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274 BEACON Ⅸ:海军振兴计划

0274 BEACON Ⅸ:海军振兴计划

  海特确实很缺钱。

  随着他断断续续的自白,洛林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居然不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

  海军振兴计划。

  在第一次去到新奥尔良的时候,卡特琳娜曾在老巴特嘴巴里买到过一条添头似无关紧要的情报。

  【杰斐逊在波士顿遭到了政治失败。因为法国海军在海战上的活跃表现,他所支持的美国海军振兴计划失去了大陆议会的多数支持】

  【他的好友埃德蒙.海特为此陷入经济危机,海特船坞正在建造的两艘新型驱逐舰停产,杰斐逊有可能面临浪费税金的指控】

  这则情报里的杰斐逊无疑就是指弗吉尼亚州的州长托马斯.杰斐逊先生。

  他与海特是好友,海特因为美利坚废除造舰合同而陷入经济危机……

  只是洛林想不明白,弗吉尼亚的州长为什么非要在马萨诸塞支持什么海军振兴,居然还为此陷入了麻烦的风波。

  有干股么?

  刚开了眼界的洛林心情异常放松,没怎么过脑就把疑问随口问了出来。

  海特看上去更为尴尬。

  “没想到您居然知道这么多事……”他讷讷道,“其实杰斐逊先生并不是我的好友,我们的交情止于认识。他真正想帮的是罗伯特.史密斯将军,大陆议会中民主主义的核心干将,也是海军查尔斯河编队的提督。”

  洛林想起昨天在老北教堂见过的那位舢板提督,很年轻,很和善,但似乎不太爱说话,除了礼貌性的问候,洛林没对他留下任何多的印象。

  不过不记得史密斯不代表洛林弄不明白其中的弯弯道道。

  海军振兴计划的实施能提升史密斯在波士顿的话语权,就如同亚当斯在巴尔的摩努力帮扶汉密尔顿,都是基于扩大团体影响力的政治策略。

  有所不同的是,大陆军在巴尔的摩拥有绝对优势,所以联邦主义成功了,而波士顿鱼龙混杂,无论是谁不想史密斯一家独大,海军振兴都夭折了,民主主义自然也就失败了。

  该说什么呢?这就是政治。

  洛林只是突然对那两艘所谓的新型驱逐舰有了兴趣,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船代替梁静茹给了民主主义者们勇气,让他们觉得可以通过区区几艘船就把波士顿统合到一起。

  “海特先生,如果不麻烦的话,我希望能参观一下被美国海军放弃的驱逐舰们。”

  “那个……”

  “有困难么?难道连合同都撤销了,美国还是把那两艘战舰当成私有物?”

  “倒不是这个原因,只是……”海特颓丧地叹了口气,“算了,请随我到1号船坞,等见到实物,您就能明白我的心情了。”

  海特的心情……

  很快,洛林就置身在海特造船厂巨大的1号船坞。

  这大概是当今世上最先进的建造船坞之一,包括干船坞、湿船坞、配套的水仓、陆仓、办公区、加工区以及用来代替人力的新式蒸汽机机房。

  印象里,洛林上一次看到这种水准的船坞得追述到家乡,英格兰普利茅茨的皇家海军船坞,也是公认的世界最顶级船坞。

  双方连大小都很像,干湿船坞的长度都达到80米,可以容纳建造最顶级的一级舰,水仓更大,足可供两艘一级舰停泊,高耸的70米高的水门也能满足这种舰型对桅高的需求。

  这让洛林开始怀疑起美国人的说辞,所谓“新型驱逐舰”,不会是美国自造一级舰的代号吧?

  信步而前,两人很快来到干船坞。

  造船平台上躺着一个巨大的骨架,包括龙骨、肋骨和部分水线以下船壳及底舱甲板,就像走进一个巨人的坟墓,在时光的侵蚀下,只剩下过往的威仪。

  骨架的四周散乱着成型的船材,一桩桩一件件分门别类,唯一的问题就是没有人,整个船坞一个往来的工人也没有。

  洛林瞪大了眼睛。

  “这是……”

  “这就是海军原订的新型舰。”

  “她有多长?”

