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249 太难看了
  1779年7月23日,和风。

  对于沙克来说这并不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狮子号的轮值还有8天结束,今天的太阳依旧挂在天边。海面上,封锁编队也正如往日般围堵着一支不知死活的走私船队。

  这场一边倒的战斗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

  过程中,封锁编队的五级舰蒙坦利欧号成功缠住了一艘布里根廷,狮子号则轻易击穿了一艘布里根廷,正和独角仙号一道,用弧型逼迫战术把那艘与金鹿号长得颇像的盖仑船慢慢逼迫到近海死角。

  颇为无趣的变化……

  沙克偷偷打了个哈欠,不由回忆起十来天前那只灵巧的小兔子。

  那会是洛林么?

  三号编队的老部下幸运地劫住了洛林的船,又机灵地没有露出任何端倪,以常规处置勒索了三十镑,给予了贝尔送出新奥尔良情报的机会。

  阿曼尼上尉在那里的收获巨大。

  沙克已经知道了,他的蠢弟弟果然如预感般开始铤而走险,而且选择的还是最危险的那条路,帮助法国人向所谓的大陆军输送军火。

  幸好,洛林还没有彻底失智,选择了一个巧妙的变装,连身份都做了彻底的转换。

  还有船……

  那艘用于走私的船叫寒鸦号,一艘改装过的商用巴格型高速舰,没有背景,没有过往,没有交易和维修记录,注册地是西班牙港,注册人唐娜.琳卡则是个货真价实、臭名昭著的大海盗。

  沙克很是有些欣慰。

  虽然是个蠢弟弟,但是洛林做事的风格依旧如当年一样大胆与稳健并存,看似冒险,却轻易不会惹祸上身。

  不过……

  高速巴格,目的地是巴尔的摩,清晰果断的指挥风格,天赋异禀的切风技巧……

  沙克思前想后,觉得那晚交手的小兔子似乎也只能是得到贝尔支援后的洛林了。

  “算算日子,那艘船应该已经在湾口外的某处了吧……洛林喜欢夜航突袭,如果再遇到,该击沉么?”

  沙克的喃喃自语恰好飘进了阿曼尼上尉的耳朵里,上尉想起贝尔的劝诫,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提督……”

  沙克微微偏过脑袋:“要收尾了?”

  可怜的上尉赶紧摇头:“抱歉,提督!包围圈正在稳步建立中,舰长预计想要达到最佳射击环境还需要一小时左右。”

  “蒙坦利欧号还没有解决她的对手?”

  “已经成功形成了一次直击,但是着弹位置不太好……”

  “既然都没有明显变化,舰长先生让你来干什么?来削减我可怜的耐心?”

  不咸不淡的语气,没有任何激烈的措辞,阿曼尼的脸色煞白,觉得整个心都要蹦到嗓子眼。

  “报告提督!”他并腿敬礼,声音哄亮,“瞭望在东北17公里发现舰影,高速巴格型,速度超过12节,预计会在50分钟之内掠过查尔斯角!”

  “高速巴格型?”

  阿曼尼慌忙看了眼左右,疾近一步,压低声音。

  “有翼帆,艏炮门改装,舰艏标志是毒蛇头顶立着一只收翼的乌鸦,乌鸦是新装上去的。”

  他咽了口唾沫,语速突然加到最快:“是寒鸦号。”

  其实根本不需要阿曼尼多此一举,等听到【乌鸦是新安上去的】这个显而易见的标志时,沙克已经知道来的肯定是洛林。

  洛林会选择在白天突袭完全超出了沙克的预料,但他并非无法理解。

  站在洛林的角度,他肯定是希望趁着封锁编队在亨利角鏖战的当口从19公里远的查尔斯角斜掠脱身。

  但是,现在是白天!

  35公里以内,狮子号随时可能发现突入的舰影,寒鸦号能在这种情况下平安前进到17公里位置已经是上帝保佑,可这个距离依旧和安全相去甚远。

  转眼间沙克心里已经有了应对,放弃眼前的盖仑型,独角仙号全速对冲寒鸦号,狮子号运动到湾口中线展开,蒙坦利欧放弃规避,全力解决当面之敌。

  除了速度,寒鸦号本来就无一可持。

  只要封锁编队全力应对,哪怕是洛林和贝尔联手,他们在这片窄窄的湾口也无路可逃!

  要下令么?

