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228 德雷克的会长,大手大脚惯了

0228 德雷克的会长,大手大脚惯了

  1779年6月26日,牙买家卢西庄园。

  洛林穿着燕尾服,含着笑轻轻勾开书房的窗帘。

  透过晶莹的落地大窗,他看到贝尔和奥菲,还有灿烂的阳光和郁郁葱葱的青草地。

  “啧啧啧,郎才,女貌,诗情,画意,贝尔终于鼓足勇气了。鼓足勇气的他……将遭遇怎样的羞辱呢?”

  “麦卡锡对他有敌意。”海娜习惯性地站在书房最阴暗的角落,无聊地玩弄着自己碎金般的鬓发,“或者更准确说,她是个正经人,对船上的每个人都有戒备。你撺掇贝尔去追求她,我很难想象好的结果。”

  “没办法呀。”洛林做了个坏心眼的笑脸,“奥菲是雇员,年轻又漂亮,最麻烦的还是老实。压制亚查林对她出手很辛苦的,但她的性格又注定了我不能像对待卡门或是诺雅那样来对待她,她会当真。”

  “不如说会被吓坏。”海娜补充了一嘴,旋即就笑起来,笑声如铃,花枝微颤。

  洛林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丢掉窗帘走回书桌:“你那条线的消息么?”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海娜却把头点得理所当然。

  来到新大陆后,洛林的业务生出了许多见不得光的阴暗面,包括由伦纳德主持的对两座分商会,尤其是加勒比分会的监管,卡门主持的新奥尔良走私,以及卡特琳娜主管的海盗情报。

  这些消息会通过分会的商业渠道流向洛林,却不会经过分会,从前都是直接流进皮尔斯手里。

  但随着皮尔斯的价值观表达越来越明显,洛林开始担心过于亲近阴暗面会影响小家伙的健康成长。

  毕竟知道、了解和亲手经办带给人的影响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这次回到卢西,洛林直接以皮尔斯课业有缺为由强行塞给他一堆的法文、西班牙文和拉丁文航海资料,要求他对照这些资料解读热沃当伯爵的航海日记,正式开始学习舰队指挥。

  小皮尔斯忙了,忙得天旋地转,脚不沾地,区区一些无关紧要的接来送往自然就要转给别人,具体接下这摊活的就是海娜。

  海娜是阿萨辛,阿萨辛源远流长,最擅长的就是为雇主处置阴暗面的生意,正因为术业专攻,哪怕是第一次处理文书方面的工作,她依旧做得驾轻就熟,看不出半点生涩。

  而今天就是她第一次主动向洛林提出报告。

  洛林扫了眼干干净净的书桌:“喝什么?”

  “茶。”

  “还不到下午茶时间哎。”

  “奶茶就可以,不要果酱和点心。”

  一如既往的海娜特色,洛林起身给她泡茶,茶叶的品类不重要,关键是多奶,多糖,足见品味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先入为主的重要价值。

  茶泡好了,海娜抿了一口,心满意足地发出小猫般的呻吟声。

  “第一个是分会的消息,伦纳德担心我们会离开卢西,就先送了简报过来,详细的内容估计会在一两周内递到麦卡锡那儿。”

  “英法荷三国的殖民当局在哈瓦那的圣海洛尼莫皇家主教大学开启合谈,中间人是西班牙、葡萄牙以及丹麦。至于议题,主要内容是加勒比海战后秩序,已经明确不会涉及北美问题。”

  “另外勒弗朗索瓦惨案也是这次合谈的重点。防卫舰队的热沃当伯爵、勒弗朗索瓦的艾伦德爵士,还有纳尔逊中校和莱希德上尉四人作为惨案夜亲历人被要求列席相关议题并发言。伦纳德附了查克的评价,说合谈末尾,商会也有被邀请的可能。”

  洛林笑着点了点头:“商会肯定会受到邀请,不过不是作为雇佣兵的代表去呈堂,而是作为配合皇家海军实行人道主义救援的热心商人去接受感谢,这关系到强国的尊严。”

  “不过那时候我们估计已经去亚马逊找水晶头盖骨了……一会得会给查克留封信,让他代表商会出席,多要点谢礼回来。”

  海娜对所谓的头盖骨不置可否,喝两口茶,开始叙述第二件事。

  “还是伦纳德,关于上个月的分会财报和这个月的预判。”

  “有问题?”

  海娜皱眉回忆了片刻:“上个月,盈利1361镑,主要是因为欧西北的远洋船开始通航,虽然不多,但也使加勒比的利润有了较大的提升。欧西北受影响的幅度不如加勒比,4866镑,比前一个月提升了8%。”

  洛林奇怪地看着海娜说数字:“分会们兴兴向荣不是很好么?”

