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229 孤岛爱情故事

0229 孤岛爱情故事

  入职三个月,奥菲小姐觉得自己终于开始适应那种拿腔拿调的英伦管家生活。

  为此,她甚至向好说话的伦纳德副会长借过一位真正的英伦管家。

  弗格森先生是一位顶尖的贵族生活管理专家,自幼接受旁听式的贵族教学,从一个马僮做起,历任厨房助理,园丁助理,裁缝助理,侍从,书记,艺术品管家,用了30年才升格为帕克家族第二管家,负责随帕克爵士出国外任,照顾爵士的生活起居。

  听完这份履历,任何一个心思细腻的管家之才都应该知道弗格森先生是查克为奥菲物色的教师人选,但奥菲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没有半点联想那种。

  所以打从见面的第一天,弗格森先生就断定奥菲无法成为顶尖的管家。

  然而,怎么说呢?

  奥菲小姐是美丽的,天然,娇艳,还长了一张适合眼镜的知性脸庞,很多缺乏底蕴的暴发户都无法体会顶尖管家的美妙之处,相比之下,反而是奥菲小姐这种类型的优秀管家才更让他们趋之若鹜。

  那位喜欢冒险,信仰异教的德雷克先生不就是典型的海上暴发户么?

  一切的谜题都解开了。

  自认为看透了一切的弗格森先生很快就为奥菲小姐制定了学习计划,着重表现,仪态和风度,同时放弃一切专业级别的高深技巧。

  然后他就发现奥菲小姐学东西异常得快,而且出乎意料地博学。

  诸如园林、牲畜、餐厨、裁缝、人员管理、会计登记等技能,她几乎一学就会,还能举一反三,唯独在品味和察言观色这两项上,笨得无可救药。

  奥菲小姐也很快总结出英伦管家的处事原则,就一个字,拿。

  声音拿住,姿势拿住,体态拿住,表情拿住,所谓的必备技能和她在经营旅馆时所学的东西相差无己,至于剩下一些无聊的东西……唯背而已。

  一个月后,师徒分别,各自都觉得人生没有虚度,目标圆满达成。

  奥菲小姐升华了。

  面对种植园的黑奴,她飘在云端宛如信仰;面对同在种植园的雇农,她落下凡间似同圣徒。

  在印第安仆从面前,她不在暴躁,慢声细语,到了与她同等的白人员工身边,她如沐春风,巧笑宜人。

  她在庄园中的地位与日激升,不再遭遇挤兑和疏离,能感受到的只有温暖和尊崇。

  如果真是这样,就太好了……

  好吧,平心而论,种植园和奥菲小姐心中的期待还是很接近的。

  只是卢西庄园和传统的英伦庄园多少有些不同,缺乏森严而常态的等级观念,更缺乏必要的纪律和约束。

  印第安人把这里当部落,在努力完成工作之余,他们喜欢庆典,喜欢唱歌。

  他们还喜欢躲着奥菲小姐,因为不管是喋喋不休还是细声慢语,奥菲小姐都不许他们做这做那。

  斗争是一种乐趣。

  他们承认自己并不讨厌这个直率的爱尔兰姑娘。

  正是因为有她的存在,他们才更珍惜眼前庆典和歌唱,就像是身处丛林,猛兽伺服,那种心惊肉跳,快乐随时会被打断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

  更何况奥菲小姐从来不会太过苛责他们,因为相比于快乐的印第安人,她显然更讨厌散漫的白人。

  喜欢钓鱼的迪伦老爹,喜欢睡觉的希尔老爹,喜欢喝酒的巴托老爹,印第安仆从们在私底下把他们合称作麦卡锡管家的三大地狱。

  每次去码头对奥菲小姐而言都是一场噩梦,无论是升华前、升华中还是升华后,这种感觉都没有丝毫改变。

  这三个老家伙总会用他们混浊的眼珠子盯着她,爱搭不理,半死不活。

  当然这并不是对她的针对,包括为她演示人员管理的弗格森先生和身份尊贵的帕克会长在内,很多找他们不自在的人都被这种无声的鄙夷盯退过。

  洛林不在的时候,只有和他们有过共同经历的伦纳德副会长和奥尔维斯副提督是唯二的例外。

  这让奥菲小姐份外孤独。

  身处于庄园的孤岛,仅有的文明同类却把她视作旁的物种,奥菲小姐感受到的就是这种哲学式的孤独。

  幸好,好说话的伦纳德副会长又一次帮助了她。

  五月未尾,庄园的白种人骤然增多,不是因为洛林和他的船员们回来了,而是因为三大地狱的家人们被伦纳德副会长接来了。

  三个人家,十个新成员,迪伦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希尔的妻子和两子一女,以及巴托的妻子和一双子女。

  离码头不远的向阳坡上建起了三间红顶白墙的漂亮小楼,庄园在一夜之间变得光亮。

  三位太太都是很好的人,很质朴,很能干,一来就在奥菲手里领受了力所能及的庄园工作,更重要的是她们都有一副大嗓门,会护着奥菲,哪怕是嘴最欠的迪伦在她们面前也只能伏低做小,谨慎做人。

