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231 很多很多黄金

0231 很多很多黄金

  卢西庄园临近码头的向阳坡上,三幢崭新齐整的红顶小楼是全新的风景。

  它们是庄园三位码头管理员的宅所。

  时值周末,这里远不似平日那么清静,孩子们的欢笑满溢在屋子的角角落落,团聚的灯火跳动在每一扇棂之间。

  奥菲正在尝试莫尼卡的彩妆。

  她坐在莫尼卡的梳妆台前,坐得端端正正,任凭着莫尼卡摆弄她漂亮的脸,然后看着妆后的怪样,年轻的姑娘们抱成一团大呼小叫。

  笑够了,闹够了,奥菲鬓发散乱地躺在莫尼卡的床上,莫尼卡抱着椅背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奥菲,听说今天,你把朱迪亚先生送的礼物丢了?”

  “咦?”奥菲垂死病中惊坐而起,“你……你怎么听说的!”

  “你忘了?周末的时候我会在庄园做家教,负责教印第安们识字,是独立的聘用哦。”

  “哦!那些下贱的……”

  “您骂人了,管家女士。”莫尼卡狡黠一笑,“奥菲,教教我,怎么才能俘获优秀男士的芳心?”

  “优秀?芳心?”奥菲红红的脸上写满呆滞,“莫尼卡,你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误导了,比如……印第安?”

  莫尼卡比奥菲还迷惑:“你才是啊,我的朋友!难道你觉得朱迪亚先生不优秀么?年不满20,已经是德雷克的核心海员,直接享受总商会股分,地位类比董事会成员。我听父亲说他原来参加过海军,退伍之前衔至少校,会长评价他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舵手,正是看中他的才华,才费尽心机把他从海军挖过来的!”

  “这个人……真是饿死鬼?”

  莫尼卡觉得自己要抓狂了:“那你说,你印象里的他是什么样的?”

  “脏、臭、嘴巴不干净,心眼也坏。他一餐能吃掉一百镑,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美德,仗着和老爷的关系在船上混吃等死,是无赖中的无赖。”

  “你认真的?”

  奥菲歪着脑袋认真地想:“大概是……物以类聚吧。异教徒老爷有最坏的心眼,长着被恶魔祝福过的恶毒脑瓜,聚在他身边的也都是些奇葩怪类。尖酸刻薄的小孩,鬼祟邪恶的女巫,还有每天带不同女人回庄园的法国佬,总在调配奇怪药剂的剃头匠。耶斯拉女士是唯一一个与他们不同的人,正气、飒爽,可惜她也是个异教徒,还是黑……不是,是埃及人。”

  莫尼卡第一次怀疑起这个好朋友的看人的眼光……

  “奥菲,能不能冒昧问一下,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你?很好啊,我很喜欢。”

  “不是这样的评语,是像刚才一样,尖酸点。”

  “怎么突然想听我骂你?我本来就不会骂人啊,违心的话……”

  话没说完,她突然听到空气里飘荡的若有若无的尖锐哨声,一声一声,短促精干。

  她突然反应过来,说起来今晚似乎没有见到讨厌的迪伦,连喜欢坐在门口喝酒的巴托,喜欢趴在屋顶上睡觉的希尔也见不到踪影。

  三个讨厌的老家伙在不当值的时候失踪了,但三位夫人却没有表现出半点疑虑。

  这代表着……

  奥菲嚯一声跳起来:“莫尼卡,你父亲呢?”

  “父亲?”莫尼卡怔怔发着呆,“似乎听母亲说,今夜会长准备夜航,他们肯定是去指挥卡戎号离港了吧?”

  “啊!那个邪恶的异教徒!他又要跑!”

  ……

  细长的码头上放眼全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人来人往,肩扛手推。

  洛林临时决定开启走私,卢西庄园上下没有表现出半点慌乱。

  下午,专用作书信联络的双纵帆凯奇快船信鸽号当先驶离卢西渔港。

  这艘前身是捕虾船的小船仅有5米多长,4个水手,既可帆动,又可桨动,在各种风力条件下平均航速就有7节,最大航速抵近14节。

  依照这个速度,她赶到新奥尔良只需要不到两天,最快明天晚间就能把信送到卡门手里。

  而到了晚上,准备启航的则轮到了卡戎号。

  卡戎号就是上次送过洛林一程的大型斯卢普单纵帆船,船长15米,荷载船员20人,最低6人。

  这种船的特色是在多种风况下皆能有稳定的表现,航速、转向、抗浪能力都属中庸,需要的水手少,配套的船舱却大。

  大部分时候,这种船都被用作大陆架边沿的捕渔船,算是外海渔船中最物美价廉的一种,同时也是最寒酸,最勾不起劫掠欲望的那种。

  洛林看中了她寒酸且适应性强的特性,将她用作摆渡船,用以连接寒鸦号与卢西庄园,实现两个“据点”之间的交通联络。

  这样一来,洛林就能把变装的地点控制在海上。

  洛林.德雷克不会以任何形式出现在爱德华掌控的领域,未来的走私商人爱德华.肯维也不会与年轻的英格兰海商产生瓜葛。

  晚上9点余,洛林、海娜、皮尔斯、诺雅、亚查林、丹尼尔以及人事不醒的贝尔联袂出现。

  迪伦含着哨嘴跑上来,偷眼瞧了眼躺在板车上的贝尔,肃然立正。

  “会长,卡戎号的准备可以在半小时内完成,预计最晚10点,船就可以正常出港。”

  洛林歉意地笑了一声:“一时心血来潮,麻烦你们了。”

  “没能做好随时出港的准备,我们深表歉意!”

