笑。

  “放心吧,雇佣兵有权利审视和挑选自己的作战任务,我不会让我们成为炮灰的。”

  “嗯!”

  ……

  虽说海员们分成了两组,但金鹿号的战斗力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这得益于贝尔的加入和水手的精锐。

  本次出航,金鹿号是满编状态,全船250名水手,20人是从蝴蝶花号时代就追随洛林的老人,50人是从英格兰挑选的精英,驾驶金鹿号征服过风高浪急的大西洋高纬航线。

  剩下的180人中,106人有海军服役经历,服役年限最低两年,而且没有记录在案的劣迹。最后的74人则是强壮健康的年轻人,年龄在岁之间,是最合适的实习人选。

  这种纺锤型,兼顾信任、能力和冲劲的人员结构中庸而稳定,到处冲斥着老伦纳德的处事作风,厚重坚韧,深得洛林所喜。

  海员方面则是一如既往地身兼数职。

  操船侧,新加入的贝尔深受重用,主职舵手,兼顾二副,负责行船指挥。

  海娜主持瞭望和大副工作,诺雅和丹尼尔职能不变,依旧负责占卜和医疗,皮尔斯下调操帆和厨房,亚查林则执掌三副。

  战斗侧,亚查林司炮,贝尔掌帆舵,海娜、诺雅司掌接舷,皮尔斯是猎兵,丹尼尔则是后勤。

  再加上洛林总览两侧一切事务,查漏补缺,即便称不上游刃有余,但在运转上也能保证足够的平顺。

  这都是托了贝尔的福。

  这个惫懒的家伙在技艺上不逊于洛林,传承上又和洛林一脉而出,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他几乎承接了以前海娜全部的工作和克伦、卡特琳娜近半的职能,才一上船就显现出不可或缺的特殊,而且和洛林相得益彰。

  他的表现让亚查林和皮尔斯心服口服,也从侧面证实了洛林对他重视的理由。

  为此忧心的唯有海娜。

  除了洛林和查克,她对贝尔的情况知之最详,因为洛林几乎不会对她隐瞒任何事。

  也正因如此,等白耳朵腻歪够了,诺雅抱着它回去船舱之后,海娜又一次站到洛林身边。

  从船艏的位置可以清楚看到舵轮背后贝尔的光芒……

  “洛林。”

  “嗯?”

  “庭审记录,隐瞒好么?”

  洛林苦笑着摇头:“我倒不在意贝尔和沙克.德雷克反目成仇,只是贝尔比他看上去执拗得多,这件事如果让他知道了,我估不准他会有什么反应。”

  “但纸包不住火。”

  “是包不住,所以那些纸现在才成了火灰。”洛林挠挠鼻翼,“庭审记录一共三份,两份已经消失了,剩下一份,在我们重回新奥尔良之前也会消失,海军内部虽然腐败,但他们的执行力一向值得信赖。”

  “要是有后遗症怎么办?”

  “很难反复。从法律上说,原件才有翻案价值,书记官的存档录书只能参考。也就是说,一旦三份原件被烧毁,贝尔就等同于被秘密赦免了。”

  “所以,你准备当这件事从未发生?”

  “我会给贝尔报复的机会,等报复有了效果,我或许会告诉他,打开这个结。”

  “这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哪有什么最好……”洛林摇着头,“不过是顺势罢了。沙克……那混蛋究竟在想什么呢!”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