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248 海盗思维
  历史上的棉布杰克是一位曾活跃在海盗黄金时代的传奇巨星。

  风流,薄情,贪婪,虚伪,而且怯懦。

  他应该具备有一定的航海技能,开始便是以海员的身份出海,在一艘名为宝藏号的海盗船上任军需员,实际上就是负责管理货舱。

  他巧妙利用了自己的身份,虽然无法进入船长-舵手-领航的权力三角,但依旧为自己网罗了一批忠诚的拥护者。

  在一次机会中,他在船上掀起哗变,放逐了原船长,取而代之,鸠占鹊巢,至此成为了海盗船长。

  他是个奇怪的海盗。

  纵观他的海盗生涯,短暂的活跃期中并没有留下代表性的战争和战绩,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一是他倡议并推广了海盗旗,二是与两位红颜安妮.波尼、玛丽.里德的爱恨情仇。

  他所经历的和追求的似乎不像是传统思维中那种唯利是图的野蛮人,倒像是一个竭力钻营在社交圈中,绞尽脑汁想要安身立命的小小贵族。

  据卡特琳娜说,海盗旗的创意为棉布杰克带来了巨大的声望。

  虽然战绩和实力都不足以让他列入海盗王的候选者名单,但有一位现成的海盗王却投奔了他,献上信物,甘愿为辅。

  这件事震惊了当时整个海盗界。

  依照海盗法典,棉布杰克的情况最终被判定为“依靠自身实力完成王者信物的收集”,海上兄弟会为他开出了三个月的可攻击期,整个加勒比海希望出人投地的海盗蜂拥而至。

  混战,乱战,鏖战……

  三月之期结束,投奔他的原海盗王英勇战死,棉布杰克则在这期间让他的两位红颜都怀上了孩子。

  新的海盗王尊位由此诞生,而伴随着这个尊位,一个时代的传奇……肯定是想多了。

  这次事件的真实结局是:过份高调的棉布杰克成功引起了皇家海军的注意,在时任牙买加总督的伍兹.罗杰斯的资助下,海盗搜捕队轻而易举地把他堵在了航道上。

  棉布杰克在战斗中躲进了货舱,留下两位怀孕的海盗王妃在甲板上对抗水兵,最后对影三人,齐齐被关进监狱。

  棉布杰克很快被判处绞刑,尸体风干几个月后,更符合海盗王标准的棉布杰克二世击败竞争者成功上位,直至今日,这一尊号已经传承到第七世。

  扮演着麻雀的寒鸦号领导集团依旧聚在帆桁上,一边观察着远方的海盗编队,一边听着洛林和卡特琳娜轮流用轻松的口吻说着海盗世界的秘辛。

  等说完了,贝尔疑惑地看着洛林。

  “迪波船长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污名圣女,人称加勒比红玫瑰的红发卡特琳娜是吧?”

  “是。”

  “我曾看到过情报,就在我们抵达新大陆前不久,她被海上兄弟会选为海盗王曼斯菲尔德三世的候选人是吧?”

  “是。”

  “既然是行内人,迪波船长知道这么多秘辛是理所应当的事。可你……”

  洛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虽说听起来有些不务正业,但从法典的角度来说,我现在其实已经是第七海盗王的非候选竞争人。而且只要拿到流散在外的第三份信物,新的尊号就可以诞生了。”

  “哦……嗯?!”

  ……

  和风,驯浪。

  在寒鸦号视野的边沿,海盗王棉布杰克七世的旗舰编队浮浮沉沉,不急不躁地向着切萨皮克湾口挺进。

  这让寒鸦号上的众人都觉得有些难以理解。

  血腥玛丽号是和金鹿号同型同级的旧式盖仑,从设计时代来看,正处于法兰西海军强势崛起,向英国海权发起冲击的时期。

  那个时代的船型变革是法国人引领的,五级舰战四级舰,三级舰胜二级舰,虽说没能真正取代英国成为海上覇主,但作为船,那一型的盖仑驱逐舰无疑是经典中的经典。

  可再经典的驱逐舰还是驱逐舰,最高十八磅的火力根本不具备挑战新锐三级舰的实力,更何况封锁编队也是三舰一体,在各方面都对海盗编队形成绝对的实力碾压。

  棉布杰克七世是不知道湾口封锁的实情么?

  洛林觉得不可能。

  海盗编队是从大西洋深处出现的,如果不知道北美东海岸的究竟,她们没有任何意义做出这种行为。

  那么,棉布杰克七世是有自信从正面突破沙克的封锁么?

  如果真是如此,洛林只能说海上兄弟会从现在就可以开始遴选八世的候选人了。

  想不明白……

  洛林砸巴着嘴看了看卡特琳娜:“有头绪么?”

  “我听说棉布七世原先是弗吉尼亚的一位庄园主,是遭到当地总督的迫害才被逼下海。如果这个传闻是真的,他应该是独立战争的支持者,如果弗吉尼亚的老朋友有求于他,冒着风险支援战争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但他正准备从正面突破一艘三级舰的封锁。”

  “海盗往往对自己的速度充满自信,更何况弗吉尼亚的接收港在诺弗克,与巴尔的摩不同,那里离湾口很近。”

  必须承认,只有真正做过海盗才能理解海盗奇奇怪怪的赌徒思维。

  只是觉得自己够快就敢放心大胆地赌命么?

  洛林有些想笑。

  他无所谓地摊开手:“好吧,海盗王先生觉得自己能跑赢封锁编队。那你呢?打算欢送到什么时候?”

  “我想跟进去。”

  洛林诧异地挑了挑眉:“大白天?”

  卡特琳娜郑重点头。

  “就像棉布七世觉得他肯定能跑得掉,我也坚信他一定会被封锁编队堵在湾口。这是我们的机会,只要操作得当,可以为这趟行程抢回半天时间。”

  说完,她看着洛林,等待着洛林最后的决断。

  洛林奇怪地看回去。

  “这一次你才是船长。像这种关乎全船性命的事,你看我干什么?”

  ……

  吹哨,上岗,水手们在甲板上奋力地奔跑。贝尔重新接过手轮,海娜和皮尔斯先后登上瞭望。

  冒险的突击决定就这样草率又不草率地执行起来,像极了卡特琳娜的性格,冲动而且充满勇气。

  洛林不准备干涉她的决定,哪怕这个决定在洛林来看依旧有些冒险,至少远不如夜航来得稳妥。

  不过冒险嘛……

  走在海上的人每时每刻都在冒险,这场走私本身就是巨大的赌局,相比于其,在海盗编队的舍命掩护下强势突进根本连风险都算不上,只是单纯而日常的冒险而已。

  既然日常,何必干涉?

  踱步在船上,难得以旁观的角度欣赏着船员们忘我而娴熟的工作,洛林不由赞叹地吸了口气。

  “既然是一级戒备,占卜室应该已经不允许使用了吧。要不然,去算个命?”

  还不等他做出决断,海娜的呼喊就传了下来。

  “距离24公里,航向西南,相对速度4.5节,前方编队切风!”

  “老老实实走亨利角么?还以为会有更大胆一些的选择……”相隔两地,洛林和卡特琳娜同时说。

  丢下这句话,洛林懒洋洋推开了占卜室的大门。

  卡特琳娜英姿挺立在舰艏的上层甲板上,锵一声抽出剑。

  “升横帆,张挂捕风帆、艏帆。他们既然往南走,那我们的目标……向北,掠查尔斯角。”

  “寒鸦号,出发!”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