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79 好戏开始
  金鹿号正在进行泊船的收尾作业。

  水手当中,脱掉了船长风衣的洛林正百无聊赖地斜靠在船舷的护栏上。

  从这个角度,几乎不需要扭头就能看到亚查林和皮尔斯在码头上的表演,视野开阔,位置绝佳,若是再配上奶茶和望镜,就是剧场里顶级的vip包间。

  一大一小两个戏精正谈笑着踏上码头,浑不在意地接近那个因为给错了指令,而深陷在自我厌恶当中的倒霉引航员。

  “啊呀!”

  撞上的前一瞬,亚查林恰到好处地发现了对方的存在。

  他的脸上浮起和煦而疏离的微笑,原地站定,微笑欠身。

  “故地重游,喜不自胜,看来我有些得意忘形,居然险些打扰了您的工作。”

  “没……没有的事,先生!”引航员紧张得手足无措,“那个……先生,刚才的旗令……”

  “是很不错的旗令。”亚查林的声音越发软了,“您的动作有力,停顿也分明,至于些许的偏差,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怎么能这样呢!如果不是您的船员补救及时,我险些……”

  “但如果并没有发生不是吗?年轻人犯错,连上帝都会原谅。”

  安慰着可怜的引航员,亚查林含笑摘掉手套。

  皮尔斯踏前半步把手套接下来,退回去,以左小臂横在小腹,右手展平手套,轻轻搭在左臂近腕,静止不动。

  这是极精准的侍从手法,以左手为衣架,右掌为衣钩,临时为主人收纳衣物。

  这套动作看似简单,实际对侍从的教养、体能、反应和学识都有不小的要求。

  随着后中世纪贵族礼仪的简化,它已经极少出现在日常的社交当中,普通民众更是无缘得见。哪怕像引航员这样意外撞见,也只会觉得……不明觉厉。

  不明觉厉的亚查林在引航员眼中更高贵了。

  高贵的他高贵地笑着伸出高贵的手,磁性的嗓音带着高贵的法兰西北部口音:“请加油,年轻的先生。”

  引航员感动得手都在哆嗦:“先……不,老爷,谢谢您的鼓励!”

  “冷静下来,先生。”亚查林轻轻拍了拍引航员汗腻腻的手,“好多年没来勒洛兰了,在拜访亲友之前,我想先回味一下这里的风情,请问有什么好的推荐么?”

  “新街的罗兰温情派,他们家的水果派和热可可声名远播,还有萨尔利的酒馆,他自酿的朗姆酒有独特的配方,别的地方都喝不到。”

  “水果派和朗姆酒,这里还真是一点没变……”亚查林淡淡一笑,“感谢您的推荐,有缘再会。”

  他松开引航员,皮尔斯当即取出手帕给他拭手,又协助他套上手套,过程中,上身没有分毫晃动。

  引航员被这份高贵和做作闪耀得几乎睁不开眼,等回过神来,亚查林和皮尔斯早已经走到了远处,只余背影,与晨曦的街巷融为一体。

  亚查林端庄地走在路上,一举一动都是风华,只有嘴唇拼命颤抖。

  “好爽!”

  “哈?”

  “刚才,好爽!多少年了,我几乎都忘了自己是个真正的贵族,是一个老牌家族最正统的顺位继承人!”

  皮尔斯小小翻了个白眼:“第一,你当年的继承顺位是三十九位,哪怕法国的贵族死光了,你几乎没有继承的可能。第二,哪怕真轮到你继承,德赛家族也已经彻彻底底地破产了。清醒一点,脱掉这身戏服,你是海员,我才是副会长。”

  亚查林的步伐猛得一颤:“皮匠,嘁!”

