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200 风铃轻轻响
  “通报!目标驶离海峡,航向不变,相对速度负1.5节,预计30分钟后接触!”

  “峡口距离3公里,即将出峡,即将出峡!”

  “操帆待命!舰长令出峡后即张开翼帆,全舰加速!”

  “加速警报!冲撞警报!甲板人员就近固定,预计右向切风,预计航速12节!”

  “二级战备!闲散人员立即至所属长官处领取武器,全面接舷预警!”

  “战备!”

  峡口将近,幸运马蹄铁号的甲板上一片忙乱,水兵们有条不紊地执行起接连发布的命令,加速、切风、预警、接舷……

  复数的命令按照训练手册在每一个水兵的脑海中排出先后顺序,再细分到每个岗位,形成个人指令,告诉他们该去什么位置,做什么事情。

  每个水兵都知道自己的职责,哪怕甲板上跑作一团,也找不到一个茫然无措,游手好闲的身影,这副精干与气势充分彰显出世界第二海上强国的绝世风采。

  齐尔内德陶醉地欣赏着幸运马蹄铁号全力启动的盛况。

  这是他的船,哪怕在舰载火力上远逊于那些四五级的大舰,但只凭船员们的精锐素养,他就有自信挑战战列舰级以下的一切对手。

  譬如……远方那些摇曳的星火。

  副官扯着一截粗大的缆绳跑上来:“舰长,考虑到一会的舰体倾斜……”

  齐尔内德施施然打开双臂:“麻烦少尉把我固定在舰艏,我准备在这欣赏接下来的绝美风景。”

  “是!”

  幸运的马蹄铁鼓着风踏浪而行,两侧渐宽,视野渐明。

  齐尔内德惬意地闭上眼,敞开胸怀拥抱月华。

  “来吧,波尔图狗崽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美洲的速度,翼帆……”

  “钩索!抛!”

  耳畔炸响嘶心裂肺的叫喊,齐尔内德惊惶睁眼,正看到几十枚钩索像蛇一样破空飞来。

  尖锐的铁爪争先恐后扒上幸运马蹄铁号的甲板,有的径直钩住船壳,猛地崩直,有的只划下浅浅的爪痕,随着船只交错刨出漫卷的木屑。

  最惨烈的那枚钩中了一名操帆的水兵,在幸运马蹄铁号抵近十节的高航速下,毫无反抗余地地被悬吊起来,身体像面团一样,拉长,更长,皮肉绽裂,脊柱分节。

  直到了拉无可拉的地步,他惨叫着,在三艘战舰五百多水兵的面前被拦腰分成两截,血肉内脏漫天泼散,回弹的上半身砸在主桅边的另一个操帆手身上,一击就把那倒霉蛋砸得胸腔内陷,生机无存。

  幸运马蹄铁号猛然减速,甲板上的水兵们则因为事先的固定免于失控。

  但他们很快就听到了让他们魂飞魄散的下一道命令:“火枪,放!”

  以有心算无心,獾号和黄蜂号在船舷边聚起近两百人的火枪队伍,以标准的排枪姿态同时开火,如处刑般瞄准了每一个自缚在甲板上的法兰西水兵。

  血肉横飞!

  没有大炮,没有刀光,海上的排枪在这场特殊的埋伏中发挥出绝不亚于陆地的威力,密集的铅弹几乎把甲板上的活物扯得粉碎。

  副官死了,这个年轻的军人在伏击启动的瞬间扑倒了齐尔内德,下意识地把自己化身盾牌,用背挡下了近二十枚枪弹。

  污浊的血液顺着尸体流淌到齐尔内德脸上,突显出惨白的眼球,还有眼球中心那一点针尖似的瞳孔。

  伏……伏击?

  齐尔内德难以置信地看着被惯性拖曳,重重砸在幸运马蹄铁号侧舷的獾号和黄蜂号。

  那些船上人头攒动,数以几十的红军装叼着水手刀呐喊着跳帮求战。

  这红军装……英国人?

  齐尔内德呆滞地望向对手直插云霄的主桅,终于在桅尖之上,看到了迎风招展的米字大旗。

  红色正十字是圣乔治的守护,象征英格兰,蓝底白纹的斜十字是圣安德鲁守护,象征苏格兰。

  两大神圣守护聚成一旗,组成蓝底,红直,白斜的奇特【米】字,就是大不列颠王国的象征。

  这种旗帜在陆地上或许随处可见,可在海上它的意义独一无二,那是领袖整个世界的强大海上力量,大不列颠皇家海军的专指!

  英国人的海军……

  他们为什么会埋伏在马提尼克……

  为什么会放过波尔图的狗崽子……

  为什么……

  齐尔内德的眼睛颤了一下,看到一个挺拔冷俊的年轻军官踩着血污站定到他的面前。

  “内西.齐尔内德舰长?”

  齐尔内德怔怔点头。

  年轻军官啧了一声:“我是皇家海军中校,新大陆舰队麾下别动分队,万圣节舰队提督霍雷肖.纳尔逊,很遗憾地告诉您,为了保障行动机密,请抓紧时间祈祷。”

  “我是高级军官……我应该有赎买自己性命的权力……”

  “关于这一点……舰队估且会组织一个临时的军法庭,庭审材料的时间会合理提前,大概还得为您罗织一些有用的罪名,差不多就是这样。”

  “是么……那么我最后的请求……”

  噗!

