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98 DAY4:舞会的假面

0198 DAY4:舞会的假面

  亚查林走了,一如来时那般飘然,翻出阳台,消失于夜色。

  艾米丽流连着,不舍着,怔怔望着那扇大开的窗帘翻飞的阳台门,兀然咧开嘴,露出意义不明的无声微笑。

  空气沉静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

  走廊里传来脚步声,四五道杂乱交织,并不追赶,有人在屋外敲门,普里奥爵士用威严的低音询问:“艾妮,睡下了么?”

  艾米丽慵懒地翻了个身,任由月光照亮她象牙般光洁的身体。

  爵士又在外头问:“艾妮,我带着客人。”

  “父亲,您进来就行了,麻烦客人在外面等一会,我现在可不适合见客。”

  房门轻摇,透进爵士矜持的致谦,还有齐尔内德克制且多少有些不明就理的还礼。

  简单两声过后,房门再次合拢,爵士穿过整洁的会客室,独自一人走进卧房。

  房里很暗,虽然有阳台的月光,但乍然收紧的光差还是让爵士的眼前一片漆黑。

  但艾米丽分明是醒着的。

  身处暗室,不见外人,乖巧的女儿如此失礼,爵士的心里难免不满。

  他嘟囔着想要唤人进来点灯。

  “艾妮,只有卑贱的老鼠喜欢黑暗,我们是名流,应该心向光明!”

  “父亲说差了。阿斯特瑞亚是最美的女神,哪怕那神名只是异教徒无端的妄想,也说明由古至今,人类都知晓星月之美。”

  “你怎么……”

  视觉渐渐恢复了,薄雾般的月光萦绕在屋子的角角落落,满地都是凌乱与狼藉。

  艾米丽侧躺在床上,支着脑袋,赤裸身体,散乱的秀发低垂一侧,脸上仍残留着高潮的余韵。

  爵士怎么可能看不懂这副景象的意味!

  “艾妮,谁……谁来过了!”

  “齐格。”

  “齐格?”

  “齐格,纳尔洛先生,我的王子,波尔图的贵子,克莱蒙伯爵罗贝尔与比阿特丽斯的后嗣……管他叫什么呢,反正他已经是我的亲密爱人了。”

  爵士的瞳孔骤然收紧:“可我听说,他的船今夜早些时候就已经离港了。”

  “又回来了,带着爱和愧欠,夺走了我最珍贵的宝物,去挑战不可战胜的世俗。”

  “不可战胜的……世俗?”

  艾米丽愉悦地站起身,任由丝被滑落,展露诱人的胴体,全不避忌爵士的目光。

  爵士也像看死物般毫无反应,只维持着先前的惊疑。

  “父亲,齐格说他爱我,为了这份爱,他要挑战纳尔洛侯的权威,推掉订立了十四年的婚约。”

  “你觉得可能么?”爵士声音森冷,“从四岁起我就延请各地有名的交际花教导你,你现在的社交老师更是在整个法兰西都拥有艳名的碧琪女勋,难道连她们都没能教会你,家族的利益至高无上?”

  “我当然知道或许再也见不到齐格了,但那又如何?”艾米丽的手指肚轻柔划过自己的琐骨,“我爱他,他爱我,这份爱在今夜终于修成正果,再也没有人能怀疑它的真实。”

  “您想过它的价值么?”

  “我只是一个偏僻之地的乡下姑娘,美艳与名声从未传出过小小的马提尼克。我的身体价值几何?区区罢了。”

  “您已经很富有了。在马提尼克的小圈子里能让您更富有、更有权势的人寥寥无几,能有助于家族未来的更是凤毛麟角。”

  “现在不同了,我拥有了齐格的爱。若他胜了,您就成了纳尔洛侯的亲家,投入一枚金币,收获一座金山。”

  “便是他败了,我们再也不见,您也能让世人知道有一个高贵的人历尽风华,唯恋我身。会有更多的人传诵我的美丽,会有更多的人憧憬我,迷恋我,我能为您带来更多,为家族带来更多。”

  “父亲,高贵的天真是世之瑰宝,而我需要的,仅仅只是等他半年,您觉得呢?”

  爵士愣愣地站在原地:“半年?可齐尔内德少校就在门外,他恳求我,希望入赘……”

  “区区一个出身卑贱的少校?太可笑了父亲,您的女儿可是世上难寻的娇花,难道您只打算用我换下一片贫瘠的杂地?”

  “我……知道了。”

  ……

  简朴的马车向着码头的方向缓慢前行,车里的气氛有些沉闷,洛林、海娜、皮尔斯,还有大获全胜的亚查林聚在一起。

  芳心纵火犯,这个连名字都带着浓重戏谑的行动几近收尾,洛林终于开始产生一些实感,随之而来的,则是铺天盖地地欺骗了一个无辜少女的罪恶感。

  很让人困扰的感觉。

  私掠商人是时代的特产物,游走在正义与邪恶的中线,不断冲刷为人的底线。

  但洛林此先从未产生过类似的感受,无论是勒索、欺骗、杀人、放火,还是悬挂海盗旗抢劫那些素未谋面的商船。

  因为这个时代本就是一片弱肉强食的鬼祟丛林,强生弱死,如此而己。

  但这一次,面对艾米丽.普里奥,洛林却还是生出了困扰。

  以往的心理建设不管用了,为了生存去亵渎生命,这道对与错,理性与感性的悖论他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自恰的答案。

  海娜和皮尔斯似乎也是如此。

  反倒是亚查林,洛林郁闷地看着他,这色批看上去似乎乐在其中,没有一点煎熬的样子。

  洛林瘪着嘴敲了敲车厢:“这样,在你寻欢作乐的时候,贝尔已经把新的流言洒了出去,不需要等到明天,整个勒洛兰都会知道两件事。第一,齐尔内德为了迎娶艾米丽提出了入赘。第二,普里奥家拒绝了。”

  亚查林轻挑地吹了个口哨这:“赌上一切却还被人嫌弃,看来英俊的舰长已经注定要身败名裂了。”

  洛林点点头:“毕竟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对他而言这次冒险就是一把双刃剑……这么说好像不太准确,说他血本无归可能更合适些。”

  亚查林古怪地扫了洛林一眼,咂咂嘴:“没想到,杀伐果断的船长居然会是个纤细的人。”

  “嗯?”