  “长62.2米,宽13.6米,长宽比4.5,设计吃水6.8米,排水2200吨。”

  “一级舰?还是二级舰?”

  海特怀念地摇着头:“既不是一级舰,也不是二级舰。我们只是一个私人船厂,哪怕耗费巨资改造了顶级船坞,也没有自信建造两层以上重炮炮舱。”

  “她的设计舰载只有44门,主炮为28门二十四磅,副炮则是10门十二磅,再加上两门艏炮和四门艉炮,火力略微凌驾于现在的主流巡防舰,在四级及以下领域勉强登顶。”

  洛林听得眉头紧皱:“这么大的体格,不觉得浪费么?”

  海特笑了一声,凄凉,骄傲,自信,似乎还有些别的什么难以言明的情感。

  “虽然她的火力让人失望,但那是因为美利坚只造得出二十四磅炮。更何况在我们的设计中,她的速度抵近13节,只要跑起来,整个世界没有一艘军舰能追上她。”

  “速度型……难道,道标号?”

  “作为军舰,道标号探索出来的很多细节设计最终都被驳回了,但留下的少数痕迹如帆装百慕大化,舰型巴尔的摩化,还有加装翼帆、艏斜桅加长等,还是能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快的军舰!成为货真价实的袖珍战列舰!”

  袖珍……战列舰……

  看着海特狂热的脸,一个危险的念头开始在洛林的心里发芽。

  袖珍……战列舰!

  ……

  “我准备买下海特造船厂。”

  告别海特,回到水仓,洛林马不停蹄地召齐所有海员,紧急召开了总商会的临时董事会。

  海员们对这次召集毫不意外。

  毕竟昨晚吃了大亏,寒鸦号被人生生摁在泊位上锤爆,他们却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以洛林的性子,这场子是肯定要找回来的。

  哪怕他因为某些理由正要咽下这口气,德雷克娇生惯养的核心海员们也准备劝服他,因为海盗旗的尊严不容亵渎!

  他们等着,待着,怒意在心中萦绕,屈辱在灵魂发酵。

  然后,他们终于等来了洛林的召唤,但是……

  ?

  董事长原来是去考察投资项目了么?

  项目前景看好么?年回报率高企么?股东们会满意么?您的脑子坏了么?

  二话不说,亚查林嘭一掌狠狠砸在了桌子上:“船长,我们现在的议题难道不该是其他东西?”

  “其他?”洛林无辜地把头一歪。

  “比如昨晚!”

  洛林这才恍然大悟,奇怪反问:“找出来,杀干净,血债血偿,昨晚那件事难道还有别的处置办法?”

  “呃……”

  满场寂静。

  海员们这才反应过来,注定的答案原本就不需要讨论,只需要行动就够了。

  洛林哭笑不得地摆了摆手,让亚查林坐回原位。

  “既然你们都关心昨晚的事,我们就简单说几句。”

  “一,心态,昨晚那位策划者干得很漂亮,我们应该心服口服。”

  “二,情绪,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会影响判断,所以昨晚才需要发泄。”

  “三,行动,敌暗我明,所谓的计划多说无益。”

  “四,先决,在波士顿我们是外人,想要行动得先依附某个势力,最不容易与那位产生关联的势力。”

  “五,退路,行动总有结果的那天,在那之前,我们应该先考虑退路,也就是船的问题。”

  “六,最后,波士顿不安定,随时可能沦陷,而我们的身份很敏感。所以在行动之前,我们得先让自己变得安全。”

  “以上六条……”洛林环顾全场,“还有问题么?”

  摇头……

  “既然如此,让我们开始今天董事会的议题,我准备买下波士顿海特造船厂……”

看过《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