  根本不等齐尔内德说完,锋锐的指挥剑已经从他后颈插入,绞断颈椎,沿途撕开肌肉与血管。

  齐尔内德抽搐着,疑惑地盯着纳尔逊的军靴,瞳孔一点点扩散开,慢慢失去了高光。

  纳尔逊面无表情地把剑抽出来,轻声说:“绅士的操守让我不能无视将死者的请愿,所以,您还是什么都不说,对大家都好。”

  他收剑归鞘,回转身扫过登船的水兵们:“弗雷先生,请组织英勇的士兵们扫荡船舱,两个小时以后,我要在这艘船上处置善后。”

  年轻的弗雷啪一声并腿敬礼:“是!长官!”

  ……

  启明星仍在西边若隐若现,东方却已经迫不及待地露出了鱼肚白。

  晨晓天青,黑林格斯角终年不息的峡风拂动着海浪拍打岩壁,泛起阵阵白沫,消散了一夜的硝烟。

  金鹿号划着懒散的弧线,像个溜弯的老大爷驶出海天的尽头,贝尔轻轻拨动手***控硕大的战舰穿花般贴靠进三艘护卫舰的间隙。

  引航的水兵被这大胆的举动惊吓得目瞪口呆,眼看着德雷克的水手扛着船板,哼哧哼哧连接住金鹿和幸运的马蹄铁,一时居然忘了通报。

  不过实话实说,金鹿号也不需要无聊的通报来刷新存在感,在三艘护卫舰中间,她就像一座巨大的浮岛,高出两米的甲板鹤立鸡群,连甲板上的人影都显得格外高大。

  洛林三两步窜过晃动的船板,脚踩在幸运马蹄铁号血迹斑驳的甲板上,远远就望见了人群当中的纳尔逊。

  “嘁,满地都是血和碎肉,甲板有划痕,两舷有擦伤,船帆居然还有烧焦的痕迹……我记得跟您说过,要您小心点我的船。”

  纳尔逊冷冷哼了一声:“这是皇家海军的战利品,为了你漂亮的计划,我损失了七名英勇的水兵。”

  “您得更坦率些才行,提督,别忘了我已经为这桩生意投入了一万多镑。您见过摞成山的金币么?把七十五公斤黄金摆放在您的面前,那就是一座小小的金山。”

  洛林不屑地甩了甩袖子。

  “所以,请感恩。战死沙场是士兵的荣耀,而一艘三成新的布里格对我来说,根本连回本都做不到。”

  纳尔逊眨了眨眼:“三成新?”

  “每个商人都知道,市场远比上帝公正,我愿意为我的评估向上帝起誓。”

  “可你不是异教徒么?”

  “别在意细节,提督,我是异教徒,您又不是!”

  满船的黑线……

  纳尔逊愣乎乎看着洛林,喃喃说道:“直到和你谈生意的时候,我才确信你是一个优秀的商人……”

  “投入,产出,谢谢惠顾。”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贝尔被委任为幸运马蹄铁号的临时舰长,配置金鹿号水手50人,第一时间赶往就近的英国殖民地格林纳达补充水手。

  在万圣节行动结束之前,这艘船都将作为德雷克商会的受雇船只与金鹿号一同接受纳尔逊的指挥,不允许以任何形式脱离行动。

  这当然不是那一番游戏式对话所带来的结果。

  在风帆时代,武装商船拥有不下于低级战舰的战斗力,且数量更多。

  为了充分利用这种民间武装力量,各国都有完备的雇佣制度。

  雇佣形式普遍分为受雇和征调。

  征调就是强征入伍,国家会对编入军队序列的人员、物资和船只等物按法定标准给予现金补偿,从此套用军队模板,不再做特殊处置。

  受雇的情况更普遍些,就如现在洛林与纳尔逊的关系。

  这种雇佣是无偿的,英国不会给洛林提供薪水,计算军功,遭遇损失也不会补偿。

  相对应的,洛林有权拒绝他认为风险过大的任务,同时也对自己缴获的物资拥有有限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支配权,在军功中记作破坏和击沉。

  而所谓有限,就是指商会在一般情况下不允许拥有战列舰以上级别的军舰,即哪怕洛林缴获了三级以上的大型军舰,英国也有依市场价格赎买的绝对优先权,这种优先权甚至要高过洛林的支配权。

  幸运马蹄铁号的归属是一项特例。

  执行芳心纵火犯行动需要消耗大量的金钱,纳尔逊拿出不钱,需要洛林垫资,现在行动成功了,幸运马蹄铁号就是纳尔逊偿还的债务,以洛林缴获的名义划归到洛林名下,对那些军人而言,则记入击沉。

  这种状态属于约定俗成,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军队对商人功绩的特殊感谢方式,和缴获自理别无二至。

  半个多小时后,完成交接的贝尔开着血刺啦呼的军舰驰入大洋深处,洛林和纳尔逊并肩站在獾号的舰艉,抬着头目视峡口边连串的“风铃”。

  风铃是由上百名被吊在崖上的法兰西人串成的,没有挣扎,没有生息,齐尔内德的高级军官服飘荡在最顶,迎着风,看起来格外显眼。

  洛林摸了摸鼻头:“提督,您就这样把俘虏们全吊死了?”

  “大部分是死人,少量是吊死的活人,我记得是八十七个。”

  “不死不休啊……”

  “我们追求的不就是不死不休么?”纳尔逊笑了一下,“我挑了精神状态最差的二十人放了回去,那些疯子会把防卫舰队带过来,然后,就是血战了……”

  “还有十五天,战场我们选。”洛林吹了一声口哨,应和着那些无声的铃铛,“真刺激。”

  “所以,别死了。”

  “一艘保本,两艘盈利。您知道么?下海至今,我还从来没做过亏本生意。”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