  孩子们在庄园的时间则不久。

  在入住的第三天,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早早打点好了行装,准备乘车前往金士顿办理入学。

  奥菲第一次听说德雷克商会居然有自己的技术学校,像三大地狱这样签订了长约的水手还可以免费让一个子女入学。

  但他们无一例外都选择自费让所有孩子都入学,因为即便不是每个孩子都希望进入商会工作,商会学校也是他们入学的最好选择。

  在那里毕业,男孩可以直接上船,女孩可以入贸易行,聪慧好学的还可以轻易得到名流的推荐,带着被整个欧洲承认的中学文凭,进入心宜的大学升造。

  这是洛林为自己的核心雇员播下的希望,花费的金钱不多,但耗费的心力却足以让所有人动容。

  德雷克商会的孩子们大多是忙碌的,每周只有周末的两天能够回家,还常因距离、课业等原因不能成行。

  可即便如此,奥菲还是幸运结识了她生命中第一个年龄近似的同性好友。

  莫尼卡是迪伦的大女儿,性格和奥菲一样独立要强,20岁的年纪也只比奥菲略大,喜欢文学、音乐和神学,商会学校毕业后主动放弃了升造的机会,留在学校中成为助教。

  这一次,成年的她本不需要来新大陆,只是因为金士顿分会学校初建,新履任的老师们需要一批经验丰富的助教来协助教学,她才以高评分得到了南安普顿的推荐,以工作调动的理由和家人团聚到了一起。

  奥菲小姐很喜欢她。

  同性,同龄,可以互诉衷肠,交换许多不为人知的烦恼和秘密,这样的感觉对奥菲来说迷人而陌生,使她深迷其中,不可自拔。

  她知道,这座庄园里新生的光亮有一半都来自莫尼卡,另一半,则来自于越来越得心应手的工作和向阳坡上的那三幢漂亮小楼。

  “或许我也可以在那里盖一幢一样的小楼,而不是一直住在空荡荡的别墅里……”

  奥菲一边想着,一边欢快而矜持地向庄园外走。

  今天是周末,孩子们会在中午回来,莫尼卡也会回来,因为接送孩子们本来就是助教的工作之一,于她而言是公私两便。

  而奥菲也要去大门处迎接那些孩子,因为孩子们不同于雇员,迎接客人正是管家的工作。能顺便迎接莫尼卡回来,对奥菲而言同样是公私两便。

  就这样走出别墅,她突然听到檐廊下一声别致的呼唤。

  “呦,坏脾气。”

  奥菲的眉角猛地一笑:“啊,饿死鬼。”

  等了许久的贝尔翻了个白眼,一挺腰从檐柱边直起身子:“坏脾气,你这是去……对了,今天周末,你又该去接孩子们了。”

  “你的说辞,我能认为你是在怀疑我对本职工作的执行力么?”

  “完全不是!”贝尔狼狈地连连摆手。

  “既然不是,再见。”

  撂下一句再见,奥菲扭头就走。

  贝尔完全没有料到炮制了半个多钟头的开场白居然会被一刀割喉,下意识就追了出去,三步并作两步地夺到奥菲面前。

  “坏脾气!”

  奥菲小姐当即刹车,后退,并膝,护胸,颔首,呈戒备状。

  “你要干嘛!”

  贝尔的神智回来了……后退,并腿,挺胸,挠头,呈后悔状。

  “那个……嗯……那什么……总之……”

  他贼眼乱瞟,兀然间眼神一亮。

  “我看你这件礼服的领口有点坠,正好,在马提尼克隐秘作战的时候,我从一家不错的铺子买了一枚胸针,如果你不介意……”

  “胸针的重量不是会让领口更坠么?”

  “呃……”贝尔词穷,一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巴掌大的鎏金玫瑰,手一翻递上去,“总之,别上,我觉得挺适合你!”

  奥菲狐疑地接过来,平放在手心细细观瞧。

  那胸针有一定分量,花展很大,做功精美,只是材质并不太好。

  这意味着它很可能真是从小地方的小铺子里精挑细选出来礼物,或许不够贵重,却承载了挑选者诚挚的心意……

  只是……为什么要送给我?

  奥菲困惑地垂下眼帘,恰看到自己的前胸。

  今天的礼服是玫瑰色,有一个漂亮的大开领,恰到好处地露出半抹白灿灿的酥胸,肆意彰显着她生为女性的傲人魅力。

  但是正如贝尔所说的,裁缝对领口的处理显然有些松,不能很好地贴合胸部的起伏曲线,多少有些美中不足……

  等等!

  沉重的胸针,松垮的领口……

  奥菲小姐脸色骤变,一抬手就把胸针远远丢了出去!

  “轻浮!下流!无耻!不羞愧么!哼!”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