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92 DAY3:少女心事

0192 DAY3:少女心事

  沉默的茶会。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言语不多,话题高深,给人的感觉并不是主人有意冷落宾客,而是剔除了八卦的调剂之后,宾客们在文艺的领域完全跟不上主人的节奏。

  这种乍而起,乍而落的话题像海浪,柔和而温驯,一波波冲刷礁石,奈何顽石总不开窍。

  它又像领主的高陛,即便在同一间宽阔的大厅,依旧迫人仰视拜伏。

  齐格菲给予他人的就是这样的人设,拥有整个马提尼克也不曾有的高贵博学,让人只看着他,就不自主地对王国本土生出不可抑止的倾慕之情。

  但艾米丽小姐心里依旧有疑惑。

  虽说手上的茶点很香甜,主人的礼仪很周道,可她依旧凭着少女的直觉感受到一种淡不可觉的哀伤与疏离。

  其实……到今天为止,她认识齐格菲也不过堪堪两天而已,但每一次见面,她都能清晰地分辨出那个宽阔高挑,越走越远的背影,追不上,也抓不到。

  回想滩涂边上的第一次见面,齐格菲的热情像烈日,带着炙烧一切的热力,轻易地在她心底烙下了一生也不会磨灭的印迹。

  接着便是第二次见面,夜宴,她得知了齐格菲的身份,态度不免变得拘谨。

  齐格菲身上的哀伤似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初来并不彰显,只是举止上礼貌克制了许多,连共舞的时候都没有片刻的逾矩。

  然后,今天,这种疏离和哀伤更明显了,他巧妙地在她和齐尔内德之间周旋,任谁也不会生出被冷落的念头,但艾米丽小姐总觉得,齐格菲似乎更愿和齐尔内德说话……

  难道说,是自已的拘谨伤害了他纤细的心灵,让他误解,以为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

  怎么会!

  艾米丽小姐一下慌了手脚,抬眼正看到夕阳夕下,远山镀金。

  “真美啊,落日……”她努力地寻找话题。

  “太阳在西沉,我们三人在落日的余辉中躲进了树林,我那平静、单纯的心简直无法想象比我那时更甜蜜的状态……”

  艾米丽小姐呆住了:“请问?”

  亚查林苦涩一笑:“是卢梭先生作的《新艾丽绮丝》,很动人的书信,可以让人感受到无奈和憧憬在字里行间的交织。他是一个伟大的人,在我看来便是相比波特莱尔与李尔先生也不遑多让。”

  艾米丽小姐也感受到了那种无奈与憧憬交织的感觉,明明是那么炽热的感情,明明齐格菲那么努力地应和着她……

  可她只是听过卢梭的名字,听说他喜欢在政治的领域大放厥词,从不知道那还是名诗人和作家。

  她根本不知道那句话的前后关联,更不知道《新艾丽绮丝》究竟说了些什么……

  多遗憾的故事啊!

  亚查林似乎看出了她的尴尬,轻轻放下杯子,站起身:“日月交替之时,太阳依旧主宰这人世。艾妮,我为你准备了一件礼物,你听过新来镇上的罗姆人么?”

  “罗姆人?那些能预知未来的异教徒?”

  “并不是那么准确。”亚查林摆摆手,“他们的能力是占卜,是以虔诚的心向主求教,并不是预知。另外,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上帝的信徒。”

  艾米丽小姐的眼睛闪闪发光:“占卜,准确么?”

  “不可尽信吧,我始终觉得,人不能把未来完全交托给主来安排,这会让主不堪重负。”

  “您真睿智。”

  亚查林不置可否:“艾妮,想去见见那位占卜师么?我把她请来了。”

  无论在什么时代,女性似乎都对占卜和预知一类的技能毫无抗性,而且越是未来明晰的人,对这类事情就越热衷。

  女仆领着艾米丽小姐去了临时搭建的占卜帐篷,亚查林坠后几步,和齐尔内德并肩伴行。

  “少校,为什么不多和艾妮说说话呢?沉默和寡言可无法让淑女倾心于你,别辜负了我的好意。”

  齐尔内德突然有种想立正敬礼的冲动……

  “您的知识太渊博了,那个……”

  “是嫌我话多么?”

  “不是!只是娴静的社交并不是我擅长的领域,而且目的是婚姻,总觉得……以往的手段并不适宜。”

  “看来你也有过熟虑呢……抱歉。”

  “哪里,对先生的关怀,我始终心怀感激!”

  “是么?”亚查林意味莫名地笑了一声,“不可让女士久候,我们过去吧。”

  ……

  紫色的圆顶帐篷伫立在庄园马场的小池塘边,四周有身穿罗姆服饰的男人们沉默着忙碌,一个个低着头,看上去胆怯怕生。

  艾米丽小姐在女仆的带领下进了帐篷,眼睛在适应了帐内昏暗的烛光后,重新开始接收信息。

  帐内很空旷,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只在帐子正中铺了一张华丽的绒毯。

  毯子对面有一女二男三人在列。

  两个男人在后,并排背手而立。矮一些的穿着明显的罗姆服装,表情严肃,是贝尔。高一些的艾米丽小姐恰好认识,正是那个从来没有被介绍过姓名的护卫头领,洛林。

  女人则是诺雅,她跪坐在两个男人和绒毯之间,面向帐门,身穿着半透明的金纱罩衣,遮头覆面,只露出眼睛。

  大胆的服装对应的是她保守的气质,纱衣下映衬出纯黑的里衬,看起来从手腕遮到颈项,竟不露出半点多余的皮肤。

  她的面前摆放着一枚深紫色的水晶球,球的四周用奇特的造型摆放短剑、海螺形状的水晶杯和二十二盏烛台。

  光线在这些明晃晃亮晶晶的物件中折射穿梭,映射出紫、橙两色,明暗交织,使人沉醉。

  只是艾米丽小姐却无法沉醉,一想到齐格菲的护卫头领要全程旁观这场隐秘的占卜,她就抑制不住地脸上发烧。

  洛林看出了艾米丽小姐的踌躇,轻声说:“罗姆人来历不明,调查的时间又不充分,缺乏佐证。小姐是千金之躯,主人要求我留在帐内守护您的安全。”

  “齐格菲他……可是……”

  洛林翻手亮出两团棉花,在艾米丽小姐面前一亮:“护卫的价值止在守护,我无意探查您的隐私,接下来发生的事也必定会守口如瓶。”

  “真的?”

  洛林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棉花塞进耳朵:“我向上帝起誓,不听,不语。”

  艾米丽小姐的心绪这才平静下来。

  帐篷里没有椅子,她像面前的诺雅一样,拢住撑裙艰难跪坐,试探问:“你就是罗姆的占卜师?”

  诺雅缓缓摇了摇头:“我是主的喉舌,占卜只是无知者予我的称号。”

  “卜得准么?”

  “主会借我向您传达建议,无关乎对错,仅在陈述。至于如何采纳和解读是您的自由,福音没有真解,真解存于人心。”

  艾米丽小姐挺直了脊背:“什么都能卜么?”

  “凡人世之事,都有主的关注。”诺雅故作神秘地拉低了音调,“我们能开始了么?”

  “是,请开始吧……”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