  沙克看着空无一物的海平面沉默不语。

  阿曼尼上尉压抑着忐忑的心思:“提督……”人人 

  “贝尔要一个常驻的联络人,埃蒙斯参谋启程了吧?”

  阿曼尼愣了一下:“昨晚就启程了,我挑了四个精干可靠的冲锋队员保护他,对外说的是执行亨利角潜入行动。”

  “亨利角潜入?那帮乡巴佬……何德何能?”

  “您给下属们的印像一直谨慎刻板,虽然有些多此一举,编队里也没有怀疑的声音。”

  “谨慎刻板……么?”

  沙克扯出一抹全无笑意的笑容。

  “编队的指挥官不是我,发生状况的临机处置也不该是我。阿曼尼上尉,别以为您是我的老部下我就会放纵您。”

  “让舰长收起这些多余的心思,专心对敌!如果他认为眼前的状况有余裕,那就把那艘快船劫下来。如果没有……告诉他,吃到肚子里的才是战果,瞭望看到的,只是一抹炊烟罢了。”

  “是!长官!”

  ……

  风驰的寒鸦号在南岸炮火的欢送下飞也似窜进了切萨皮克湾,身形飘逸而淫荡,在查尔斯角的外海留下一条又长又凌乱的波浪线。

  封锁编队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像样的反应,就像一直没有发现似地,只是按步就班地执行着常规战术。

  又过了一个小时,蒙坦利欧号毫无征兆地被对面的假机动欺骗,遍体鳞伤的布里根廷像个赴死的勇士直插进狮子号与血腥玛丽号的战团。

  那艘船在突进的过程中挂出了合众国旗!

  红白相间的旗帜在海风中展开,蔚蓝的边角上,十三颗州星熠熠生辉。

  血腥玛丽号及时抓住了机会,借着布里根廷的掩护,拼着硬受了独角仙号一轮抵近炮击,强行切舷突出重围。

  正如卡特琳娜所说,海盗们在速度上永远有海军所不具备的天赋。

  突出罗网后的血腥玛丽帆装全开,迅速找到了合适的切角,船速猛提至8节。

  等失去敌人的蒙坦利欧和调过头的独角仙回过神来,血腥玛丽已经逃远了,带着硝烟与伤痕逃向诺福克湾,再也没有追击的可能。

  凌乱的甲板上,壮硕的棉布杰克七世怔怔看着飞快沉入海平面的合众国旗,轻声问道。

  “刚才那艘巴格,看清楚了么?”

  瞭望手沉声应答:“看清楚了。”

  “抵达诺福克后让大副下船,去把她的身份查出来,查清楚。海盗王的尊严是不容亵渎的,美利坚的血……不能白流。”

  数里之外……

  三十二磅炮特有的沉闷炮声回荡在海域,那艘勇敢的布里根廷在下沉,但常规的人道救援却没有随之展开。

  沙克站在他的舰长对面,脸上带着意味莫名的笑意。

  “太难看了……”

  舰长的脸红得泛青:“提督,这些卑劣的走私商人都该被吊死,他们不值得同情!”

  “我不是说那些在水里扑腾的乡巴佬难看,是在说你。”沙克的声音飘得高高的,“狮子号,蒙坦利欧号,还有独角仙号,而你的对手只是区区一艘驱逐舰和两艘勉强被排进六级的布里根廷,还是商用型……”

  “属下……没料到……”

  “我让阿曼尼上尉提醒过你,吃进嘴里的才是战果,我以为你多少能听懂一些。实在是……”

  “请重新让属下洗刷耻辱!”

  沙克摇着头笑了起来:“耻辱?仁慈不是绅士的耻辱,先生,你只是无能而已。”

  “属下……”

  “回到汉密尔顿之后,封锁编队全员取消休假,从最基本的运动展开和舰上出操开始加训。”

  “我会在9月15日对你们进行考核。如果那时还有人不能达到我的要求……”沙克顿了顿,“主动退役吧。”

  “退役!”冷汗瞬间爬满了舰长的脸,“提督,您的身边需要熟悉新大陆水文的部下,退役之说……”

  “退役与否是你们的自由,也是针对训练不足的无能之辈的鞭策。但我还是希望你们正确对待,因为从本心说,我并不喜欢把部下的档案打回海军部,明白了么?”

  “是!长官!”

  “明白就去传达命令吧。”

  沙克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一样把舰长和聚在身边的参谋们一块赶开。

  身边清静了。

  他定定看着寒鸦号消失的方向,突然说:“我的蠢弟弟,太难看了……”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