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238 达摩利斯克之海湾

0238 达摩利斯克之海湾

  “灯火方向正北,8.5公里,相对速度3节!”

  “陆地方向正南,4公里,警惕近岸石滩!”

  “切入切萨皮克湾口,一切正常。”

  “转舵正西,人员归位。”

  “严密监控海岸距离,即变即报。”

  “船长令,戒备降至三级,非值人员待命,餐厅、占卜开放,禁止一应无关甲板活动。”

  ……

  洛林在海图上画了道鲜艳的弧圈,代表寒鸦号从先前的位置斜向南,东西跨度约3公里,南北偏斜约6公里,最终运动到现在的位置。

  船的速度没有下降,帆面依旧保持在上佳切角,六号编队也被甩掉了,寒鸦号正式切入切萨皮克,位置就在湾口南侧。

  船员们对这片海域并不熟悉,手上的海图也是市面开售的普通品,粗制滥造,极度缺乏海岸细节。

  由于夜间视界的问题,他们已经很难向海岸继续抵近。

  高速,闭塞,缺乏回旋余地,榻旁暗伏强敌……

  洛林心知现在远没到高枕无忧的地步,但沙克的主场特性就是这样,进攻方只要不具备压倒性的优势,想要进入其中,就必须忍耐并适应这种缓慢窒息般的压力。

  不适应就会自乱阵脚,阵脚一乱就容易出错,行为出错的结果是投入罗网,等真的沾上了沙克的蛛丝,丧钟也就在耳边敲响了。

  咣!咣!咣!咣……

  海岸教堂的鸣钟通过宽阔的海面传来余声,声音悠扬,听得洛林怔怔发愣。

  照理说这原本也无甚特殊,毕竟亨利角从来不是一个单纯的海角,而是一个有数千人生活的繁华小镇,教堂码头一应不缺,连驱逐海盗的海岸炮台都有。

  做礼拜,做弥撒,婚丧嫁娶,但凡有类似的事情,教堂凑个热闹用鸣钟告之于上都属本份。

  可是自己才想到丧钟,耳边就传来丧钟……

  洛林恨恨地连呸了几口,看得一旁的卡特琳娜茫然无措。

  “船长,刚才有鱼打你嘴了?”

  “寒鸦的舷高……”洛林无语地指了指海岸,“丧钟。”

  卡特琳娜恍然大悟:“大概是岸上的哪位绅士蒙主荣招了。”

  “早不招,晚不招……这时候招,难道是想通风……”

  洛林猛地僵在原地。

  通风报信?

  沙克的圆型是联动的,而且运动模式远不止圆型,封锁编队也是联动的一环,六号编队抵达湾口的时候……

  由北,至南,掩门,封路……可通行的湾口随之变窄,去除六号编队监控的范围,剩下的就是封锁编队可能的位置。

  现在六号编队在北,那么封锁编队就在南……

  寒鸦号准备了两个瞭望,海娜紧盯着越来越远的六号编队,皮尔斯在关注海岸……

  正面正处在暂时性的视野缺失,如果封锁编队真的向这个方向展开队型,那结果就是……

  遭遇!

  洛林耸然一惊!

  “海娜!正面!”

  他大喊一声,跳起身眺望舰艏。

  那幽深又浓重的黑暗当中,似乎有什么庞大的影子在一起一伏。

  “距……距离1200,相对速度14节,正面舰影,回避!”

  “右满舵,回避!”

  “碰撞警告!侧倾警告!遇袭警告!回避,回避!”

  “他们发现我们了!舰艏炮击,左舵被弹!”

  随着前甲板水手的一声大喊,炮击的轰鸣随即传来。

  就在这短短的应变当中,双方距离已经接近到800,寒鸦号右切回避,不得以把整个左舷暴露在对手的艏炮面前。

  炮火轰鸣!

  洛林看到刺眼的火光,紧接着,距离金鹿号两三百米的海面就炸开了巨大的水花。

  “贝尔,别管炮击,继续外切,我们需要空间!”

  “我知道!”贝尔咬着牙回应,坚定,坚决压住手轮,在有限的角度内,拼命寻找着切回向风面的机会。

  急转是航速的天敌!

  就这片刻的转向,寒鸦号的航速就降了近半,贝尔迅速抓到了风,船身渐稳,速度也开始缓慢回升。

  有水手从炮舱里飞奔出来,向着洛林大声汇报:“报告船长,左舷战备妥当,随时可以还击!”

  洛林深吸了口气:“炮门全开,切舷时迎敌,告诉亚查林,以扰敌为要,别让后座力干扰了重心。”

  “是!”

  正说话间,切舷开始,寒鸦号与对面的五级舰在距离不足300的海面上像两条相对的平行线擦身而过,舰艏穿过舰艏,左舷对着左舷。

  “左舷被弹!规避!”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双方几乎在同时开炮,五级舰的十八磅,寒鸦号的十二磅,炮火漫天在狭小的海面搅起漫天风云。

  贝尔灵活地切出一个不足三度的小切角,避让开即定航线,让原本极可能命中的两发落空,就在金鹿号舷边坠落。

  亚查林精妙地预判了贝尔的应对,侧舷炮门自前向后次第击发,不仅顺应了舰体重心的变化,还有一炮好运地轰中对手船壳,让对手一阵慌乱。

  危险的切舷转瞬结束,两船分离,……距离越拉越远。

  海娜追踪着模糊的敌影,高声示警:“敌舰左切,炮击!舰艉被弹!”

  又是一轮连绵的轰鸣,炮火在500米开外击发,漫天的水花在寒鸦号艉部爆炸,掀起的浪拍在船壳,震得船身剧烈摇晃。

  洛林随手揪住一个滚出去的水手,一双脚稳稳钉死在甲板上。

  “该死的英国速度,我算是知道别人面对我们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感觉了!”

  卡特琳娜无奈地站在他身边,腰上已经系上了固索。

  “被发现了,船长。接下来,英国军舰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围上来……”

  “谁让他们的提督就是一条鲨鱼呢?”洛林冷笑了一声,“事情还没有超出预计,至少六号编队和刚才甩掉的船暂时追不上我们,我们大可以向前看。”

  “你看起来居然有些兴奋。”

  “达摩克利斯之所以恐惧,不是因为悬顶之剑锋利,而是因为细弱的马鬃不知何时会断裂。现在剑已经落下来了,接住它,躲开它,这场宴会的赢家都会是我们。”

  洛林的脸上越笑越开朗。

  “贝尔,把风找回来!兔子的武器就是速度,要是腿脚不便,我们活该被狮子吃掉!”

  “正在找!”贝尔死死盯着风标,头也不抬,“还有,狮子讨厌吃兔子,因为它们的肉太少,连牙缝都塞不饱!”

  “我们是肥兔子。”洛林重重拍在手边的护栏,死死攥紧,“迪奥尼修斯,尊贵如你,真得躲藏在重幕之后么?很期待啊……”

  “距离1400,方位十一点,巨大舰影,判断舰艏,HMS狮子号战列舰!”

  “距离接近中,火光!炮击!”

  “舰艏被弹,规避!”

  轰!轰轰轰!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