  ……

  开幕大戏完美收官,剧场灯光渐暗,主演谢幕,转入剧务组掌控舞台的布景环节。

  所谓布景,是亚查林对一切后勤环节的总称。

  依照亚查林亲手撰写的《芳心纵火犯》剧本梗概,齐格.冯.艾格纳【化名齐格菲.艾格纳】【亚查林饰】是法兰西波旁家族某支脉的顺位继承人,正经的皇亲国戚。

  他此番乘座家族商船【圣诞节号】来到勒洛兰,目的是拜访年少时的宫廷礼仪老师雷诺先生。

  在短暂的驻留期间,他将邂逅美丽的贵族少女艾米丽小姐,几次巧遇,互诉衷肠,最终战胜强劲的情敌齐尔内德,俩人双双坠入爱河,成就一场乍聚乍散,如彩虹般美丽而短暂的旷世恋情。

  在洛林眼里,这个剧本哪怕加上熟人分和自己身为制作人的内部分也很难够到60分的及格线。

  毕竟霸道总裁爱上我的主题晚在几百年后就已经在洛林的耳朵生出了茧,更何况这一作还不是HappyEnd,男主角已经打定主意要拔某无情,美其名曰,唯有离别和求不得才是浪漫的最高境界……

  反正,情人节烂作警告!

  然而剧本的质量轮不到洛林去操心,身为制作人,只要票房能够达到预期,再烂的片子也有被搬上舞台的价值。

  洛林的工作就是让蹩脚的剧本演出吸金的效果,因此,剧务的压力一点也不比亚查林这个主演轻松。

  五日公演,难关无数。

  他们需要克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坐实角色的设定。

  这幕剧有四大主要角色,男主齐格、女主艾米丽、反派齐尔内德以及将男主串联进勒洛兰上流圈子的庄园主雷诺。除了齐格以外,另外三人都是货真价实的真物,唯有齐格,他严谨的人设和过往的经历没有一个标点和真实相符,全部都是亚查林凭空捏造的产物。

  伪装成波旁家族的人是无比疯狂的举动,假如他们身在欧洲,这种行为只能让他们集体上绞架。

  可在加勒比海就不一样了,无论是对金鹿号的追查还是对齐格这个身份的追踪都必须远跨重洋,一来一回最快也要两三个月。

  那时向风群岛战役早结束了,这个时代又没有固定影像的技术,一切的指控都只能沦为猜想,对参与者们构不成半点威胁。

  既然没有后顾之忧,洛林要做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那就是不择手段地把亚查林的身份坐实,让齐格.冯.艾格纳成为实打实的波旁贵族。

  这件事的关键就在雷诺先生身上。

  目送着亚查林和皮尔斯的身影消失,洛林当即召集剧务组全部70人在金鹿号餐厅集结。

  这些人是从三舰全部船员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每个人都有一技之长,其中就包括洛林、海娜、诺雅、贝尔以及科林伍德。

  洛林理所当然地主持了会议。

  “这是剧务组成立以来的第一次陆上会议,很有可能也是接下来五天中唯一一次全体会议,我们只有一个目标,不计代价,协助亚查林夺取艾米丽小姐的芳心。”

  “下面,任务指派。”

  “科林伍德少校,所属斥候30人,全天候监视幸运马蹄铁号、齐尔内德先生和艾米丽小姐所居住的普里奥庄园,收集一切动态,并将有价值的情报第一时间传递到皮尔斯手上。请您尽快在镇上建起情报中心,真很重要。”

  科林伍德矜持地笑了一声:“提督说这次活动经费由德雷克商会提供……”

  “两千镑,海娜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散会以后就会交到您的手上。”

  “两千镑……真是大商人的手笔。”

  科林伍德感慨着摇头坐下,洛林扭头看向诺雅。

  “诺雅,罗姆组所属十个人,舰队里能歌善舞的男人不多,明天下午之前,你要带着大篷车进镇并建起占卜铺子,贝尔需要在你的掩护下行动。”

  “我知道。”诺雅抿着嘴,认真地挥了下小拳头。

  “贝尔,道具组所属五人,鸡鸣狗盗,鼠窃狗偷,还有无赖和混混,你要在最短时间里抓紧这个镇子里所有能买通的下三滥,他们和罗姆人天然亲近,而且很好用。”

  贝尔弹了弹额前的留海:“我的经费是五千镑是吧?这么大的投入,能回本么?”

  “投资只有成功才有回本的机会,要是因为资金不足导致投资失败,那才是真正地打了水漂。”洛林冷冷一笑,“最后就是我和海娜,以及行动组二十人,我们去雷诺庄园。”

  “先生们,女士们,好戏……要开始了。”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