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89 DAY3:风暴前夕

0189 DAY3:风暴前夕

  一夜之间,勒洛兰的街巷上孵化出许多奇奇怪怪的传言。

  有说【海盗们正准备洗劫勒洛兰,幸运马蹄铁号奉命前来退敌】的,有说【洗劫的海盗是某个海盗王的直属舰队,已经在外海与防卫舰队血战终结】的。

  有说【海盗已经被成功击退,但防卫舰队损失惨重,幸运马蹄铁号是唯一一艘无伤战舰】的,有说【幸运马蹄铁号临阵脱逃,防卫舰队全军覆没】的。

  有说【防卫舰队提督阵亡,齐尔内德升任舰队提督】的,有说【齐尔内德背叛法兰西,这一次是来为海盗打前站】的。

  还有说【有关海盗的消息只是个卑劣的谎言,齐尔内德传播恐慌,如此才能从驻地赶赴勒洛兰,假公济私,追求美人】的……

  每个消息都有信徒,每个信徒都言之凿凿,宣称自己听到的消息才是真相。

  他们在采买的时候争吵,在用餐的时候争吵,拼尽全力去说服对方,又在说服的过程中不断添油加醋,把流言引导向越来越奇怪的方向。

  法兰西人的血管里流淌着浪漫,相比于海盗们的传说,齐尔内德舰长对美人的渴望才是真正的下饭佳肴。

  【艾米丽小姐的独身宣言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她和齐尔内德舰长早在两年前就有了婚约,这一次,舰长也是为了完婚而来】

  【婚约什么都是假的,但齐尔内德舰长仰慕艾米丽小姐却是真的,为了抱得美人归,他向普里奥议长作出了入赘的承诺,并得到了积极的回应】

  【根本没有什么积极的回应。普里奥爵士看不起出身低贱的齐尔内德舰长,所以昨天,舰长才以狩猎为名,在树林里强行夺走了艾米丽小姐的贞操】

  【艾米丽小姐与齐尔内德舰长是两情相悦,私定终身,普里奥爵士很生气,公开宣称要动用他的人脉,毁掉舰长的前程】

  扑朔迷离啊……

  这种既集中又分散的传言充满了破坏力,仅仅一个上午的时间,关于齐尔内德和艾米丽小姐关系的猜测就已经超脱了阶级,成了上流社会丰盛早餐的最热门谈资。

  他们对两位主角的熟悉远超出那些道听途说的普通百姓,对这个爱情故事的演绎也更符合贵族世界的传统。

  素有花花公子美称的齐尔内德,初出茅庐却展现出惊人魅力的艾米丽小姐,还有那个不为普通百姓所知,身份神秘却必定不凡的陌生人齐格菲.纳尔洛。

  昨晚的宴会精彩纷呈,籍籍无名的雷诺先生强势崛起,以纳尔洛先生引路人的身份处处针对名义上的主宾齐尔内德,几乎夺走了主宾的全部关注。

  可笑的是,狐狸在老虎的背上逞凶,老虎却总是恰到好处地回护齐尔内德,再加上老奸巨猾的普里奥爵士居中调和,这才保住了齐尔内德的脸面,让他得以全身而退。

  还有昨夜令人难忘的修罗场,齐尔内德、齐格菲、艾米丽,三个年轻人在全镇名流面前上演了一出大戏,直到宴会结束,观众们也没能猜透三人之间的奇妙关系。

  是两男争妻么?还是艾米丽爱着齐格菲,齐格菲爱着齐尔内德,齐尔内德爱着艾米丽的三角循环?又或是小姐与舰长共同爱上了神秘的高贵青年,为争风吃醋抹上一抹禁断的紫光?

  勒洛兰已经多久没有出现过如此扑朔迷离的爱情了?

  这三位出色的年轻人还会为大家贡献多少谈资?

  每个人都很在意,借着流言的推波助澜,整个勒洛兰都在关注这场充满迷雾的矿石虐恋!

  作为故事的当事人之一,齐尔内德精神抖擞地起身,在副官的协助下穿上了自己最得意的那套常服。

  昨晚的宴会让他永世难忘。

  有个姓雷诺的名不见经传的小庄园主向他发起突袭,整个勒洛兰的名流都弃他而去,险些害得他名声扫地。

  他对此全无装备,自然也不可能有得体的应对。

  幸好,在他丢盔卸甲,行将遭遇人生耻辱的时候,那个下午才认识的,神秘的齐格菲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

  紧接着,会场的风向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转了,名流们不再咄咄逼人,连宴会的组织者普里奥爵士都向他递出了好意。

  虽说这些珍贵的善意不足以让他在和雷诺的对决当中彻底翻盘,但至少他维系住了身为主宾的尊严,并得以在结束之时,昂首挺胸走出爵士的大宅。

  这就叫不打不相识么?

