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90 DAY3:我的朋友

0190 DAY3:我的朋友

  下午一点,齐尔内德的马车像踩着点似出现在雷诺庄园的大门前。

  几天前被洛林一刀破碎的铁门至今也没能得到完全得修缮,石制的门柱缺边少角,洞开的大门空虚无力,以至于好好的庄园,却透出某种遗迹才有的破败和阴祟。

  齐尔内德摸着下巴跳下马车,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生出这种奇怪的违和感。

  违和感的主要来源还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邀约本身。

  在正常的社交行为中,不明确具体的时间而直接邀请客人享用午茶,品味晚餐的操作是极少见的。

  因为午茶时间会因人而异,从下午2点到5点,上接午餐,下临晚餐。

  没有约定明确的时间,意味着主人必须强行改变自己的生活作息,提前把午餐吃完,以防止客人恰好在午餐的时间到访。

  一旦发生这样的巧合,于双方而言都是极大的失礼。

  客人的立场相对主人更显得尴尬。

  去得早了,主人或许尚在用餐,去得晚了,弄不好又会踩上午茶的餐点,把自己置入一个“远行千里只为吃”的不妙境地,摧毁接下来的社交氛围。

  这还只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邀约的正常结构是一对一的社交行为,主人也许会邀请复数宾客,但被选定的陪客大多与宾主熟识,主次分明,不显麻乱。

  陪客的作用是助攻。

  然而这次显然不是这样,齐尔内德与艾米丽小姐前天夜里才第一次见面,两人与齐格菲也是在昨天下午才真正结识。

  爱情可以跨越时间,熟悉不能。仅仅认识了不足两天的三人肯定算不上熟识,相互间也不存在特殊的依存关系。硬要找点什么出来,大概就是艾米丽小姐看起来对齐格菲有好感,齐格菲似乎也对小姐有青睐之心。

  齐格菲邀请艾米丽小姐来庄园游玩,很大可能就是为了追求一事。

  只是为什么还要叫上齐尔内德?

  哪怕齐格菲耐不住漫长的试探和接触,确实需要一个陪客来缩短他与艾米丽小姐培养爱的过程。可是与两人皆不熟识,并曾经试图追求过艾米丽小姐的齐尔内德怎么看也不像是合适的人选。

  除非换一个思路

  在齐格菲心中,齐尔内德才是今天真正的主宾!

  齐尔内德此前的猜测完全错了,艾米丽小姐并不是主宾,而是齐格菲为齐尔内德准备的陪客。

  这种安排与那些大贵族的重要社交如出一辙,他们往往喜欢让自己的情人更早一步去接触宾客,以便通过观察和反馈提前一步把握住自己的社交目标,以便在接下来的面谈当中占据主动。

  “此前从来没从这个角度思考过问题,难不成我才是主宾,而艾米丽小姐早已经被齐格菲当做了自己人?”齐尔内德皱着眉头喃喃自语,“也是,像纳尔洛先生这样高贵英俊的贵人,真想要攻陷艾米丽小姐,何需要外人协助?”

  “少校,少校!”副官突兀推醒了齐尔内德的沉思,一抬手指向远处。

  亚查林领着洛林、皮尔斯还有海娜,骑着英俊的高头大马,不紧不慢跃上不远处的矮丘,冲着齐尔内德微笑着招了招手。

  “下午1点多,听到消息的时候我着实吓了一跳,舰长先生。不过幸好,如你这样正直而高贵的卫士是绝不会让主人难堪的,我始终相信着你,今天的聚会也证明,我果然没看错你。”

  “纳尔洛先生谬赞了。”

  “不涉谎言,诚恳待人。我不会随随便便赞赏一个人,就算那个人是你,也不会改变我的初衷。”亚查林深吸一口气,坐在马上礼貌地欠了个身。“说起来,一直想向你道歉。”

  “道歉?”齐尔内德丈二摸不着头脑。

  “是的,道歉,关于海盗即将登陆勒洛兰的消息。”

  “海盗登陆勒洛兰?”

  亚查林翻身下马,牵着马一直走到齐尔内德面前:“昨天初逢时,你曾将我错认为登陆的海盗。我本以为那是你假公济私的谎言,麾下的护卫和勇敢的水兵们也起了冲突。哪怕后来我邀请您用餐,阴差阳错没有酿成最大的惨剧,可即便在那时,我还是没有相信过你。”

  “后来,我们各自踏上规程,看了雷诺先生递过来的情报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海盗想对美丽的勒洛兰不轨,我错怪你了。”

  齐尔内德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您说,真的有海盗准备登陆勒洛兰?”

  “整个勒洛兰都传遍了不是么?你再装傻,我可要生气了。”

  “啊?啊!”齐尔内德如梦方醒,终于回忆起早上看到的那些流言,“可那只是等等,您刚才说,您昨天下午就收到了情报?”

  亚查林点了点头:“昨天下午,雷诺先生的朋友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先生,今天早上,街头巷尾都开始议论起这个消息,虽说关乎结果的部分每个人都说得不同,但我依旧能分辨出其中的真实。”

  “海盗即将袭击勒洛兰就是那个真实?”

  “如果保密是你的义务,我们不如结束这个话题。”

  齐尔内德愣愣点了点头,心里头思绪万千。

  原来那些空穴而来的情报从昨天起就已经在镇上传播开了。

  究竟是谁捏造的谎言?是不是真有海盗藏在勒洛兰的近海?捏造出这个消息的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齐尔内德猛甩了下脑袋。

  短时间来看,这三个问题都不可能得到答案,但那并不妨碍他从这些流言当中获得好处。

  风评上升了,好感增加了,形象树立了

  难怪在昨晚的宴会上,哪怕与自己的引路人对抗,齐格菲也要不遗余力地回护自己,是愧欠么?

  齐尔内德心花怒放,在心底一边又一边地赞美起仁慈的主!

  眼下可是就坡下驴的好机会!只要表现得当,眼前这位神秘的贵人就将彻底记住自己,并且心甘情愿地成为自己迈入上流社会的踏脚石。

  齐尔内德深吸了一口气:“先生”

  “叫我齐格吧。你是个正直而勇敢的军人,父亲从小就教导我,你们是王国的基石,面对你们,不可傲慢。”

  亚查林的柔声细语进一步振奋起齐尔内德的信心,他激动地点头,带着微颤地声音说:“齐格,不必挂怀。”

  “怎么能不挂怀呢?”亚查林的脸上流露出些许微不可查的悲哀,“一场错误的邂逅,我误解了王国的忠贞军人,更重要的你对艾妮报有好感吧?”

  “嗯?”

  “或许不仅仅是报有好感。昨晚我让人调查了你的履历,你很优秀,但受限于出身和家族,不得已蹉跎了最宝贵的岁月。你或许把艾妮当成了希望,虽然她的家族并不显赫,但勒洛兰地区议长和马提尼克发展委员会成员的身份却足以让你的功绩得到正确的回应。这场误会我是不是打乱了你的人生规划?”

  “嗯?”

  “幸好我错得还不深。”亚查林露出一道灿烂的微笑,“最大的错误尚未形成,我依旧有弥补的机会。今天我是东道,也是陪客,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一切。请大胆地去追逐爱吧!我的朋友。”

  “嗯!!!!”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