  “我可没立场怪你们。”洛林摆了摆手,“为丹尼尔和贝尔准备一间宽敞点的舱室,他们会住在一起。”

  “是!”

  需要交待的东西很简单,和卡戎号的船长商量好目的地,像安置货物一样把贝尔和丹尼尔送上船,剩下的人就在码头小屋歇下来,等着最后的出航准备。

  结果出航准备还没完成,火急火燎的奥菲却先一步撞进了小屋。

  “上帝啊,老爷,你又想逃跑?”

  “什么叫逃跑?”洛林没好气地翻个白眼,“奥菲,英伦的管家可不会像你一样横冲直撞。”

  “那肯定是因为他们没有遇到一个随时不告而别的老爷!”奥菲连喘了几口大气,“老爷,作为……”

  哐啷!

  莫尼卡和迪伦一前一后砸进小屋,看到满屋子自顾自打发时间的海员和针锋相对的洛林和奥菲,齐齐尴尬地搓起了手。

  奥菲很吃惊:“莫尼卡,你怎么来了?”

  洛林郁闷地接下话茬:“助教大概是怕我对自己的管家行为不轨,至于码头管理员嘛……”

  迪伦啪一声立正敬礼:“属下担心小女打扰到会长雅性!”

  “看,就是这样。”洛林无奈地摊开手。

  奥菲和莫尼卡臊得满脸通红,莫尼卡连连摆手:“不是,会长,我是想拦住奥菲……”

  “为什么拦她?”

  “因为……”

  奥菲抬手堵住莫尼卡的话头,正气凛然回望洛林:“老爷,身为总商会与分商会联络员,我有义务提醒您,随时说明您的位置,让下属保持联络通畅是您的责任!”

  “我倒觉得作为给每一个人发放薪水的资本家,我有权利任意妄为。”

  “不!发薪水是您的义务,在关键问题随时决策也是。”

  “但我把分会的事务全权委托给查克.帕克会长和伦纳德副会长了,除了少数事关分会存亡的问题,他们大可以一言以决。”

  “但依旧有少数事关分会存亡的事务不是么?帕克会长的为人虽然讨厌,但有一句话我很认同,在资本面前,无人自由!”

  亚查林赞赏地吹了声口哨。

  洛林恨恨瞪了他一眼,回过头,假装沉思。

  耽搁了一分多钟,洛林把头抬起来:“麦卡锡小姐……”

  “奥菲!”

  “我正在跟联络人说话,不是我的管家。”

  奥菲气呼呼鼓起腮帮子,但最后还是默认了称呼的改变。

  洛林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首先,得恭喜你,成功说服了我。”

  “其次,遗憾地告诉你,你的要求是强人所难。”

  奥菲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为什么?”

  “因为……”洛林拖了个长音,“连我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去哪。”

  “嗯?”

  “亚马逊丛林很大,玛雅人曾在那建立过伟大的文明。我要去找他们的金字塔,可就算找到了,我也无法保证那就是我要找的羽神庙,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会去哪。”

  “羽……羽什么?”

  “羽神庙。”洛林摆动着双手,“玛雅人信仰太阳,相信一种长着鸟羽的怪蛇是太阳的使者。他们建造金字塔式的神庙供奉它,献上的祭品就是黄金,很多很多黄金。”

  奥菲听得一愣一愣,下意识附合道:“很多很多……黄金?”

  “很多很多黄金。”

  就在洛林差不多词穷的时候,门外传来希尔的报告:“会长,卡戒号可以出港了!”

  “太好了!”洛林抄手捡起墙边配长刀的腰带,笑着对奥菲说,“等找到神庙,我让贝尔把羽神雕像给你搬来,就这样说定了。”

  海员们笑兮兮随着洛林鱼贯而出,等他们都走完了,奥菲才反应过来。

  “等等!您还是没告诉我您要去哪!还有,为什么非要饿死鬼送给我!”

  理所当然的,根本没人搭理她。

  深夜的卢西天籁彻野,不远处传来船只离港的呼喊与回应,萦绕在小屋周遭,久久难散。

  莫尼卡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暴跳如雷的朋友。

  “奥菲……各方面来说,你真是个神奇的女孩儿……真的。”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