  说实在的,齐尔内德觉得自己看不透齐格菲这个人。

  齐格菲显然有尊贵的身份,镇上对此心知肚明的人不下少数,但没有人会来告诉他。

  双方的初识也称不上愉快。

  齐尔内德本想构陷齐格菲,想伤害对方的性命,却在对方精锐的护卫面前遭遇了惨败。

  齐格菲那时就可以狠狠地羞辱他,但因为艾米丽小姐的请求,齐格菲却放弃了。不仅放弃了,还邀请他享受了一顿顶级的法餐,主动递出了和解的橄榄枝。

  宴会上也是如此。

  自信,温柔,高贵,宽容,富有……

  在齐尔内德的眼里,齐格菲几乎是一个完人。

  可是这样一个人却神奇地出现在勒洛兰这样一个偏僻的海滨小镇,神奇地和卑微的雷诺先生扯上了关系,神奇地和他,和艾米丽小姐成了朋友……

  大概是朋友吧?

  齐格菲一直在向他传递善意,昨天宴会结束时,还郑重地邀请他和艾米丽小姐一起去雷诺庄园享用午茶和晚餐!

  齐尔内德已经不再看重区区一场猎艳游戏了。

  哪怕艾米丽小姐的贞操本是他来到勒洛兰最初的目的,但是现在,上帝已经把更贵重的机遇摆到了他的面前,他绝不会错过它!

  想到这儿,齐尔内德仔细抚平衣领上微不可查的褶皱,重重拍了拍自己的脸。

  下午的邀约至关重要!要端正,要严谨,要尊敬,要表现出优秀人才的质感,继续加强齐格菲对他的好感。

  对了,齐格菲似乎对艾米丽小姐的美貌有所垂青,合适的时候还可以推上一把,做好自己助攻的本分,从此傍上贵人,平步青云。

  这就是计划!

  齐尔内德捏紧拳头为自己打气。

  为了更好的未来,为了摆脱末流贵族庶子的卑贱身份,获得更广阔的人生舞台,计划必须成功!

  敲门声响起,副官捧着一叠文书轻推开门,默不作声站到他的身边。

  “少尉,今天有什么能让我感兴趣的消息么?”

  “很多,先生。”副官压着嗓子递上文书,“您感兴趣的消息有很多,但是能让您愉快的……估计没有。”

  齐尔内德的眉头深皱起来,接过文书细细阅读,越读,脸色就涨得越红。

  “这些……这些道听途说,你们是从哪儿弄来的?”

  “整个镇子都在讨论您和艾米丽小姐的话题,其中不乏污蔑之词,我已经向镇长提出了严正警告。”

  “可问题的关键根本就不在这!”齐尔内德怒意勃发,一甩手把厚重的文书整个拍到副官脸上,“严正警告?你想告诉所有人,我曾对议长千金有过非分之想?”

  “呃……”副官捂着脸,“我不是很明白您的话……”

  “那就学着去明白!你是副官,理解上官的想法是你的工作!蠢货!”齐尔内德粗重地喘气,眼角余光突然扫到了壁炉柜上的座钟,“12点……我该去赴约了。在事情彻底无法收拾之前,解决它,别让雷诺庄园的那位先生对我产生任何误会。”

  “是……是!先生!”

  ……

  雷诺庄园,马场。

  洛林和亚查林并着肩骑在马上,眺望着明媚的夏日阳光。

  “昨晚事出紧急,我本以为交代得不够清楚,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抓住了我的想法。”

  “其实在比对你炮制的那些流言和雷诺先生传过来的消息之前,我都没能猜出船长的想法。”

  “真的?那你怎么会想到连齐尔内德一起邀请?”

  “因为戏剧原则,一旦剧情达到高潮,主要角色必定聚集在舞台中央。”

  “有道理。”洛林笑着点头,“不过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应该不需要我再专门讲解接下来的剧本了吧?”

  “不需要了。”亚查林朝着身前展开双臂,像一个独白的悲情演员,“抛高,甩落,再抛高,再甩落,直到心弦崩断前,倒霉的齐尔内德少校都将得不到一刻宁静和放松。这是一场风暴,他注定船毁人亡。”

  “人亡就可以了。幸运马蹄铁号是艘好船,这次付出这么多,我们多少也该有些进项,否则董事会会有意见的。”

  “是,先生。”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