  “业绩上扬当然好。”海娜一口闷掉剩下的奶茶,“但这个月,伦纳德判断加勒比分会将出现重大赤字,因为查克.帕克支取了一大笔钱。”

  “一大笔?”

  “总额15000镑,其中8300镑付给了利维斯勒船坞,3900镑支付给皇家港海军后勤处,这是修船的费用,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此外,帕克还向一个叫厄尔.威斯的木雕艺术家支付了1000镑,向港务局斯坦利局长支付了1500镑,商务外宴请花费300镑,经查也是港务局相关人员,而且都没有过帐。”

  “木雕艺术家和港务局?”洛林摸着下巴想了半天,突然就苦笑出声,“我猜到他要干嘛了。”

  “干嘛?”

  “修改船艏像,去除舷号、桅号和其他记号,要是我猜得不错,他还打算平空捏造一批船只交易记录,同时完成新船的入港登记。”

  海娜歪着脑袋茫然不解:“这样做的目的?”

  “当然是把那批法国军舰变成来路明白的二手船,坐实战报里击沉的说辞,顺便预防法兰西堡出现那种手捏着通商权,偏又缺乏绅士风度的实用主义者。”

  “多此一举?”

  “也不算多此一举。”

  “难道你觉得会有用?”

  “已知者骗不过,未知者不在乎。”洛林不屑地嘁了一声,“只不过泱泱大国嘛……查克的行为给法兰西堡提供了一个好借口,防卫舰队是在力战之后被拥有七艘战舰的万圣节舰队覆灭的,而不是被区区一百门轻炮打包拎走的。”

  海娜恍然大悟:“听起来居然是个不错的人情。”

  “从生意的角度来说自然是完美的,不过……”

  “不过?”

  “查克经商的风格历来是自信、敏锐、果断,这很好,只是有的时候太考虑时机和性价比,以至于容易把自己放在孤注一掷的位置。”

  “就像这一次,包括金鹿号在内,我们一共牵回来五条船,且都是贵重的远洋舰。这其中金鹿号和图腾号需要大修,还是金鹿,和安第斯需要补充火力。”

  “但加勒比分会的经济状况其实并不好,因为建立时间尚短,前期船只不足的关系,储备金一直紧张。”

  “更何况查克从来没有停止过扩张,现阶段的加勒比分会更像一个空心的大框,全靠查克的经营手腕才赖以维持盈亏。”

  “于是问题就来了。”洛林在书桌上画了一个圈,“上个月,拉莫斯来信说查克在沟通远洋的时候向欧西北分会拆借了两万镑,这说明他的储备金已经不足,至少相比于他的发展规划,现金已经成为了制约的弱环。”

  “这个时候,他最稳妥的手段应该是优先将整备耗费小的新船投入运营,分批、分次维修补给。”

  “可他想向我卖好,所以不能耽搁金鹿号;他又不想错过难得的向法兰西卖好的机会,于是增加了许多非事务性的开销;最麻烦的是他还想一步到位打开加勒比分会自己的远洋渠道,结果就是连图腾号的修缮和安第斯号的补给都得同步进行。”

  “15000镑对现在的加勒比分会来说是笔巨款,相当于再一次榨干他的储备。缺少现金意味着商会失去弹性,稳定性和抗风险能力都会变得衰弱,以至经不起一点风浪。”

  海娜并不是很懂这些,但只看洛林的表情,她就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

  “你打算干预么?”

  “要是能干预就好了。”洛林无奈地把手一摊,“我答应过他,只派人监管帐务,不插手具体经营。我当然可以毁约,但这得冒着查克离心的风险,现阶段看,得不偿失。”

  “在伦纳德那准备一部分秘密备用金是不错的方法,但可惜查克没钱,我也没钱。新奥尔良和勒洛兰的投入最后都变成了船,我们的现金告罄,和查克只在半斤八两。”

  “古代金器呢?”

  “古代金器转化成钱需要在特定的时间和环境。加勒比海不是欧洲,够规格的拍卖会在这里一年难有几场,而我们能参加的……大概一场也没有。”

  “也就是说,你居然被钱难住了?”

  那表情,那语气,明明正在商量正经事,洛林却分明听出海娜的调笑。

  他恶狠狠瞪了海娜一眼:“嘁,尼奥尔德的子孙永远不会有束手无策的一天!只是……都六月底了,该死的走私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

  “事实上,我要跟你说的第三件事……”海娜调皮地从怀里抽出一封印着玫瑰纹的私信,“卡门的信。”

  洛林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准备就续了?”

  “这一批货在三天前已经完成了全部入仓和清点,信是今早到的,卡门催我们快些过去。”

  洛林几乎要欢呼出声。

  他喜了半刻,思了半刻,转而又犹豫起来。

  海娜走过来,轻轻抱住他:“贝尔.朱迪亚?”

  “走私行为,和沙克交手……”洛林靠在海娜的怀里呢喃,“到底该不该带上他呢?”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