  “你心绪不宁吧?因为作战?因为觉得把一个无辜的人拖下了水?”

  洛林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亚查林噗一声笑出来:“船长,我不太熟悉英格兰的社交圈子,所以你大概也不太理解大陆的贵族世界。”

  “不用劝我。”洛林答非所问,“只要是对行动有益,有助于减少自己人冒险的事我都不会犹豫,孰轻孰重,我分得清。”

  “这就是关键。”亚查林摇晃着手指,“船长,法兰西乃至大陆诸国活跃着一批以爱情为食的浪漫之人。我们早就习惯了把利益和爱放在一起考虑,无论男女,爱都是社交的一部分。我们的世界没有天真的爱,我之所以敢承诺在五天内攻陷艾米丽小姐,就是因为齐格菲对她而言,是绝对不能错过的猎物。”

  “齐格菲居然是猎物?”

  “很奇怪么?我只是有技巧把自己送到艾米丽嘴边而已。除了齐尔内德,谁都不是这段爱情的受害者,同样的,一去不回的齐格菲也不可能束缚她,这是放之天下皆准的常识。”

  “嘁,无耻的法国佬。”

  ……

  不知不觉,夜十一时。

  一天的行程行将结束,失魂落魄的齐尔内德乘着马车出现在码头尽头。

  这情况很少见。

  一般来说,非战时期舰长很少会出现在驻停的军舰,因为陆地的生活条件远比逼仄的船舱舒适,有限的事务也不是非得在船上才能处理,他们大没必要去自讨苦吃。

  但今天略有些奇怪。

  陪同去普里奥庄园的副官不知得了什么信息,抵死了非要让他先去舰上。齐尔内德只能猜测,大概是提督终于听说了他在勒洛兰摸鱼的消息,已经传下严令,要求幸运马蹄铁号今夜归航。

  怎么说呢……

  夜航的风险虽然大些,但从眼下来说,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他在普里奥庄园遭受了莫大的耻辱,主动提出入赘却被人扫地出门。

  普里奥爵士大概不会四处宣扬这件事,但是隔墙有耳,事情既然发生了,多多少少总会生出些流言蜚语。

  他继续留在勒洛兰只会助长流言肆虐,这时候远离飓风中心,让事态自然平息才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法。

  齐尔内德痛苦地揉了揉眉心。

  只是可惜了,像这样阴差阳错为贵人所关注的机会,以后还会有么?

  他烦躁地啐了一声:“少尉,为什么非得回到船上,难道旅馆沦陷了么?”

  “与旅馆无关,长官,其实……”副官欲言又止,迟疑了半天,终于把夹带了一路的文件递了出去。

  “这是……”

  “从您进入普里奥庄园后不久,城里开始流行一些奇怪的传闻,而且传播极快,我们的士兵甚至不用刻意去收集,光是在酒吧耳闻的就已经不下三十人。”

  “什么流言?”齐尔内德好奇地接过来,只看一眼,大惊失色,“这……是谁在玷污我的声誉?”

  “不知道,等船上的值官把消息传给我时,情况已经不可收拾了。”

  “难道这是……阴谋?”

  话音未落,马车骤停,齐尔内德警惕地拉开帘子,发现自己正在一艘大船边上,距离幸运马蹄铁号尚有好远的距离,但马车却被一群陌生的水手拦住了去路。

  这些人带给他极恶劣的预感,就像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

  齐尔内德深吸一口气,大步跨出马车:“你们,胆敢阻拦海军出行?”

  无人回应。齐尔内德的正面无人回应,声音反而从大船的船艏响起。

  “哎呀呀,可爱的下属们告诉我你今晚一定会离港,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齐尔内德惊?扭头:“纳……纳尔洛先生!您不是……”

  “出港了么?是啊,要是我不出港,你怎么能感到时间紧迫,又怎么会头脑一热地跑去入赘?如果你什么都不做,这一趟勒洛兰之行,多无聊啊。”

  亚查林的语调又长又慢,紧咬着每一个变调,让齐尔内德如坠冰窟。

  “先生,我听不懂……”

  “连这都听不懂的话,少校先生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蠢,太蠢了。”

  “我……蠢?”

  “是啊,托你的福,让我在这乡下地方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假期,大概可以回味上几天。”

  亚查林像个反派似哈哈大笑。

  “对了,你或许还想不明白,为什么你连尊严都舍弃了,却依然被小小的议长府拒之门外吧?”

  他从衣[ ]襟里抽出一方丝绸,顺着风,丢下船头。

  “玩够了,起航吧。”丝帕落水,亚查林抻着懒腰转身,“真是的!航行之后又是无聊的航行,什么时候才能安生下来,再找一个有趣的玩具呢?”

  “人生,苦短!”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