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88 DAY2:自信
  距离宴会还有半个来小时,雷诺庄园的两驾马车终于先后驶入城镇,调过头,趋向普里奥爵士位于镇子中心的大宅。

  高贵之人压轴登场是贵族社交的特权与规范,但这个压轴并不好把握。

  马车需要在所有宾客之后,主人祝酒之前停稳,高贵之人在这时下车,赶在第一支舞之前到场,以示不喧夺主宾,但又对主人表示尊重。

  身为礼仪达人的雷诺先生对这一套肯定知之甚详,但他落迫了太多年,镇子上根本没有合适的耳目,如今突然取得了压轴的地位,难免在操作上会有些失误。

  马车出门太早了……

  照着现在的交通,他们必定会在祝酒之前先行入场,到时候往宾客们的最前端一杵,普里奥先生就必须围绕齐格菲的引路人雷诺先生来准备祝酒词,以此来告诉所有人谁才是今夜最有价值的社交对象。

  可怜的齐尔内德会颜面扫地,要是应对再不得体,或许还会沦为整个勒洛兰名流圈中的笑柄。

  “不过,究竟是失误还是有意为之,谁又知道呢?”

  在从后的马车里,洛林看着窗外飞退的人影喃喃自语。

  皮尔斯显然不明白洛林因何有此感慨,茫然问说:“哥,外头有什么不对么?难道……埋伏?”

  亚查林懒痞痞地笑出来:“与人为善的齐格菲离被人埋伏还远着呢,船长只是在猜度人心,嗯,从最坏的角度。”

  “最坏?”

  洛林没好气地瞪了亚查林一眼:“明明有因才有果,你非要说我用最大的恶意猜度法国人。”

  “人之常情嘛。人生转折就在眼前,是我,也会催令俊马一往无前。”

  “一往无前啊。”洛林耸耸肩,放开了这个略有些沉重的话题,“亚查林,说起来我们似乎还是第一次观摩你玩弄女性……”

  “什么叫玩弄女性……”亚查林满脑袋黑线,“爱情可是灵与肉的结合,以婚姻为目的的追求才叫亵渎!”

  “你果然没救了。”看到亚查林那副为真理献身的表情,洛林不由翻了个白眼,“对错且不说,你觉得这次行动还能缩短么?”

  “比五天更短?”

  “万圣节近在咫尺,每一个小时都是财富。”

  “唔……”亚查林捂住嘴巴,“如果这一次的目的只是艾妮的贞洁,下午在林子里时其实条件就成熟了,只可惜……”

  “只可惜?!”洛林惊得眼睛溜圆,“抱歉,头次见面你就打算野战?”

  “明明有那么多马车,怎么能叫野战呢?”亚查林委屈巴巴瘪着嘴,“言归正传,如今艾妮就是枚熟透的果子,何时采摘只在我愿。然而她并不是我们的目标,始终,齐尔内德才是我们唯一需要的人。”

  “攻略艾妮拥有绝杀齐尔内德的潜力,但那需要合适的时机。现在双方的羁绊远远不够,攻下艾妮只能让齐尔内德失望而归,他不可能为一个不相关的美人去逾矩冒进,还为此赌上自己的前程和性命。”

  洛林沉吟了一会:“你想说,齐尔内德需要陷得更深?”

  “想淹死一个人,我们得先让水漫过他的头顶。”

  洛林沉默下来。

  马车奔行,在宴会开场前的前五分钟准时行抵了普里奥庄园的正门。

  雷诺先生的心思在这一刻正式大白于天下,他不仅想要攫夺宴会主宾的光彩,就连宴会开始前那短短的专属于主宾的登场时间都想抢走。

  这是赶尽杀绝。

  为了家族,雷诺先生彻底地背弃了他为之坚守一生的贵族礼仪,觉悟虽说让人钦佩,对洛林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坏消息。

  齐尔内德的机会更少了,他和艾米丽小姐之间的羁绊自然也就……

  “啧啧啧,低估了老先生的求生欲,平白给自己添了不少麻烦呢……”

  洛林眯着眼睛,不怀好意地看着从前车走近的雷诺先生。

  老先生神采奕奕。

  “亚查林,假如你的面前有一座堡垒,凭你现有的兵力,进攻必败无疑,我该用什么方法让你主动提出出击申请?”

  亚查林愣了一下:“这世上哪会有自寻死路的蠢货?”

  “没有么?没有吧。”洛林笑了一下,“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我只需要在你身后摆一排督战,前进可能会死,不进一定会死,你就会欣然冲锋了。”

  亚查林听得毛骨悚然:“这……太不人道了吧……”

  “活着是英雄,死了是英灵,我会缅怀你的,这可是最人道的做法。”

  洛林拍拍屁股站起身,打开门,笔直迎上雷诺先生期待的目光。

  老先生正准备敲门,洛林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他的手僵在半空。

  他听到洛林流利的法语。

  “少爷,属下这就去安排明天您与艾米丽小姐的约会。小姐喜欢占卜么?我听说城里来了一群奇怪的罗姆人,似乎是天主的信徒。”

  “呃……啊!信仰天主的罗姆人么?”亚查林如梦方醒,“占卜虽然很有趣,但艾妮高贵的身份却不适合出入罗姆人的帐篷。雷诺先生,可以借用您的庄园么?”

  雷诺先生的眼睛放着光:“这是我的荣幸,齐格菲。只是你与议长的千金……”

  “是白鹈鹕带来的奇特邂逅,艾米丽小姐和齐尔内德少校都是少爷的好友。先生或许还不知道,他们下午聊得很投契呢。”

  ……

  弃子置诸死地,生者万中无一。

  洛林在勒洛兰的计划出现了偏差。

  偏差之一是艾米丽小姐沦陷得太快,虽然亚查林没有明说,但洛林看得出法兰西情圣在得意下隐含的担忧。

  他在不断暗示洛林放慢进度,适当地疏远一下艾米丽小姐,甚至在必要的时候,有技巧地为齐尔内德创造一些机会。

  偏差之二就是雷诺先生,作为一枚价值巨大的棋子,洛林唯一能做的就是敲打,通过一些露骨的暗示,让他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

  只是偏差或许可以控制,但已经倾斜的天平却无法轻易回到平衡的位置。

  亚查林在这场爱情中建立的优势太大了,就像一座不可逾越的碉堡,几乎没给齐尔内德留下获胜的转机。

  但他必须向艾米丽发起冲锋,如果他不想,洛林就帮他下决心,顺便赌上他的声望、名誉,一切比性命和前途重要的东西。

  “感觉自己好像在扮演一个恶人……”在赶往诺雅的占卜店的路上,洛林这样跟海娜说。

  夜风像女神的柔荑轻抚过两人中间,吹动海娜的罩衣,散发迎风舞动。

  海娜理顺飞扬的鬓角,温柔地挽住洛林的胳膊。

  “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